返回栏目

王敬之-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对七号的传统解释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王敬之-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对七号的传统解释

 

  主  | 王敬之

 

鉴于本季度启示录学课所引发的争议,并且明天的学课就讨论到“七号”的内容,为了追根溯源,本平台特录制一期本会对七号的传统解释的回顾,并附上讲题大纲,供各位读者及听众参考。后续会在“遍览圣经学预言”详细讨论“七号”的预言,请各位持续关注。

■ ■ ■ ■ 

音频文首,下文为内容大纲

 
 

 
 
 
 

 

引言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在启示录预言的解释上,继承与弘扬了历史主义预言解释的宗教改革解释传统。将号理解为对逼迫上帝子民的势力的警告与管教式惩罚。

 

第1-4号:对西罗马帝国的警告与打击;

第5-6号:对东罗马及土耳其帝国的警告与打击;

第7号:对现代罗马(巴比伦)的警告与打击。

 

一、预言之灵论信仰的根基不可挪移

上帝已经藉着圣灵奠定了我们信仰的根基,如果有人出来挪移它的柱石乃至于销钉,上帝的圣工中年迈的先驱者们要直言相告,我们的期刊上也要重新刊登逝去的先贤们曾经发表的文章。要收集上帝已赐给我们的神圣光线,因为祂已一步一步地引导祂的子民走在真理的道路上。这真理将经得起时间与试炼的考验。(《文稿》1905年第62号第6页,《关于虚假理论的警告》,1905年5月24日) {1MR 55.1}

 

在这种时候,人会做出各种努力,要扰乱我们在圣所问题上的信心;但我们一定不可动摇。一颗销钉也不可从我们信心的根基上挪动。真理仍旧是真理。那些犹疑之人将陷入错谬的理论之中,最后会发现自己已不相信过去我们所拥有何为真理的证据。古老的路标必须要保留,好让我们不致迷失方向。(《信函》1906年第395号,第4页,致S. M. 科布长老,1906年12月25日){1MR 55.3}

二、七号解释沿革

1. 米勒耳运动的解释

    1) 米勒耳接受宗教改革教会对前四号的解释

    2) 以1838年为第六号的结束日期

    3) 李奇牧师提出修正,将第六号结束定为1840年8月11日。

    4) 《善恶之争》第18章确认李奇牧师对第六号的解释

 

2. 复临运动的解释

    1) 1848年安息日会议确定对七号的解释;

    2) 具体内容为:接受改革教会对前四号的解释;

    3) 接受米勒耳复临运动对5-6号的解释;

    4) 确定以1844年为第七号的起点的解释。认为第七号就是第三祸。

三、总会大会的确定

    1) 1883年,有一位叫做Owen的有将来派倾向的人,对七号的解释提出质疑。总会指定一个特别委员会讨论与研究七号,委员中包括《但以理与启示录研究》的作者史密斯(Uriah Smith)。

    2) 委员会向总会大会报告,大会通过决议,接受委员会的报告,并指出质疑者的解释缺乏圣经根据,本会对七号的解释无需更改。更改的话会导致动摇本会信仰的重要根基。

    3) 随后,有1901, 1903, 1905, 1941年等总会重申此解释与立场。最迟到1990年总会但以理与启示录研究委员会保持传统的立场,虽未成文。没有任何一届总会会议改变过去的总会决议与解释立场。

 

四、预言之灵的确认

    1) 1888年怀师母在写《善恶之争》时,汲收了1883年总会会议关于“七号”的决议,将其中的第六号的应验写于第18章中。

    2) 1911年修订时,维持原来的立场。

 

五、二十至二十一世纪的新动向

    1) 1919年,怀师母去世后的圣经大会上,W.W. Prescott对第5-6号提出质疑。在其主持的教师会议上,重点讨论预言之灵,但会议没有邀请怀师母的儿子怀威廉。须知,怀威廉是怀氏托管会的首任主席。1911年后,Prescott基本失去了对预言之灵的信心。

    2) 1950年代,E. Thiele提出新的看法,认定第一号是罗马对耶路撒冷的倾覆。

    3) 1980年代,有其他学者,如蒋葆临对七号提出别样的解释。其观点被其学生兰科·司提凡诺维奇与其他人继承,在教会大行其道,出现在教会正式出版物中。

    4) 在中国,1951年 ,林思翰、姜从光的《启示录之研究》,在七号解释上继承传统。

    5) 1990年代初,林大卫牧师继续七号的传统解释。

    6) 1990年代中后期,受将来派的影响,中国出现对第七号偏离传统的新解释,将第七号的起始点,从1844查案审判的开始,推延到查案审判结束。

    7) 这种改变第七号的起始时间的解释,更改了本会重要的圣所信息,改变了第七号的性质,使第七号只具有无恩典的惩罚,而无包含恩典在内的警告。因三位天使的信息是一个整体,第一、二位天使的信息包含福音与警告,只有第三位天使的信息才是最为严肃的警告与惩罚。这种观点,让本会完整的圣所信息,受到影响。

 

六、总结

    1) 重申七号的传统立场

    2) 现在是放弃错误解释,回归信仰根基的时候了。

    3) 第七号的解释是关键。

 

七号均从圣所吹出,是完整的圣所信息的一部分。本会传统解释,符合历史主义的预言解释原则,有历史的应验。七号的内容,是不可重复的历史。特别是第七号,上帝就是通过兴起复临运动来传扬警告,呼召住在全地的人悔改,敬畏上帝,将荣耀归给祂。1844年,基督从圣所走向至圣所,开始最后的救赎工作,即查案审判,开始应验启10:7,“但在第七位天使吹号发声的时候,上帝的奥秘,就成全了,正如神所传给他仆人众先知的佳音”。否定1844为第七号的起始时间,终必导致对1844复临运动的否定,后果严重。

 

现在正是第七号吹响的时候,我们不可吹无定的号,而当传给末世世界一致且确定的完整的圣所与三天使信息。

 

END

 

靠信心互相支撑,借见证互相鼓励,等你来关注!

 

相关阅读

 

2019年第一季度学课《启示录》中原则性背离

本会150年间启示录研究动态综述

启示录研究导言

不落泪,读不了启示录

复临信徒将走向何方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