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24 约翰见第二个异象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24 约翰见第二个异象

G 


我们前几讲借启3章出现的两扇门——关了的门和敞开的门,以及两个宝座——主的宝座和父的宝座,引导我们考察了圣经中的两次原则,以及恩典之国和荣耀之国。同时我们看明,耶稣在恩典之国的工作又分为在圣所和至圣所两个阶段。耶稣升天后,按照麦基洗德的等次被按立为大祭司,并被上天接纳为恩典之国的君王。祂坐在上帝的宝座上,行使大祭司的职能。坐在上帝宝座的右边,表明祂的君王身份和以上帝的能力行上帝的旨意。而祂做祭司的工作,又是站立在上帝的面前。这一坐一站分别表明耶稣做君王的身份和做大祭司中保代求的不同职责。这一讲我们进入第四章的学习。
启1:13写到耶稣不是坐的姿态,而是以大祭司的身份在七灯台中间行走。我们在上一讲也引用了撒迦利亚书、马太福音,以及怀师母的《早期著作》、《历代愿望》和《善恶之争》说明当耶稣进入至圣所进行最后的救赎工作,即查案审判时,同样是站立在上帝的宝座面前。所以,耶稣姿势的变化清晰地表明,当耶稣坐着时,是君王的身份,当祂站立在上帝的宝座前时,是为那些顺从并恳求祂,将自己的命运交给祂的人代求,做大祭司中保的工作。
 
这样的基本认识对我们判断接下来的第四、五章的场景非常有帮助。这两章的场景虽然相对简单,但对它的解释却有不同意见。因此,我们先概述这两章的内容,然后再详细查看其中的经文。
 一、启4-5章概述 
 
 
简单说,启4-5章描述的是约翰在拔摩岛上见到的第二次异象。这次异象,他看见天上有一个开着的门,又从门里看见了上帝的宝座,还有宝座上的彩虹,周围的二十四位长老和四活物,并有七盏火灯在宝座前点着,这七灯就是上帝的七灵。在此场景中,他还听到了天上不断发出“圣哉!圣哉!圣哉!”的崇拜赞美上帝的歌声。再往近看,他看见坐宝座的手上拿着一个被七印封严的书卷,场面十分庄严肃穆。
 
这时有一位大力的天使大声宣告说:“有谁能展开这书卷,揭开这七印呢?”这被七印封住的书卷,如果不能打开,后果严重。但在天上、地上、地底下,都没有能展开、观看那书卷的。这时,约翰就急得放声大哭。但有一位长老来安慰他说:“不要哭,找到了!有一位能揭开七印,打开这书卷的,就是犹大支派的狮子,大卫的根。祂已经得胜,祂配展开这书卷!”
 
于是约翰就看见宝座和四活物并长老中有羔羊站立,好像是被杀过的,在祂的周围还有七灵。再仔细一看,羔羊就从坐宝座的那里接过了这个书卷展开。于是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长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唱新歌。接着,宝座和活物并长老的周围有许多天使的声音,他们也唱着得胜和赞美的诗歌。那时那景不禁令人赞叹不已,天上、地上、地底下、沧海里,天地间一切所造之物的赞美歌声,此起彼伏,穿越时空,响彻环宇!
 
启四、五章是紧密相连的,是在同一场景下所发生的事件。其中涉及的人物,有坐宝座的、四活物、二十四位长老、宝座前的七盏火灯等。而这场景中最核心的焦点,就是坐宝座的手上拿的书卷,因为这书卷不仅引起了约翰几近伤心绝望的痛苦哀哭,还引起在天上、地上和地底下到处寻找能打开书卷的一位。但羔羊的出现带来了转机,祂不但给约翰带来了安慰与希望,还带来胜利的喜悦与欢呼。祂的出现更令天使、四活物、二十四位长老和将来天上、地下、地底下、沧海里和天地之间一切被造之物,都唱出赞美的诗歌。可见,第四、五章的异象所启示的时刻非同寻常,既庄严肃穆,又生死攸关。
 
 
 二、启4-5章解释的三个阶段 
 
 
1、圣所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关于这两章的解释,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以乌利亚·史密斯《但以理启示录默想》为代表。在这些书籍里,早期先驱们认定第四、五章异象的场景必定是发生在天上的圣所,但它具体是在外面的一间还是里面的一间,是圣所还是至圣所,解释得比较含糊。乌利亚史密斯所著的《但以理启示录默想》一书在1897年出版,1903年史密斯就去世了。
 
在史密斯去世后的1905年,另一位名叫Stephen Haskell-司提反·赫斯格的作者,写了但以理书和启示录书的注释,其中启示录书的注释书名叫《拔摩岛的先知》。他也和史密斯一样,把这两章比较模糊地定位为在天上的圣所。他还认为二十四位长老,就是基督复活后,跟随祂一起复活的人。依据是代上24:1-19、代下8:14以及路1:8,说到在圣殿里当班的祭司有二十四个班次,数字上和二十四位长老一致,所以就做了这样一个认定。总的来说,早期的先驱们对于启四、五章的认定,基本上是含糊的。
 
 
司提反·赫斯格的《拔摩岛的先知》
 
2、至圣所/耶稣查案审判时
 
对这两章有比较清晰认识的,是第二个阶段,就是怀师母晚年的阶段。从1895年以后,特别到1905、1909、1910这些年,她所写的文章就明确地把四、五章定位是在至圣所,特别是把第五章打开的书卷定义为审判时所打开的书卷,这是非常清晰的。她在晚年时也直接写到第四章约翰看见上帝的宝座,就是通过至圣所的门看见的。只是这些方面的解释是怀师母在晚年时才写的。
 
从怀师母以及她的秘书Sarah Peck-撒拉·伯克开始,就有一批人,一直到1950年代,进入对启四、五章认识的第二阶段。认定这两章异象发生的场所是至圣所,这个宝座也是在至圣所里的。
 
 
撒拉·伯克的《通向上帝宝座之路》
 
本会圣经注释也是这样认定。启4:1对“天上”的注释有这样一段话说:“约翰似乎从通往宇宙宝殿的门外朝里面看,他看见了上帝的宝座,这个宝座被认定为天上圣殿的至圣所。”这个阶段的认识,大概经历了五十年左右。
 
3、圣所/耶稣升天做王时
 
50年代末期到现在,是第三个阶段。从50年代末出现了第三种认识,不再把第四、五章定义为天上的至圣所,而是天上圣所的外面一间——圣所。这个观点的起源也是由于50年代末,教会开始和福音派接触,福音派的一些观点和解释也逐步影响到与之接触的学者们。大概到80年代,这种观点就比较成型了。较主要的代表学者是蒋葆临(Jon Paulien《启示录研究六十讲》)。他的观点又被他的学生继承,他有一个名叫Ranko Stefanovic-兰科·司提反诺维奇的学生,写了《耶稣基督的启示》一书,其中用的材料80%以上都是蒋葆临的材料。但这本书现在却比较流行。这一所谓新的观点,把启四、五章定为天上的圣所,并认为第五章出现的场面就是耶稣复活升天后坐宝座登基的场面,而不是打开书卷查案审判的场面。
 
 
兰科·司提反诺维奇的《耶稣基督的启示》
 
从以上三种观点来看,早期复临信徒对启四、五章没有刻意去研究每一个细节,因而没有留下明确的解释。而怀师母在晚年时却给予了详细的指导,对于研究这两章内容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甚至对有较多争论的二十四位长老,怀著也给予了非常清晰的解释。当然,她的解释也可从圣经中直接推导出来。从50年代后到现在出现的第三种观点,虽然非常含糊,但现在却比较流行,以至于我们在这次研究中,必须要认真对每一个观点和解释进行详细对照。
 
事实上,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根据预言之灵的指导,本会有一位来自南美阿根廷的杰出学者Alberto R. Treiyer--阿尔伯多·崔耶,有很多宝贵的著述。他曾在法国与阿根廷本会神学院任教。鉴于他在圣所和启示录方面的研究,当时,总会圣经研究所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时常征求他的意见。他也是圣经研究所的会员(他是会员,不是雇员)。他在圣所和启示录研究方面著作甚丰。可以认为,到目前为止,学术界在这方面的出版物最多的人,恐怕非他莫属。
 
阿尔伯多·崔耶博士
 
而对于启四、五章的研究之清晰透彻,引用怀著之丰富详实,恐怕崔耶也是首屈一指。仅启四、五章这两章内容的解释,就引用了大约有五十多段怀著。虽然我们无法全部一次性全面介绍,但也会把一些关键性的怀著论述,介绍给大家。
 
 
崔耶博士的《启示录第4-5章中的最后危机》
 三、真理显明的原则 
 
 
以上之所以介绍本会关于启四、五章解释的历史和现状,也是为提醒大家,我们在学习圣经时一定要谦虚谨慎地思考研究。有时对一些问题的认识,虽不能一步到位,但上帝的圣灵会带领,而且我们会从这样的过程中再次领略到主所赐下的预言之灵之可贵。目前关于启示录,特别是第四、五章所流行的一些解释,给查考圣经的每一个人带来挑战。这些流行的解释先入为主,可能会成为一些人的心理障碍,使人拒绝接受任何其他解释。
 
但是,一种谦虚开明的态度是我们认识真理的前提。如果每个人都能谦卑在上帝面前,在根基上站稳,那么在一些细节上,相信上帝会量着我们的脚步带领每个人的。关键是我们要给上帝和自己机会,千万不要固步自封。我们可以借鉴孔子的方法,他说“学则不固”。一个好学的人不会固执己见,而会不断地以谦逊的态度努力寻求真理。智慧人也说:“寻找它,如寻找银子,搜求它,如搜求隐藏的珍宝,你就明白敬畏耶和华,得以认识上帝。因为耶和华赐人智慧,知识和聪明都由祂口而出。”(箴2:4-6)所以,我们认识真理,关键要有一个正确的态度。这样,上帝就可以将祂的真理向那些对祂心存谦卑的人显明。
 
主耶稣讲到真理显明的原则时说:“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父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太11:25-26)这就说明,如果我们自认为聪明通达,那么真理就会向我们隐藏起来;而如果我们像一个婴儿一样,有一颗真诚的赤子之心,那么真理就可以向我们显露出来。这就是天父所定的旨意,更是祂的美意。上天所显明的一切真理中最重要最宝贵的真理就是谦卑虚己,因为“舍己之爱的律,正是贯通天地的生命之律”(《历》1章),这也是主耶稣亲自身体力行,在救赎的全程中展现无遗的真理。因此,同一段经文,对一部分人是显露的,但对另一部分人却是隐藏的。何以至此?关键就在于我们个人所取的态度!
 
 四、 启4-5章异象所指的时间与地点
 
 
下面一起来研究第四章。启4:1“此后,我观看,见天上有门开了。我初次听见好像吹号的声音,对我说:‘你上到这里来,我要将以后必成的事指示你。”这节经文中首先说到在这件事情之后。在哪件事情之后呢?是在第一章约翰在异象中见到的写给七教会的书信这件事情之后,他说“我观看”。那么,他看见什么了呢?他说他“看见天上有门开了”。这里“门开了”的希腊文不是“开”的动作,而是说有一扇门是“开着的”。所以,中文现代译本说:“接着,我得到另一个异象,看见天上有开着的门。”
 
比较严格按照新约原文翻译的吕振中版本也是这样翻译“这些事情以后我观看,见有个门在天上开着。”新译本也同样:“这些事以后我观看,见天上有一道门开着。”至于第四章和前面三章的信息在时间上的顺序,当代译本有一个很有趣的译法:“听了这番话以后,我再观看,见到天上有一扇门开了。又听见刚才的声音,像号角般响亮地对我说:‘上来吧,我要将以后必要发生的事,指示给你看。’”
 
1、经文解释
 
通过译文的比较,我们可以了解到几个问题。第一,4:1约翰说这是在前面的事情之后发生的事,他再次看到异象。这时,他正是通过一个门去看见门里发生的事。
 
那么,接着我们就要确定这扇门是哪个门。之前约翰所写的启示录所有内容中,只有第三章提到了门的问题,即主给非拉铁非教会的书信中提到关了的门和敞开的门。那么,约翰在第四章提到的敞开的门,究竟是第三章说的关的那扇门还是开的那扇门呢?这就是第二个问题。
 
其实,很明显,约翰在第一章圣所的异象后接着在第四章看到的是一个敞开的门,而不是关闭的门。并且,他看到的这个门并不是在他看的当时打开的。因为在他看时,门已经打开了,他正是通过这个敞开的门往里面看的。那么,这门是何时开的呢?在主给非拉铁非教会书信中,这扇门就打开了。“看哪,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启3:8)我们都知道,这是指着复临信徒在复临运动过程中认识到了天上开始查案审判的真理,因此这门打开的时间就在1844年10月22日,这门就是至圣所的门。
 
第三个问题,中文圣经和合本说“我初次听见好像吹号的声音”,这句话给人的印象有些含糊,好像是约翰第一次听见这个像吹号的声音似的。但如果把整句连起来看就明了了。约翰是在说这些事情之后,我第一次听见的那个声音,这时候再次和我说话,而不是我第一次听见好像吹号的声音。其实他是在这里重述前面他曾经听到的主的声音,现在又来跟祂说话。
 
新译本翻译得更加详细清楚:“这些事以后我观看,见天上有一道门开着,并且有我第一次听见的那个好像吹号的声音,对我说:”那么,约翰第一次听见的那个声音是什么时候对他说话的呢?就是启1:12“我转过身来,要看是谁发声与我说话;既转过来,就看见七个金灯台。”所以约翰说,就是前面要给七个教会写信的这个声音,这次再次跟我说话。因为这个声音,他在第十节描写说就像吹号的声音。1:10“当主日,我被圣灵感动,听见在我后面有大声音如吹号,说:”
 
 
约翰在第一章的异象中看见耶稣已经是站在圣所,在七个金灯台中间往来行走。现在这个声音就对他说:“你上到这里来”,就是让约翰从第一个异象再往上跨一步,主耶稣要将以后必成的事指示他。第2节说:“我立刻被圣灵感动,见有一个宝座安置在天上,又有一位坐在宝座上。看那坐着的,好像碧玉和红宝石,又有虹围着宝座,好像绿宝石。”
 
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约翰是从圣所再往上走一步,很明显,就是走向至圣所。那么,往上走一步是要看什么呢?是看以后必要成的事情。不是掉头回顾,而是要前瞻。
 
实际上,前面提到的第三种看法,即把第四、五章说成是耶稣升天进入圣所作王,在这里就不攻自破了。而且,主在这里是要让约翰看以后的事情,而不是回头看以前的事情。因为约翰写启示录时,就已经是耶稣升天之后六十多年了。如果这里是指耶稣升天的话,就是回头看六十多年前的事情,那么主就不会说要把以后必成的事指示约翰了。再怎么说,人也总不能把后说成前,把前说成后吧!
 
所以,有些人向其他教会学习,把一些逻辑混乱的道理引入,实乃不当之举。他们竟能对圣经如此明白的经文置之不顾而加以错误地解释,实在令人无法理解!我们只能得出一个这样的结论:当人想推翻一个正确的解释时,必须所有论据样样都是错的,人才能如此有信心和底气,来否定真理。
 
约翰顺着开着的门往里面看,立刻就被圣灵感动,如同头一次被圣灵感动一样。他看到有一个宝座安置在天上,上面又有一位坐宝座的,然后看到宝座上面有虹围绕。我们暂不讨论宝座和虹的更详细解释。这一讲,我们只要把这次异象的时间先后顺序和位置理清即可。
 
2、怀著解释
 
下面参考两段怀著,看预言之灵对启4-5章异象出现的时间以及地点,是如何描述的。《得胜的基督》11月3日
“……我转过身来,要看是谁发声与我说话;既转过来,就看见七个金灯台;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CTr 314.3} 
 
基督在金灯台中间行走,象征祂与教会的关系。祂在与祂的子民进行交流。……祂虽然是天上圣所的大祭司和中保,但祂却行走在地上的教会中间。……{CTr 314.4}
 
圣灵再次降在先知身上,他看见天门开了,听见有声音呼唤他观看以后要发生的事。他说:"我见有一个宝座安置在天上,又有一位坐在宝座上。看那坐着的,好像碧玉和红宝石"。服役的天使在祂周围侍立,随时准备遵行祂的旨意。
这段怀著清晰地描写约翰在第一章所见的异象中,耶稣是在天上圣所的金灯台中间行走;然后,圣灵再次降在约翰身上,他就顺着开了的门往里面看,看到了上帝的宝座,而且有服役的天使在宝座周围。这里的时间顺序非常清楚,第四章的异象是在第一章的异象之后,不是与其同时,更不是同一个异象。
 
证道与演讲卷二,第十一章 向世界彰显基督的工作,第34段
我们顺从的时候,就会有幸福的家庭。要永远教导儿女上帝的诫命。这在以色列人的时代是重要的,在现在也是如此。你一切遵守诫命的表白都不会使你有权进入圣城。要将诫命系在你心上,并在每一个行动中实行出来。有一位看见这一切,祂说: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启3:8)。由此可见上帝的宝座,笼罩在应许之虹下面,那虹是永约的象征,表明怜悯与诚实相遇,使看到的人赞美上帝。{2SAT 97.4}
 
这段怀著把启3:8与4:1-3连在一起,清楚地说明从启3:8敞开的门,可以看见上帝的宝座,而约翰看见上帝宝座的这个异象是记录在第四章。怀师母虽然没有具体引用4:1-3节的经文,但含义是一样的,因为约翰就是从一个门看见上帝的宝座,宝座上有一道虹。这是怀著对于启示录第四章的场景就是至圣所的场景,最清楚明确的解释。
 
结语
 
那么,约翰在这道门里还看到了谁?又是怎样描述的?其他具体的内容,我们留在下一次学习。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