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之五——福特与查案审判之争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之五——福特与查案审判之争



  主  | 王敬之

 

他,出身官宦世家,学识渊博,精通多国语言。

他,待人谦卑柔和,处世豁達睿智。

他,为主的名,身陷囹圄,受尽磨难。

每当异端兴起,他奋笔疾书,迎头痛击,捍衛真理,从不妥协。

他一生清贫,却留给我们丰富的属灵遗产。

■ ■ ■ ■ 

 

 

 

引言

各位弟兄姐妹,感谢大家跟我们一同来回顾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前面通过四讲,来看林大卫牧师他一生的生活经历、属灵的人生标准、敬虔的人生以及他对于上帝的道、上帝的末世启示的认识,还有他的真理观和他对善恶之争框架的理解和应用。

 

实际上从第四次的分享开始,就已经比较多地进入林牧师在《圣经》和神学上的一些贡献。正如我们在前面所提到的林牧师最大的贡献,就是在80年代时回击由福特博士所提出的一些质疑和挑战。今天我们就初步地进入这个话题。

 

开始祷告

天父,我们满心感谢赞美主!我们感谢你赐下的圣言,在末后兴起复临运动;又赐下预言之灵来帮助教会。主啊,在教会的成长过程中,出现了许多不同的声音,特别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出现了以福特博士为代表的不同的意见。主啊,在这个过程中对教会的教义带来了极大的震动。我们感谢你兴起中国的林大卫牧师,来捍卫真理。当我们今天一同来回顾他在这方面所作的贡献时,我们恳求主你圣灵与我们同在,帮助我们;也让我们从中来学习今天我们所应当面对的。我们献上祷告,奉基督圣名!阿们!

 

查案审判之争的背景

对于今天许多本会的教友,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教友而言,将近38年、或者说将近40年前所发生的、那场围绕着福特博士就但8:14和《希伯來书》九章而提出的质疑,以及他所得出的天上根本就没有查案审判这样的一个结论所引起的一场争论,大家可能非常陌生。他提出了许多的问题,这些问题在当时是相当的震动。今天所要和大家一起来分享的,是林大卫牧师在这场论争中,为维护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核心信仰,特别是在查案审判方面,他所做出的一些贡献。

 

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场争战的背景。福特(Desmond Ford)在1979年是澳洲阿文代尔(Avondale College神学系的系主任。在这个时间点上,他正好来美国的太平洋联合学院做交换教授。19791027日,福特博士受到邀请,在当地的一个论坛发言。也就是在这次的论坛中,福特博士对外第一次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以及他研究的结论,那就是没有查案审判。他的这个结论自然对大家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震动。当时的校方就把这件事情向总会作了报告,而且本着基督徒的原则,给了福特博士六个月的假期,让他有时间来把他自己的理由、结论作一个准备,以便能让教会有一个听取他见解的机会。而在这个时期,教会又以当时一位总会的副会长理查德·汉密尔顿(Richard Hamilton)为代表,和一些《圣经》的学者组成一个小小的委员会,来配合他作这些预备。

 

福特当年意气风发,势不可挡

 

在这六个月的时间里,福特博士准备了991面的材料来说明他的理由,以便支持他的结论。正式开会的时候,又发了一份材料,一共有849面,给开会的代表。也就是说,当时来听福特博士意见、讨论他的论据等等的这些人员,要阅读1840面的材料,那是相当多的一个阅读量。教会在1980810-15日开会,115位(其中111位是正式代表,而4位是特邀嘉宾)参加,其中有56名是教会的行政长官(可以说总会的高层基本上都参与了),有46位圣经学者,有5位编辑,有6位牧师,有6位研究生学生,还有6位是但以理研究委员会的,还有另外邀请了14名退休的牧师,一起来参与这个会议。

 

总会对福特的处理

在会议的最后三天的下午,给了福特博士回答问题、澄清他观点的一个机会。在会议之后,福特表示他不能够在教会里传讲他自己不信的查案审判,他可以不吱声,但是他不会去教、不会去讲查案审判。总会当时的会长——就是我们现任会长魏泰德(Ted N.C. Wilson的父亲Neal C. Wilson就跟他说,我们教会的教牧人员有责任来传讲教会信息,如果你不能讲的话,那意味着这份工作就不能做了。事后,由澳洲把他这次的经过与总会商讨以后,取消了福特博士的牧师资格,同时也解除了他在教会的工作。

 

Ted N.C. Wilson和父亲Neal C. Wilson

 

关于福特博士的决定出来以后,在教会内部还是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当时有一百八十多个牧师,主要是澳洲籍的牧师,纷纷离开了教会;同时还有一些小组,演了一个讽刺性的话剧;也有一些学生和一些教授出来帮腔,出了一个杂志,这些人当时也都被解职。整个事件,在美国可以说是非常轰动。当时最流行的基督教电视台,也把这件事情拿出来,作为一个特别事件加以报道。

 

福特的现状

我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就是这次五天的Glacier View会议的精神和气氛是非常友善的。福特博士也得到了足够的时间,来预备、陈述他的观点。991面将近1000面的材料,大家讨论、发言、彼此的疑问,这些都是在一个非常友善的气氛之下进行的,表现了基督徒之间交换不同的意见应有的一种精神和面貌。而福特博士本人在事件之后,并没有离开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他依然是教会的教友。

 

我在作这一期的录音之前,也特别在网上搜寻到了年迈的福特博士对这些事件的回顾。他到今年2月就90岁了,在他90岁之前的两个月,他做了一份录音,说为给历史存证。他从来没有后悔加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他认为现在的星期日教会在守星期日这件事情上,在全世界来说差不多是死亡的。我想这个看法也不太正确,但这是他的观点。他说,大部分的星期天教友,一周工作七天,压根就没有把一天拿出来崇拜。

 

第二个他特别提到的就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认识到,没有永远烧不停的火湖。就是审判结束,公正得到了满足,火湖就停了。这是对上帝品格的一个非常正确的理解,这也是他非常感恩的一个教义。

 

第三点他也提到,就是感恩我们教会关于“身体就是上帝的殿”的教导和强调。所以他每天拿40分钟的时间出来运动,现在也活到了90岁的高龄。

 

福特对本会的健康信息充满感恩

 

现代版福特

对于今天的教友而言,可能不太熟悉福特当时所提出的一些观点。我在这儿给大家说一个现代版的,就是30多年之后,出现了另一位叫乔治·奈特(George R. Knight)而有趣巧合的事是,福特的出现是在Neal C. Wilson会长的时候;而乔治·奈特的出现,是在他的儿子魏泰德(Ted N.C. Wilson)作会长的时候。

 

那么乔治·奈特他的观点是什么呢?说到底,他的观点就是福特观点的延续。乔治·奈特本人没有什么新的观点,他在《末世启示之异象与复临信仰的淡化》这本书中间,提出但8:14中对圣徒的查案审判没有《圣经》的依据,没有经文为依据(这就是福特的一个观点);第二点他说,这个地方受审判的是小角(这也是福特的观点);那么第三点就是“18441022,乔治·奈特在书上说,没必要把这个日子搞得那么准确,就1844年大致就差不多了(这个观点仍然是福特的观点);第四点,乔治·奈特在《希伯来书》里面引用了一个学者William G. Johnson就是和奈特一起,联合指责总会的另一位兄弟)的见解。这些观点,和福特当年讲《希伯来书》第九章里面没有查案审判的观点类似。所不同的是,乔治·奈特没有否定查案审判,他相信查案审判是第七章的信息,只不过我们错误地用第八章来传第七章的查案审判的信息。

 

对福特的评价

福特他在900多面将近1000面的材料里写了那么多东西,是有一个基本的出发点。他的基本出发点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每一个人在接受或者是拒绝基督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被审判了。那么真正的审判,就只是对恶人的审判,而不会有对义人的审判。对义人的审判在什么时候发生呢?就是因信称义,就是在这个人接受耶稣的时候,就发生了,耶稣为我们承担了对义人的审判。这是他的一个基本的出发点。

 

从这个出发点出发,为什么最终要攻击说没有查案审判呢?什么导致他对查案审判这么反感呢?用福特自己的话来说,查案审判就像横着插了一刀,让我们信徒得救的满足感、得救的确据都被损坏了,使我们失去了在基督里的喜乐和平安。

 

在当时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里,福特(Desmond Ford可以说是崭露头角的学者,他是当时不算是本会唯一也是极少数的具有双博士的一个学者。他在1945年买书,特别引他悔改并加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就是《善恶之争》这本书给他带来的影响,所以他在1946年受洗加入安息日会。1961年在美国的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就是密歇根州立大学)获得了他的第一个博士学位;十年之后,也就是在1972年,他在曼切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Manchester)获得了他的第二个博士学位;这个时候他就获得了双博士学位。特别是他在读第二个博士学位的时候,他的老师是当时非常有名的布鲁斯 F. F. Bruce,是一个新约的神学家。

 

福特的著作之一,由Adventist Today出版

 

福特的研究也主要是在新约、末世论,同时也研究《启示录》、《但以理书》,这就是他主要的研究领域。他的第一个博士学位来自研究保罗书信,所以《希伯来书》也算是他研究的领域之一。

 

对福特谬误的剖析

福特作为一个非常有学术涵养的学者,有他自己的推论和他自己的依据。那么他主要的依据是什么呢?就是他在博士论文里,有一篇论文是研究《马可福音》第十三章,这为他主要的末世论研究的一篇博士论文。他认为可13:14 “你们看见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不当站的地方(读这经的人须要会意)当然是指《但以理书》,他认为《马可福音》的这节经文,就是《但以理书》的八章1314节。从根本上来说,福特博士其实应该是个过去派的学者,但他也给自己披上了一点历史派的外衣,然后戴了一顶将来派的帽子,但是本质上,他应该还是一个过去派。所以,他认为《但以理书》的预言,也就到公元一世纪——耶稣降生——就结束了。

 

我们学习预言,常常就会谈到有四种学派:过去派、将来派、历史学派、以及理想派(理念派)。这四派在福特看来各有长处,所以他就提出一个折中调和的原则,叫“占星四书原则”,这是属于星座方面的一个词,但他把这个词引用过来了,就是说这四种原则都可以应用。说得比较直白一点,就是说每一个预言有多重的应验。所以你说他过去派也可以;你说他是历史派的应验也行;你说他还有将来的应验,也说得过去。他就做了这么一种调和。

 

福特不承认预言“一日等于一年”的解释原则。虽然有两节经文可以在《圣经》中坚立这个原则,但是他不接受。正因为他认为但8:14是对但8:13的回答,经文也确实是如此;他认为但8:13-14也就是可13:14,《马可福音》就是对这节经文的一个应验。因此解释但8:13-14,就成为我们无论是需要回应福特,还是了解福特,都必须要来认真察考的一节经文。在福特的理解中,《但以理书》七章、八章所讲的小角,就是安提阿古四世。对于2300日,他不承认有“一天等于一年”的原则,那么2300日加起来就是六年三个多月,不到四个月的时间。福特博士相信这是指安提阿古四世入侵巴勒斯坦,时间是在公元前171年到公元前165年之间六年的时间。

 

8:14的“洁净圣所”,福特认为这和但9:24-27所用的语言类似,两处是平行的。但是,但9:24-27是讲基督在十字架上,而2300日耶稣在地上的生活中没有应验,所以福特认为这个时间点只能是在天上。那么天上什么时候开始洁净呢?于是他就把它引到《希伯来书》的研究。《希伯来书》中他用了第九章、第六章、第十章的一些经文,来证明耶稣一升天就直接到至圣所。到天上所作的工作,也就是洁净圣所的工作。这些事都在第一世纪就完成了,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等到1844年。

 

福特对2300日预言的质疑,动摇了本会的信仰根基

 

论到耶稣的复临,福特认为在新约中,耶稣应该在当时代就回来,而不会有第一次降临和第二次降临中间还有一个2000年的间歇这个说法。所以,他认为基督复临在每个时代都有可能的,不存在2000年,就是还要等到1844年做预备,没有这件事情。这些大致就是福特的一些基本的论点。

 

林牧师对福特的回应

要回应福特的这些论点,就需要各个击破。林牧师就在这些方面做了相当多的工作。特别是在解释《希伯来书》和查案审判之间的关系,林牧师的贡献是独特,甚至可以说是他所有的贡献中最大的一个贡献。我们今天回过头来看林大卫牧师所留下的关于福特的论争中的一些文章,他重点来谈了几个方面,我想我们在这里做一个简单的总结。

 

第一,就是要证明“小角”不是安提阿古四世这个方面林牧师写了很多文章,总结了差不多十来点,下一次要来专门谈这个问题。首先撇开这一条,在证明福特所提出来的安提阿古四世就是小角上面,有太多不符合《圣经》描写的细节,预言的细节不吻合。

 

第二,就是说审判有两次,每一个基督徒都要经历两次审判。林牧师同意福特的第一个说法,就是我们在接受耶稣的时候,经历了第一次的审判,这是新生的开始;基督徒人生的结束,每一个人都还有一次查案审判。所以林牧师就有一个两次审判的强调。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马太福音》第十八章最后的这件事情,说有一个恶人,欠了很多钱,债主把他饶恕了,结果他出去以后,别人欠他一点点钱,他就不肯饶恕,后来债主再回头的时候,看他不能够饶恕别人,就把他下到监里(参太18:23-34)。第一次饶恕了,第二次又没有饶恕,再来审一次,这不就是两次审判吗?

 

第三,就是“洁净”。什么叫“洁净”?为什么每天都在洁净、洗刷,最后还得再来一次洁净圣所?那么在这个问题上,林牧师的解释也是非常精妙。

 

第四,是今天我们的教友都不太熟悉的一个问题,就是在但8:13里面所出现的,也是福特在这里很强调的一节经文,经文说:“我听见有一位圣者说话,又有一位圣者问那说话的圣者说:‘这除掉常献的燔祭和施行毁坏的罪过,将圣所与军旅践踏的异象,要到几时才应验呢?’”这里的一句“除掉常献的燔祭”,在中文翻译里“除掉”两个字底下是打了点的,表明是翻译的人加上的;同时“燔祭”这两个字下面也是打了点,也表明是加上的。“献的”两个字也是加上点的,因为“燔祭”是加上的,所以“献的”应该也是加上的。所以这一句话应该直接把它说成这常和施行毁坏的罪过,将圣所与军旅践踏的异象,要到几时呢原文就应该是这样。这中间的“常”,福特认为就是圣所的献祭,所以才会有安提阿古四世他们的污秽,在这里献祭。所以把他除掉,就适合这一段经文。

 

林牧师写了相当多的文章,有四篇文章来论述这个“常”究竟是什么,以及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它是如何关联但8:14的。林牧师所取的是传统的关联,也就是说这里的“常”是“异教”,而不是我们今天所流行的一种解释,认为这个“常”是指基督在天上圣所里每日所献的祭。林大卫牧师在这个问题上作了非常精辟的论述,而且有独到的见解。关于“常”的这两种观点,我们在下一讲来专题研究。

 

第五,就是针对福特提出的《希伯来书》里讲耶稣升天后,就直接进入至圣所完成了救赎的工作,没有查案审判,没有1844年这样的一个说法。林大卫牧师在研究《希伯来书》第九章的时候,提出了很多独特的见解,让我们真正看到了《希伯来书》和整个《圣经》,特别是整个圣所的服务中两个阶段的配合。这个部分,是林牧师一生中最大的解经上的贡献。所以要专门花一次甚至两次的时间,来分析林牧师所留下来的对《希伯来书》第九章的解释,看它是如何支持查案审判。

 

第六,就是在研经的方法上进行回击。福特认为米勒尔研经的方式叫做Proof Text,就是常说的“以经解经”,这节经文必须用另外一些经文来解释。那么福特博士用的什么方法呢?他是用exegesis,就是解经法,他注重原文、注重语法等等这一套的东西。

 

林牧师也用了语法、历史解经法,同时也用了Proof Text来进行一一的回应,捍卫了《圣经》所启示、所认定的,门徒所使用的,以及早期的复临先驱和怀爱伦所使用的“以经解经”的方法。

 

林牧师对福特谬误的回应,形成了《中国来信》这本书

 

接下来的回顾就会比较深入,可能有一点点难度,希望大家能够有一些心理准备。那我们今天就到这儿,愿上帝帮助我们,能够不断地在恩典和真理上长进。阿们! 

END

 

 
 

林大卫牧师(1917-2011),原名林尧喜,广东中山人。父亲林葆恒是林则徐的侄子,曾任中国驻菲律宾、温哥华、泗水领事。林牧师出生于菲律宾,幼时体弱,母亲因而信主,受洗加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并将其奉献与上帝。青年时期献身传道,先后在桥头镇三育研究社、美国太平洋联合大学、华盛顿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神学院学习。归国后任《时兆》总编、中华总会行政秘书。1958年因信仰缘故被囚,1960年被判劳动改造,至1991年始得平反。任上海沐恩堂主任牧师,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常委。1996年退休,至美国与家人同在,继续为主作美好的见证,直到去世。

 
 
 

 

靠信心互相支撑,借见证互相鼓励,等你来关注!

 

相关阅读

 

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之一——引言

 

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之二——敬虔的基督化人生

 

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之三——上帝道与耶稣基督的见证

 

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之四——真理观与善恶之争框架

 

复临信徒将走向何方

 

安息日复临信徒与福音派复临信徒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