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属灵遗产之八——怀爱伦斥“常”的新观点为撒但的诡计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属灵遗产之八——怀爱伦斥“常”的新观点为撒但的诡计




​  主  | 王敬之

 

他,出身官宦世家,学识渊博,精通多国语言。

他,待人谦卑柔和,处世豁達睿智。

他,为主的名,身陷囹圄,受尽磨难。

每当异端兴起,他奋笔疾书,迎头痛击,捍衛真理,从不妥协。

他一生清贫,却留给我们丰富的属灵遗产。

■ ■ ■ ■ 

 

 

 

引言

各位弟兄姐妹,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我们在第七讲介绍了关于“常”的新观点,它引入教会的时间和当时教会的背景;同时也简略介绍了一下这个“常”的新观点之所以得到普及,在后面推波助澜的几个主要人物,以及怀师母和吉尔伯特(F.C. Gilbert, 1867-1947)之间的对话。今天还要继续来看怀师母在1910年所写的一篇文章,特别是文章的题目就是针对普雷斯科特和但以理斯他们的错误,题目就是《普雷斯科特和但以理斯的错误与危险》,这篇文章记载在《文稿发行》第1425号。

 

开始祷告

天父,我们感谢主!在复临运动的每一环,主啊,都有你圣灵的带领。我们感谢主,藉着预言之灵留给我们许多宝贵的文章。我们今天要在“常”这个问题上,来继续研究学习预言之灵所留下一篇关于《普雷斯科特和但以理斯的错误与危险》的文章。求圣灵与我们同在,帮助我们认识到文章中所要带给我们的教训。献上祷告,奉基督圣名!阿们!

 

怀师母对时任会长炒作“常”话题的态度

我们现在已经进入2019年,这篇文章写于1910年,也就是110年之前。我们大概很难想象当时在教会内,关于“常”的这个问题被炒得多么火热。大概可以类比一下,这就相当于我们从2010年到2015这几年之间,一直在讨论的妇女按圣职的问题,按女性牧师的问题。关于女牧师是不是应当被按立,今天的教会在这个题目上多么热,当初兴许比今天这个炒得更加热。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怀师母写这篇文章来说明但以理斯忽略了对城市布道的工作,而卷入了对“常”的争论之中。作为一位会长,整天想的就是这个“常”的新观点,而把其他的布道工作都忽略了。

 

但以理斯和普雷斯科特

 

文章是在《文稿发行》第20卷第1425号。怀师母开篇就说:在我们经验的这个阶段,不要让我们的心思被吸引,离开所赐给我们要在重要的聚会上考虑的特别亮光。(就是我们的心思意念,不要离开我们的特别的亮光。)仇敌曾对但以理斯弟兄动工;你的意念和普雷斯科特弟兄的意念,受那些从天庭被驱逐的天使们支使了。撒但的工作是要使你们分心,以致引进主并没有授意你们引进的点点滴滴。它们不是必要的。然而这对真理的事业却意味着很多。你们心中的想法若是能吸引你们到点点或滴滴,就是撒但图谋的工作。你们以为纠正已著书籍中的小事是在从事一项大工。然而我蒙指示,沉默就是雄辩。

 

这段话在说什么呢?这个时候史密斯已经去世,他所写的《但以理和启示录研究》这本书要再版;由于在1901年开始,这个新观点被炒得比较热。两年之后的1903年,史密斯就已经去世了,他去世之后还是要发行《但以理与启示录研究》这本书,这时候怎么办呢?这个会长但以理斯就想,我们现在有新的亮光了,我应该把这个书给改一下,把史密斯的书里面关于“常”的问题纠正过来。这就是怀师母在这里所说的这件事情。

 

想改这本书的事情出现了好多次,这次是被怀师母制止了。后来又有人想改史密斯的书,但是被史密斯的儿子制止了。所以我们今天还有史密斯在“常”的问题上,没有被改动的原文留了下来。

 

怀师母就在这一段文字中间说,你和普雷斯科特因为但以理斯对于“常”的这个观点,是普雷斯科特讲给他听的),你们的意念,是谁给你们的呢?是受到那些从天庭被驱逐的天使所指使的,是受他们的支配的;你就在这个工作上哪怕参与一点点,那就是在图谋撒但的工作。你以为把书中的事改一改,是在从事一件很大的事情,怀师母说,我蒙指示告诉你,沉默就是雄辩。

 

第二段:“我要说,停止你的吹毛求疵。倘若魔鬼的这个计划能够实现,它会在你看来觉得你所做的这份工作,在概念上、在想法上都是最伟大、最奇妙的。”怀师母在这里是警告普雷斯科特说,你千万不要去做这样的事情,你想把史密斯的书改过来,在这件事情上吹毛求疵,把一些论据都找出来改,会造成混乱。怀师母继续说:“介绍任何我们不能达成完全一致的问题,都会导致信徒和非信徒心思混乱。这正是撒但计划应该发生的事,把分歧的意见夸大。”在接下来的一段话怀师母说,建议他去读《以西结书》第28章,因为《以西结书》第28章就是讲撒但的堕落,把混乱带到我们的队伍中,把一些小的分歧夸大。

 

下面请大家注意听,这是关于“常”的这个问题。之前吉尔伯特跟怀师母会面的时候,怀师母说,这是魔鬼的计划,说得非常尖锐,非常严肃。我们下面看怀师母下面这一段,她说:“我从一开始就蒙指示,看到主并没有给但以理斯长老和普雷斯科特长老这种工作负担。岂应该引进撒但的诡计,岂应该使这个‘常’(但8:11)成为一个大问题,以致被引进来要混乱人心,并阻碍这个重要时期的工作的进展吗?”听到没有?说上帝没有给你们这个计划;你推动“常”的这个概念,不是上帝的计划。她说:难道你应该把撒但的诡计引进来吗?你应该把“常”的问题引进来吗?也就是说新的“常”的观点,它就是撒但的诡计;你要把这个新的观念引进来,制造混乱,好妨碍上帝在这个时期工作的进展吗?

 

怀师母去世后,但以理斯(前排中立者)借自己的影响力推销新观点

 

对“常”的新解释是撒但搅扰教会的计划

从这一封书信里面可以看到,吉尔伯特和怀师母会面所做的记录,它是准确的。怀师母说,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不应当介绍这个问题,因为它会带来的精神是险恶的,而且路锡甫正在窥视每一个活动。所以,怀师母在这里直截了当地说,你这新的观念连引进到教会都是不应该的,根本就不应该引进来。因为引进这个题目,跟这个题目而来的那个精神,它就是撒但的精神,是非常险恶的一种精神;而且撒但会窥视每一个活动,撒但的爪牙们会开始牠的工作,会有混乱进入我们的队伍中。

 

这段话与《早期著作》说的,后来有新的其他的观点进来,带来的结果就是黑暗和混乱,这是一致的。怀师母说“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介绍这个问题,因为(你引进来以后)将会带来的精神是险恶的,而且路锡甫正在窥伺每一个活动。撒但的爪牙们会开始牠的工作,会有混乱进入我们的队伍中。你们并没有蒙召去搜寻并不是考验性问题的不同意见;你们沉默就是雄辩。”请注意,怀师母是在劝当时的会长和行政秘书,这两位身为教会最高的行政长官,你们在推行“常”的新的观点最好是沉默,别再弄这件事情了。这就是撒但的诡计,牠跟着来的精神是混乱我们的教会。

 

接下来怀师母说:“我有这件事十分清楚地摆在我面前。魔鬼若是能使我们自己人中的任何一个人陷入这些题目,照牠所计划的去做,撒但的事业就会成功。现在要立刻开始工作,不表达任何意见分歧。”这句话非常的严肃,你不要再在这个题目上发表意见,因为你现在做的话,只是让撒但的计划得到贯彻,让撒但的事业获得成功。“撒但会鼓动那些已经从我们出去的人与恶天使联合,利用次要问题阻碍我们的工作,仇敌的阵营就会多么喜庆啊!要团结在一起,团结在一起。要埋葬一切分歧。我们现在的工作是要投入一切体力和脑神经的力量和脑力,将这些分歧清除出道路,达到完全和谐一致。要是让撒但和牠不圣洁的大智慧有一点点掌控,〔他就会喜庆〕。”怎么样才能达到团结?就是在这个问题上埋葬分歧,沉默就是金;不要说话,不要引进新的观点。所以,这篇文章写得非常清楚。

 

下面这段,不每一句都读了,读一些相关的吧。怀师母对普雷斯科特说:“你作出的大声宣告并不是在圣灵的灵感之下。我蒙指示要对你说,你在上帝一直带领之人的著作中挑错不是上帝授意的。如果这就是但以理斯长老要给人们的智慧,那就决不要使他担任公职,因为他不能推断因果。你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沉默才是你的智慧。”这再次提出来说,但以理斯你是会长,你不要在史密斯的书里面挑刺,想把他的文字改过来。你这样做,不是上帝的圣灵引导;你如果这样干的话,你不再适合担任会长职务。反过来讲,“如果但以理斯长老和普雷斯科特长老听从了在各个城市作工的指示,原会有许许多多现在从未接触到的有能力的人信服真理而归正。”所以怀师母鼓励他们,不要在这个“常”的问题上纠结,而是要把精力投入到宣教之中。

 

我们今天也是,撒但用女性按立牧师的问题,给教会制造了很大的分裂,妨碍了我们对外传福音,也影响了我们自身品格的塑造。

 

教会深受这些争议的影响,无法专心于使命

 

更改“常”的传统解释之人需要悔改

怀师母在文章中还进一步指出但以理斯长老他做会长,对于“常”的问题说:“你没有道德权利大发雷霆,像你在‘常’(但8:11)的问题上所做的那样,以为你的影响会决定这个问题。”说明了但以理斯作为会长,对待与他意见不同的人,态度是不好的,是大发雷霆的。所以在下一段,怀师母就问他说:“你对这些有年纪之人的尊重在哪里呢?”史密斯也好,斯司反·赫斯格也好,这些年长的人,但以理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所以怀师母在最后就给他一句话,说:“主将不得不在你的身上看到一种不同的经验表现,因为若有人现在需要重新悔改归正,就是但以理斯长老和普雷斯科特长老了。”这提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说你们这两位,应该要重新悔改。你们在“常”的问题上面大发热心,把不是主给你们的东西,在教会推波助澜;而且在处理不同意见的人的态度上面,也失去了基督的温柔;所以你们应当要重新的悔改。

 

这篇文章的最后有两段,我也把它给大家念一下,说:“我抄写自己的日记(这是怀师母从自己的日记里抄出来的)。在耶稣里的真理——要谈论、祈祷之,本着它的单纯相信每一句话。你们若将错误带到已经离弃真道,听从诱惑人的邪灵、不再与我们在真道上同行的人面前,会得到什么呢?难道你们要站在魔鬼一边吗?你们要注意那些还没有开工的园地。一项全球范围的工作摆在我们面前。”这里怀师母还是强调,我们要面对宣教的工作。那接下来她就说到:“我曾蒙赐予关于 John Kellogg(就是健康中心的克洛格医生)的异象。一个很有魅力的人物在介绍他当时正在提出的似是而非的论据,与真正的圣经真理不同的观点。然后他就去宣讲。这种东西和《圣经》纯正的道理不太一样,但是正是这些东西吸引了Dr John Kellogg(克洛格),最后他也离开教会。刚才提到,他在1907年被除名。

 

克洛格医生是当时复临教会最有声望的人,却陷入“万物有灵论”的错谬当中,他的背道对教会的影响深远至今

 

怀师母就用Dr John Kellogg(克洛格)的这件事情,把这封信写给普雷斯科特和但以理斯。这是在1910年,也就是开除了Dr John Kellogg(克洛格)的三年之后所写的。然后她下面就说,这就是前车之鉴。她说,现在有一些好像对新奇的东西喜欢追求的人,追求且在推广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这样就把但以理斯长老陷于极大的危险之中。什么样似是而非的观点呢?

 

这篇文章讲的就是“常”的新的观点,看上去好像是对的,但是这样的观点,把普雷斯科特长老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她说:“如果把这些似是而非的道理拿去到处讲,当作好像发现一个新世界一样的话,但以理斯长老也要陷在极大的危险之中,陷入迷惑的大危险。

 

我们再一起看下面这一段:“是的,会这样,然而当他们的心如此被吸引的时候,我蒙指示看见但以理斯弟兄和普雷斯科特弟兄在将具有招魂术外表的经验交织到他们的经验中,吸引我们的人去注意迷人的观点,倘若可能,连选民也就迷惑了。”这个情况非常的危险,说普雷斯科特和但以理斯这两位弟兄,这两位长老,他们拿着这些观点和什么东西弄在一起啊?和招魂术外表的东西融在一起,吸引我们的人,倘若可能,连选民也都要迷惑了。

 

怀师母预言了教会今日的不信

这是1910年写的,你看看今天,还有多少人知道老的观点?有多少人不是在接受新的观点呢?所以怀师母说:“我不得不用我的笔描绘这些弟兄会在他们那些迷惑人的想法中看出缺陷,会使真理处在一种不确定性中;他们还会站出来,好像自己很有属灵辨别力似的。”怀师母说,我必须指出来,这种人他们自己已经受了迷惑,反而觉得自己有很强的属灵的辨别力,来推广这种新的观点。“现在我要告诉他们,当我蒙指示看见这事的时候,当但以理斯长老扬起声来好像号角,提倡他关于‘常’的想法的时候,后果就呈现出来了。”什么样的后果呢?“我们的人在变得困惑。我看到了结果,然后蒙赐予警告,但以理斯长老若是不考虑这样受影响还让自己相信自己是在上帝的灵感之下的后果,怀疑论就会在我们的队伍中间到处播撒,我们就会处在撒但传播牠的信息的地步,就会在人们心中播撒固执的不信和怀疑,奇怪邪恶的毒草就会代替真理。

 

这些文稿是1910年的第67号文稿,1988年12月1日,全文在美国发行公布。这一段文稿以前没有公布过。《基本信仰27条》是在1980年就写好了,也就是说在那本书写成的时候,大家还没有看到这么清晰的怀著的文稿,说这个“常”的新的观点,就是撒但的计划。但以理斯长老像吹号一样提倡这个观点,就呈现出什么样的后果?让我们的人变得困惑。怀师母说,我看到后果,我就发出警告,不要让他继续的认为自己还处在上帝的灵感之中。你传的这种新的观点,不是上帝的灵感带来的,它会滋生怀疑论,会让我们的队伍中出现固执的不信和怀疑,奇怪邪恶的毒草就会代替真理。

 

这不是一件小事情啊!弟兄姐妹都有办法找到怀著,我想请你们自己在网上也好,在手机上也好,把《文稿汇编卷20》第1425号,认真地来读一读,你就能够好好地想一想,关于“常”的新的观点,它究竟来自何方?是出于什么样的灵?怀师母说它是出于上帝的灵呢?还是出于鬼魔的灵?还是魔鬼的计划?带给教会的,究竟是带来合一?还是带来混乱?是让真理变得更加可爱?还是带来奇怪邪恶的毒草?这个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深思。

 

今天,当怀师母在这一方面的文章如此明白的公布,每一个人都可以直接在怀著中看到她明确的观点,而不是像之前某些人说的,你不要辩论这个,怀师母没有说这个问题,她没有自己的看法,没有自己的观点。因为她当时在那个环境下说,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沉默就是金子。为什么?因为在1902年,出现了那么大的教会分裂,有两场大火;然后Kellogg(克洛格)医生接下来和教会分裂,瓦格纳也离教,琼斯也离教。要知道在1888年,给我们教会带来“因信称义”的特别信息,就是通过这两位年轻人带来的。而这两个人相继的背道,教会再经不起折腾。而这时来宣传这新的观点的,又是总会的会长和秘书(field secretary),他们处在这样的高位。

 

两位给教会带来因信称义的信使先后离开了教会

 

在这种背景之下,怀师母极力地拦阻他们,不要再谈这个问题,可是拦不住。等怀师母在1915年去世之后,在1919年,就由但以理斯和普雷斯科特,分别主持召开了圣经大会和教师研究大会。教师研究大会是普雷斯科特做主持。他虽然没有把“常”的问题作为一个单独的议题拿出来说,可是在他的讲话中,就直接把“常”新的观点,作为每天早上灵修的内容,讲给大会听。而在圣经大会上,居然讨论的问题,就是把“常”作为一个重要的议题在那儿讨论,而得出的结论,是支持新的观点。这两个人在当时所做的事情,为后来教会进一步接受新的观念,进一步远离预言之灵,远离先驱的观点,开了先河。

 

但是,今天在《文稿发行第20卷》可以清楚地看到,怀师母对他们两个人提出的批评,以及对这种观点,对这种“常”的新的观点所提出的批评。说明它的来源是来自于魔鬼。传播这个信息,传播这个观点,结果就会导致我们教会的混乱。

 

“常”的新解释对今日教会的危害

在1919年之后,老的观点,除了我们看到在史密斯的《但以理和启示录研究》书上继续延续之外,还有斯提反·赫斯格的书继续延续之外,逐步的、新的出版物,教会推动的任何新的出版物,新的观点逐步的占上风。

 

从1919年到1979年,福特博士出来说没有查案审判;他对于“常”的理解,也和新的观点是一样的。我们就看到这个观点所带来的混乱,所结出的果实。

 

在福特他临近90岁的时候,就是去年(注:2018年,因此音频是2018年12月讲的),他发了一个视频来回顾这件事情,他说给历史存证。当时总会的副会长就劝他说,你当时为什么就不听委员会的决定呢?就是在115个人给你开大会的时候,1980年的8月10日-15日。在会议之前,曾经有三次,总会的小组跟他一起谈话。他说你为什么拒绝他们的建议呢?福特就说,他们没有给我任何建议啊,他们在这些问题上跟我一样,也同样是模糊的。以至于在开会的115个人中有许多人都说,我们同意你对于这些经文所提出的质疑,只是我们不同意你解决的办法。这个小组中,他们有45篇文章,其中有Raymond Cottrell,1911-2003)[这个人我之前谈到过的,他最后是倒向了福特的观点],而曾经我们本会圣经注释的1/3都是他写的,何等重要的一位学者,却在这样一个关键的问题上,在“常”的观点上,他启用了新的观点。他没有办法自圆其说,最后也是抛弃了查案审判的观点。在1985年写了一篇文章《圣所的道理:是遗产还是债务》,Raymond Cottrell认定,安息日会关于圣所的道理,就是一个债务,不是什么遗产。

 

Raymond Cottrell

 

因此可以看到,许多人因为接受了新的观点,后来纷纷地背道了。没有背道的人,在讲查案审判这一套道理的时候,是很难把它作为一个很完美的体系说出来的,多少有些矛盾的地方。当时的会长Neal Wilson(现任总会会长魏泰德的父亲),跟他谈话的时候,福特就对他说,你为什么还相信这个东西呢?我们的大学早已不教这一套。福特介绍说,在他与教会领袖三次会议之后,他们发了一个问卷给25位圣经的学者,问《希伯来书》里面有没有查案审判,结果大家基本都说没有。

 

因此可见,大量学者沦陷,其中一个关键,就是在“常”的问题上都取了新的观点。

 

《善恶之争》第24章“作中保的耶稣基督”第二段说:“圣所的题目乃是一把钥匙,将一八四四年失望的奥秘开启了。它使人看出一部有系统而彼此关联互相符合的真理,显明上帝的手曾在指引这伟大的复临运动,并且说明上帝子民的地位和工作,藉此向他们指出他们当前的本分。”而在“常”的解释上面,就是真理链环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当这一环缺失的时候,或者说这一环错误的时候,整个查案审判的体系,就不再那么完美了。

 

这个新的观点,对于查案审判、圣所的道理这个体系,带来何等的危害性?以及林大卫牧师如何来捍卫真理?我们下一次再继续跟大家分享。

 

结束祷告

天父啊,我们恳求你真理的灵,引导每一位听这个信息的人,愿我们都能够听从你真理的呼声,听从预言之灵的劝勉,在这个查案审判的关键一环上,选择正确的道理。献上祷告,奉基督圣名!阿们!

 

 

 
 

林大卫牧师(1917-2011),原名林尧喜,广东中山人。父亲林葆恒是林则徐的侄子,曾任中国驻菲律宾、温哥华、泗水领事。林牧师出生于菲律宾,幼时体弱,母亲因而信主,受洗加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并将其奉献与上帝。青年时期献身传道,先后在桥头镇三育研究社、美国太平洋联合大学、华盛顿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神学院学习。归国后任《时兆》总编、中华总会行政秘书。1958年因信仰缘故被囚,1960年被判劳动改造,至1991年始得平反。任上海沐恩堂主任牧师,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常委。1996年退休,至美国与家人同在,继续为主作美好的见证,直到去世。

 
 
 

 

靠信心互相支撑,借见证互相鼓励,等你来关注!

 

相关阅读

 

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之一——引言

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之二——敬虔的基督化人生

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之三——上帝道与耶稣基督的见证

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之四——真理观与善恶之争框架

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之五——福特与查案审判之争

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之六——关于“常”的论争

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之七——关于“常”的新观点的引入与当时的教会背景

但以理书中的“常”:路光牧师与林大卫牧师的不同抉择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