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属灵遗产之九——复临先贤对但以理书中“常”的理解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属灵遗产之九——复临先贤对但以理书中“常”的理解



​  主  | 王敬之

 

他,出身官宦世家,学识渊博,精通多国语言。

他,待人谦卑柔和,处世豁達睿智。

他,为主的名,身陷囹圄,受尽磨难。

每当异端兴起,他奋笔疾书,迎头痛击,捍卫真理,从不妥协。

他一生清贫,却留给我们丰富的属灵遗产。

■ ■ ■ ■ 

 

 

引言

各位弟兄姐妹,各位听众朋友,感谢大家和我们一同回顾《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在最近的几次分享中,我们看到林牧师他的一个最主要的贡献,就在于捍卫本会信仰的根基和柱石;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在与福特博士的论争中所涉及的诸多问题的回应。前面已经谈到福特主要发难的是但8:14以及来9林牧师讨论的问题,也大多集中在这两章。

 

我们之前花了三讲的时间,来讨论与查案审判相关的《但以理书》第八章关于“常”的问题,回顾了“常”的两个解释它的发展、它的经历,以及怀师母对这两个解释所作出的判断、所写的文章。今天我们就来做进一步的探讨,这两个解释带到《但以理书》第八章,究竟各有什么样的结果?而林大卫牧师又是如何捍卫传统的观点?

 

开始祷告

天父,我们满心的感谢赞美主你的恩典!主啊,虽然在善恶之争中间充满着变数,但是主你的圣灵一直是带领。我们感谢林大卫牧师在捍卫复临信仰的根基和柱石上所做的努力。求主在我们今天一同来进一步探讨有关“常”的问题的时候,恳求圣灵亲自的带领。感谢、祷告、恳求,奉基督圣名!阿们!

 

“常”的解释为何重要

复临运动起源于对《但以理书》的研究,特别是《但以理书》的第八章;可以说《但以理书》的第七、八、九章是《但以理书》中的核心。而在这三章中,因第八章对应末世所处的位置,更是重中之重。福特博士专挑第八章来提问,并且质疑并提出反对的意见,抛弃传统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信仰,这就直击复临信仰的根基和柱石。如果说根基垮掉了,柱石崩溃了,那整个复临信仰将是分崩离析、不复存在。所以要捍卫《但以理书》第八章传统的解释,我们的立场就显得非常的重要。

 

怀师母在《善恶之争》第23章一开篇就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但8:14)。这一句话比任何其他经文更可作为复临运动信仰的根基和柱石。”而福特的攻击就直接单刀直入,针对但8:14。我们在今天进一步看“常”这个问题,就需要对但八章有一个整体的把握,然后我们就能看清楚在整体涉及到“常”的经文,它究竟应当是什么意思?

  

回顾但以理书第八章

《但以理书》的第七章是从巴比伦时代开始,一直到新天新地的一个全景图。它不仅展示了从狮子、熊、豹、第四兽(这四个兽代表帝国的更替),而且说明了在第四兽之后,又出现一个小角,在小角的时代出现了查案审判。在审判结束之后,有天父——亘古常在者降临,基督的复临;然后圣徒得国,要侍奉审判者,侍奉祂的国,直到永永远远,这样一个全景图。

 

第八章可以说是第七章的局部放大图。第八章出现了不同动物的符号:公绵羊代表玛代波斯;公山羊代表希腊;在公山羊之后出现的就是小角。从历史上看,这个小角分为两个阶段:异教的罗马和教廷的罗马。也正是在教廷罗马阶段之后,出现了查案审判。大概的过程就是这样。

 

在第八章的异象中非常有趣的是,但以理是一个文学高手,就如同中国(我没有更好的比喻)像苏轼那样的有非常高超的文学技能。他在写《但以理书》的时候,用非常精炼的语言,在每一个用字的方面非常的晰炼。他在讲第八章异象的时候,用了两个不同的词:一个是反映整个面貌的全景的词儿Chazown;另外一个是表现它局部的,从全景图中间截出一段的部分,叫做mareh。全景图是从公绵羊到小角,叫Chazown;而2300日的异象是mareh,是全景图中的一个部分。换句话说,2300日异象的起点和终点,都在这副全景图里面。有此认识非常的重要,因为这样就把但8:14和前面这些经文联合起来了,不然的话它就是独立的。

 

这三个动物所代表的实体,都有一个特点,比方说但8:4:“它任意而行,自高自大。”对上帝的子民们也是极其的残暴、迫害。到第二个兽但8:8:“这山羊极其自高自大”,也有这个特色。到但8:11说小角的时候,它也有同样的特色,什么特征?同样说:“它自高自大”。所以在这三个帝国中间,反映了同样一种自高自大的品质,这个品质是持续着撒但的那种自高自大的精神。特别是但8:10开始说小角:“将些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但8:12又说:“它将真理抛在地上,任意而行,无不顺利。”可见这些兽它们有一个残暴的、毁坏的品质,对上帝的子民一直是打压、抛撒在地,将真理也是抛撒在地。这样就引起了但8:13两位圣者之间的对话。

 

但以理看到这样的情形,可以想象他心中是非常的郁闷:我们知道70年快满了,我们希望早点回去啊。上帝啊,你为什么启示的异象都充满了凶杀?好像上帝的子民始终没有希望,他都不知道该怎样提问。异象结束的时候,但以理昏迷不醒。但8:27于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数日,然后起来办理王的事务。我因这异象惊奇,却无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凭心而论,但以理的心中是非常的郁闷,闷闷不乐,甚至于连提问都提不出来了。怎么会这样呢?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啊?什么时候才有盼头啊?什么时候才能脱离这些自高自大的这些势力的压迫、逼迫和毁坏?我们的希望在哪里?我们的尽头在哪里?

 

但8:13-14两位圣者一次对话,其中一个就问说:“这常和施行毁坏的罪过,将圣所与军旅践踏的异象,要到几时才应验呢?他对我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请大家注意,8:13中所用的异象是Chazown,是一个整体全幅的异象。也就是说从公绵羊、到公山羊、到小角,一直到后来,这个整体的异象什么时候结束?要多长的时间?下面2300日用的异象,是另外的一个词儿。在但8:26“所说二千三百日的异象是真的,但你要将这异象封住,因为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这个2300日的异象用的是mareh,小的异象,是大的异象中的一个部分。在刚才已经说了,既然是大的异象中间的一个部分,那么2300日的起点和它的终点,也就都在这个整体的异象之中。

 

 

传统的复临信徒明白,这个“常”是异教,是因为“常”的基本含义就是“持续”的意思。他们从哪里看出来它是持续的呢?我们刚才已经看了但8:4这个势力——自高自大;但8:8的公山羊这个势力——自高自大;但8:11这个势力依然是——自高自大。米勒尔和早期的复临信徒、先驱们,他们都明白这个“自高自大”是代表异教。无论是玛代波斯、希腊、异教罗马,他们都属于异教,这就是“常”的意思所涵盖的。

 

但是在异教之后,有另外一个势力要兴起,这个势力当时没有别的名字可以来说明它,而是以它的特征。它什么特征呢?就是“施行毁坏的罪过”。对于“施行毁坏的罪过”,无论是新观点的人,还是老观点的人,都同意这个“施行毁坏的罪过”,就代表罗马天主教的教廷。他们的不同意见就在于对“常”有不同的理解。

 

传统的复临信徒们认为,“常”代表继承了撒但这种持续的自高自大的精神的异教,这就叫做“常”。而新的一种意见认为,代表基督在天上持续祭司的服务,这才叫做“常”。当我们把传统的解释带到但8:13-14,就很清楚、很容易的明白这个问题。这个“常”和“施行毁坏的罪过”的异教,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从玛代波斯、希腊到罗马的异教,以及罗马天主教“施行毁坏的罪过”,它们把圣所和军旅践踏的异象,还要多长的时间?持续多久?所以这个提问的问题是对第八章的整体提问。

 

正如前面所解释过的,就是他们的罪过能够持续多久?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答案就是基督复临的时候,才最终将这个沉沦之子、大罪人灭绝。用耶稣脸上的荣光将它灭绝,口中的气将它灭绝。但是这个点——基督复临的时间点不知道啊?这只有天父才知道。所以另外的一位圣者——在希伯来原文里面,用奇妙的数字的这一位——其实就是耶稣(米迦勒),祂回答:“到2300日,圣所就必洁净。”这就给被欺压的军旅、被践踏的圣所带来希望。祂的回答是:到2300日终点的时候,我就开始洁净圣所,开始查案审判,为复临做预备。当查案审判结束,基督就要得到荣耀的国。作为荣耀之国的国王,那个时候恩门关闭,就有公义显露,七大灾降临。在七大灾降临之最后一灾结束的时候——基督复临,将信祂的人复活,身体改变,接到天上。而异教——施行毁坏的罪过——最后的罗马天主教——兽,在最后的阶段,在基督复临的时候,将他们击灭。所以第八章说的就是这么一个问题。

  

 

“常”的传统观点才能解释2300日的预言

我们平时研究2300日的时候,知道它的起点是公元前457年。第八章没有谈起点,这个时间的起点又是从哪里来谈的呢?是第九章。因此说第九章是对第八章的一个局部放大。

 

《但以理书》第七章是全景,从巴比伦时代一直到新天新地。第八章是其中的、一直从巴比伦之后的时代,延续到查案审判的开始,是这一部分的局部放大。而第九章则是2300日到耶路撒冷被毁灭的这一段时期,2300日中间的70个7(其中的490年)再一次的局部放大。所以我们来寻找2300日预言的起点的时候,在第八章是找不到的,因为第八章没有这方面的启示。上帝给了但以理差不多13年的时间,来想第八章的问题,他还是想不通。到第九章,他继续祷告,上帝这时把启示告诉他,把解释告诉他。2300日的前面的一段,70个7(490年),是可以启示给他的。所以,在第九章他就获得了这一部分的解释。而这2300日的起点在第九章的启示中间,又证实在什么时候呢?亚达薛西王出令新修建耶路撒冷,即在公元前的457年,而它的终点就是1844年的10月22日。我们所依据的原则,就是一日顶一年,这里有民14:34结4:6两节经文所确定的原则。

 

 

确定了时间的原则,又怎么才能知道是查案审判呢?《利未记》十六章解释大祭司一年一度进入至圣所,作洁净圣所的工作;而洁净圣所的工作,也就是审判的工作。当大祭司完成了他的工作,从至圣所出来的时候,外面的民众,等候他带出来的祝福。就如同我们今天,在外面等候耶稣在天上进行查案审判;当祂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祂要把福份带给那些等候祂的人。

 

刚才所引述的关于但8:13这个“常”,解释为异教,不仅包括异教罗马,而且包括异教罗马之前的异教希腊和异教玛代波斯,这就是乌利亚·史密斯在他的《但以理书》里面所做出的解释。我们早期的先驱们,他们继承了米勒尔对于“常”的解释的认识,然后把它应用到第八章。所不同的是他们对于在2300日的终点要洁净圣所,对圣所的认识不一样,对洁净的认识也不一样。在圣灵的带领之下,他们获得了圣所的完美的信息,一环扣一环,他们才明白,原来不是基督要用火来洁净地球。地球不是圣所,而这个圣所是天上的圣所,基督要用祂的宝血,涂抹天上圣所中所存留的罪。

 

就如怀师母所说的,“圣所的题目乃是一把钥匙,将一八四四年失望的奥秘开启了。它使人看出一部有系统而彼此关联互相符合的真理,显明上帝的手曾在指引这伟大的复临运动,并且说明上帝子民的地位和工作,藉此向他们指出他们当前的本分。

 

“《但以理书》第八章十四节的预言:“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以及第一位天使的信息:“应当敬畏上帝,将荣耀归给祂;因祂施行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这两处的话都是指着基督在至圣所中的服务和查案审判的工作,而不是指着基督复临来救赎祂的子民,并毁灭恶人。他们对于预言时期的解释并没有错误,只是看错了二千三百日结束时所要发生的事。”这两段话出自《善恶之争》第24章“作中保的耶稣基督”第一段和第二段,我们在此看到,早期的复临信徒,他们解释这个“常”为自高自大的异教,与但以理第8章是非常吻合的,不仅与第11节吻合,与第12节吻合,也与第13节是吻合的。

 

我们再把怀师母《早期著作》“经历与目睹”第183段再给大家读一下。“那时我看到关于《但以理书》八章十二节“常”的问题,看明“燔祭”乃是人的智慧所加添的字,原文是没有的;而且主曾将此段经文的正确讲法赐给那些宣讲“审判的时候到了”的人。什么人在宣讲那审判的时候到了?根据启14:6诠释的这节经文,当然是早期的复临信徒。) 在一八四四年之前,大家团结一致的时候,几乎全体信徒都对”常献的”有正确的看法;但在一八四四年以后的混乱中,有人接受了其它的看法,结果就是黑暗和混乱。”

 

怀著在1850年的11月1日,肯定了早期的复临信徒对于但8:12“常”的解释,就是异教。因为这些早期的复临信徒,他们就是来宣讲“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的人,他们的解释,是正确的解释。“常”这个字不仅出现在但8:11-13,而且出现在但11:31他必兴兵,这兵必亵渎圣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早期复临信徒是怎么解释这一段的呢?说这就是公元330年,康斯坦丁将首都迁往康斯坦丁堡,罗马就出现了政治的真空,这就为后来教廷进入政治舞台留下了空间。

 

这个“常”被高举(这个词不应该翻译成“除掉”,希伯来文应该翻译成“高举”)。它不是仅仅把异教除掉就完事了,而是给它改头换面;不但清洗了异教的殿宇什么的,而且把它改为基督教,这才是真正的把它高举,把异教换了一个更高的面貌,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异教现在以基督教的形式出现,原来拜女神,现在拜玛利亚;原来拜那些各样的天神,现在拜使徒等等。甚至于连原来拜太阳神的太阳日,现在也成为教会的新的日子,这个就叫作“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你要是去看《以西结书》第八章的话,那么这里面就有上帝让以西结看到,有人居然拜日头,行大为可憎的事情。

 

所以把异教改头换面,甚至于拜日头,这就是“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这和但7:25“想改变节期和律法”是一致的。而这件事情的完成,不仅仅只是教会这么简单,但11:31说:“他必兴兵”。他有武装了,哪个武装呢?在公元496年,法兰克王Clovis皈依天主教,而508年就是标志性的一年,法兰克的军队受制于罗马天主教的教廷。之后我们就看到,这支军队替罗马天主教东征西讨,拔掉了最后的三个异教,一统当时的天下。最后一个钉子是在公元533年汪达尔被拔除。所以才有公元538年,罗马天主教成为欧洲的政治和宗教的盟主,取代了之前罗马帝国的皇帝的地位,甚至还高过他。

 

所以对于“常”传统的解释,不仅有《圣经》的支持,而且在但11:31里有历史的应验,都说明传统的解释是正确的。不仅如此,“常”这个词还出现在12:11-12从除掉常,并设立那行毁坏可憎之物的时候,必有一千二百九十日。等到一千三百三十五日的,那人便为有福。”这两个时间点,它究竟从哪里开始算起呢?这个时间点就是从刚才所说的508年“他必兴兵”的时候算起。508加上1290,就到了1798年,这就是异教罗马和教廷罗马他们能够称霸的时间,到1798年就结束了。所以但12:11也适合传统的解释。

 

等到一千三百三十五日的,那人便为有福。”是哪一年呢?508年加上1335年,就到了1843年。这个时候基督要进入至圣所,开始查案审判;这时候的人要等候基督的复临,所以是有福的。这一点也在历史上应验了。

 

 

总结

传统的解释依然屹立不倒,以至于《本会圣经注释》在对但12:11解释的时候,有这样的一段话:“那些认为“常献的”是指异教的人(见但8:11的注释),从1798年里减去1290得出508,他们认为这一年所发生的事件,包括法兰克王Clovis 皈依罗马教,战胜哥特人,看作是罗马教在西方确立最高地位的重要阶段。那些认为‘常献的’是指基督在天上的圣所长期担任祭司的工作,以及在福音时代,对基督真正崇拜的人,尚未对本节做出满意的解释,他们认为这是今后需要研究加以阐明的《圣经》章节之一。”

 

在此可以看出,《本会圣经注释》虽然倾向于新的解释,新的观点;但是在碰到这种具体的,特别是但12:11这样的经文解释的时候,也不得不承认传统观点的解释比较贴切,而新观点只给你开出一张可能永远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

 

今天的回顾学习,让我们看到传统的解释是何等的一贯,又是与《圣经》何等的贴切。虽然先驱们并不知道这两个异象,《希伯来书》里面这两个异象的字的用法是不一样的,可是他们的解释却是那样的完美,以至于当时的会长但以理斯想更改史密斯的书的时候发现,实在也是没有办法改。因为它内在的一致性非常的严谨,近乎完美,有历史的事件,有《圣经》的支持。所以他最后也就只好罢手,不去改它。

 

让我们从今天的学习和回顾中得到鼓舞,我们传统信仰的根基和柱石是经得起考验的。

 

结束祷告

天父,我们感谢赞美主!主啊,我们感谢你,是你的圣手引导了复临运动,并且将我们信仰的根基,与圣所的道理密切相关的关键环节,带领我们的先驱,让他们对《圣经》作出正确的解释。主啊,我们在这末世,在信仰混乱的时候,愿主坚固我们,因为只有跟从正确的,才永远是正确的。愿我们能够听得到耶稣的声音,听见真理的声音,因为祂说: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奉基督的圣名!阿们!

 

 

 
 

林大卫牧师(1917-2011),原名林尧喜,广东中山人。父亲林葆恒是林则徐的侄子,曾任中国驻菲律宾、温哥华、泗水领事。林牧师出生于菲律宾,幼时体弱,母亲因而信主,受洗加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并将其奉献与上帝。青年时期献身传道,先后在桥头镇三育研究社、美国太平洋联合大学、华盛顿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神学院学习。归国后任《时兆》总编、中华总会行政秘书。1958年因信仰缘故被囚,1960年被判劳动改造,至1991年始得平反。任上海沐恩堂主任牧师,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常委。1996年退休,至美国与家人同在,继续为主作美好的见证,直到去世。

 
 
 

 

靠信心互相支撑,借见证互相鼓励,等你来关注!

 

相关阅读

 

属灵遗产之一——引言

属灵遗产之二——敬虔的基督化人生

属灵遗产之三——上帝道与耶稣基督的见证

属灵遗产之四——真理观与善恶之争框架

属灵遗产之五——福特与查案审判之争

属灵遗产之六——关于“常”的论争

属灵遗产之七——关于“常”的新观点的引入与当时的教会背景

属灵遗产之八——怀爱伦斥“常”的新观点为撒但的诡计

但以理书中的“常”:路光牧师与林大卫牧师的不同抉择

 

“常”:路光牧师如何对待怀著

 

 

引言

各位弟兄姐妹,各位听众朋友,感谢大家和我们一同回顾《林大卫牧师的属灵遗产》。在最近的几次分享中,我们看到林牧师他的一个最主要的贡献,就在于捍卫本会信仰的根基和柱石;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在与福特博士的论争中所涉及的诸多问题的回应。前面已经谈到福特主要发难的是但8:14以及来9林牧师讨论的问题,也大多集中在这两章。

 

我们之前花了三讲的时间,来讨论与查案审判相关的《但以理书》第八章关于“常”的问题,回顾了“常”的两个解释它的发展、它的经历,以及怀师母对这两个解释所作出的判断、所写的文章。今天我们就来做进一步的探讨,这两个解释带到《但以理书》第八章,究竟各有什么样的结果?而林大卫牧师又是如何捍卫传统的观点?

 

开始祷告

天父,我们满心的感谢赞美主你的恩典!主啊,虽然在善恶之争中间充满着变数,但是主你的圣灵一直是带领。我们感谢林大卫牧师在捍卫复临信仰的根基和柱石上所做的努力。求主在我们今天一同来进一步探讨有关“常”的问题的时候,恳求圣灵亲自的带领。感谢、祷告、恳求,奉基督圣名!阿们!

 

“常”的解释为何重要

复临运动起源于对《但以理书》的研究,特别是《但以理书》的第八章;可以说《但以理书》的第七、八、九章是《但以理书》中的核心。而在这三章中,因第八章对应末世所处的位置,更是重中之重。福特博士专挑第八章来提问,并且质疑并提出反对的意见,抛弃传统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信仰,这就直击复临信仰的根基和柱石。如果说根基垮掉了,柱石崩溃了,那整个复临信仰将是分崩离析、不复存在。所以要捍卫《但以理书》第八章传统的解释,我们的立场就显得非常的重要。

 

怀师母在《善恶之争》第23章一开篇就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但8:14)。这一句话比任何其他经文更可作为复临运动信仰的根基和柱石。”而福特的攻击就直接单刀直入,针对但8:14。我们在今天进一步看“常”这个问题,就需要对但八章有一个整体的把握,然后我们就能看清楚在整体涉及到“常”的经文,它究竟应当是什么意思?

  

回顾但以理书第八章

《但以理书》的第七章是从巴比伦时代开始,一直到新天新地的一个全景图。它不仅展示了从狮子、熊、豹、第四兽(这四个兽代表帝国的更替),而且说明了在第四兽之后,又出现一个小角,在小角的时代出现了查案审判。在审判结束之后,有天父——亘古常在者降临,基督的复临;然后圣徒得国,要侍奉审判者,侍奉祂的国,直到永永远远,这样一个全景图。

 

第八章可以说是第七章的局部放大图。第八章出现了不同动物的符号:公绵羊代表玛代波斯;公山羊代表希腊;在公山羊之后出现的就是小角。从历史上看,这个小角分为两个阶段:异教的罗马和教廷的罗马。也正是在教廷罗马阶段之后,出现了查案审判。大概的过程就是这样。

 

在第八章的异象中非常有趣的是,但以理是一个文学高手,就如同中国(我没有更好的比喻)像苏轼那样的有非常高超的文学技能。他在写《但以理书》的时候,用非常精炼的语言,在每一个用字的方面非常的晰炼。他在讲第八章异象的时候,用了两个不同的词:一个是反映整个面貌的全景的词儿Chazown;另外一个是表现它局部的,从全景图中间截出一段的部分,叫做mareh。全景图是从公绵羊到小角,叫Chazown;而2300日的异象是mareh,是全景图中的一个部分。换句话说,2300日异象的起点和终点,都在这副全景图里面。有此认识非常的重要,因为这样就把但8:14和前面这些经文联合起来了,不然的话它就是独立的。

 

这三个动物所代表的实体,都有一个特点,比方说但8:4:“它任意而行,自高自大。”对上帝的子民们也是极其的残暴、迫害。到第二个兽但8:8:“这山羊极其自高自大”,也有这个特色。到但8:11说小角的时候,它也有同样的特色,什么特征?同样说:“它自高自大”。所以在这三个帝国中间,反映了同样一种自高自大的品质,这个品质是持续着撒但的那种自高自大的精神。特别是但8:10开始说小角:“将些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但8:12又说:“它将真理抛在地上,任意而行,无不顺利。”可见这些兽它们有一个残暴的、毁坏的品质,对上帝的子民一直是打压、抛撒在地,将真理也是抛撒在地。这样就引起了但8:13两位圣者之间的对话。

 

但以理看到这样的情形,可以想象他心中是非常的郁闷:我们知道70年快满了,我们希望早点回去啊。上帝啊,你为什么启示的异象都充满了凶杀?好像上帝的子民始终没有希望,他都不知道该怎样提问。异象结束的时候,但以理昏迷不醒。但8:27于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数日,然后起来办理王的事务。我因这异象惊奇,却无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凭心而论,但以理的心中是非常的郁闷,闷闷不乐,甚至于连提问都提不出来了。怎么会这样呢?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啊?什么时候才有盼头啊?什么时候才能脱离这些自高自大的这些势力的压迫、逼迫和毁坏?我们的希望在哪里?我们的尽头在哪里?

 

但8:13-14两位圣者一次对话,其中一个就问说:“这常和施行毁坏的罪过,将圣所与军旅践踏的异象,要到几时才应验呢?他对我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请大家注意,8:13中所用的异象是Chazown,是一个整体全幅的异象。也就是说从公绵羊、到公山羊、到小角,一直到后来,这个整体的异象什么时候结束?要多长的时间?下面2300日用的异象,是另外的一个词儿。在但8:26“所说二千三百日的异象是真的,但你要将这异象封住,因为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这个2300日的异象用的是mareh,小的异象,是大的异象中的一个部分。在刚才已经说了,既然是大的异象中间的一个部分,那么2300日的起点和它的终点,也就都在这个整体的异象之中。

 

 

传统的复临信徒明白,这个“常”是异教,是因为“常”的基本含义就是“持续”的意思。他们从哪里看出来它是持续的呢?我们刚才已经看了但8:4这个势力——自高自大;但8:8的公山羊这个势力——自高自大;但8:11这个势力依然是——自高自大。米勒尔和早期的复临信徒、先驱们,他们都明白这个“自高自大”是代表异教。无论是玛代波斯、希腊、异教罗马,他们都属于异教,这就是“常”的意思所涵盖的。

 

但是在异教之后,有另外一个势力要兴起,这个势力当时没有别的名字可以来说明它,而是以它的特征。它什么特征呢?就是“施行毁坏的罪过”。对于“施行毁坏的罪过”,无论是新观点的人,还是老观点的人,都同意这个“施行毁坏的罪过”,就代表罗马天主教的教廷。他们的不同意见就在于对“常”有不同的理解。

 

传统的复临信徒们认为,“常”代表继承了撒但这种持续的自高自大的精神的异教,这就叫做“常”。而新的一种意见认为,代表基督在天上持续祭司的服务,这才叫做“常”。当我们把传统的解释带到但8:13-14,就很清楚、很容易的明白这个问题。这个“常”和“施行毁坏的罪过”的异教,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从玛代波斯、希腊到罗马的异教,以及罗马天主教“施行毁坏的罪过”,它们把圣所和军旅践踏的异象,还要多长的时间?持续多久?所以这个提问的问题是对第八章的整体提问。

 

正如前面所解释过的,就是他们的罪过能够持续多久?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答案就是基督复临的时候,才最终将这个沉沦之子、大罪人灭绝。用耶稣脸上的荣光将它灭绝,口中的气将它灭绝。但是这个点——基督复临的时间点不知道啊?这只有天父才知道。所以另外的一位圣者——在希伯来原文里面,用奇妙的数字的这一位——其实就是耶稣(米迦勒),祂回答:“到2300日,圣所就必洁净。”这就给被欺压的军旅、被践踏的圣所带来希望。祂的回答是:到2300日终点的时候,我就开始洁净圣所,开始查案审判,为复临做预备。当查案审判结束,基督就要得到荣耀的国。作为荣耀之国的国王,那个时候恩门关闭,就有公义显露,七大灾降临。在七大灾降临之最后一灾结束的时候——基督复临,将信祂的人复活,身体改变,接到天上。而异教——施行毁坏的罪过——最后的罗马天主教——兽,在最后的阶段,在基督复临的时候,将他们击灭。所以第八章说的就是这么一个问题。

  

 

“常”的传统观点才能解释2300日的预言

我们平时研究2300日的时候,知道它的起点是公元前457年。第八章没有谈起点,这个时间的起点又是从哪里来谈的呢?是第九章。因此说第九章是对第八章的一个局部放大。

 

《但以理书》第七章是全景,从巴比伦时代一直到新天新地。第八章是其中的、一直从巴比伦之后的时代,延续到查案审判的开始,是这一部分的局部放大。而第九章则是2300日到耶路撒冷被毁灭的这一段时期,2300日中间的70个7(其中的490年)再一次的局部放大。所以我们来寻找2300日预言的起点的时候,在第八章是找不到的,因为第八章没有这方面的启示。上帝给了但以理差不多13年的时间,来想第八章的问题,他还是想不通。到第九章,他继续祷告,上帝这时把启示告诉他,把解释告诉他。2300日的前面的一段,70个7(490年),是可以启示给他的。所以,在第九章他就获得了这一部分的解释。而这2300日的起点在第九章的启示中间,又证实在什么时候呢?亚达薛西王出令新修建耶路撒冷,即在公元前的457年,而它的终点就是1844年的10月22日。我们所依据的原则,就是一日顶一年,这里有民14:34结4:6两节经文所确定的原则。

 

 

确定了时间的原则,又怎么才能知道是查案审判呢?《利未记》十六章解释大祭司一年一度进入至圣所,作洁净圣所的工作;而洁净圣所的工作,也就是审判的工作。当大祭司完成了他的工作,从至圣所出来的时候,外面的民众,等候他带出来的祝福。就如同我们今天,在外面等候耶稣在天上进行查案审判;当祂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祂要把福份带给那些等候祂的人。

 

刚才所引述的关于但8:13这个“常”,解释为异教,不仅包括异教罗马,而且包括异教罗马之前的异教希腊和异教玛代波斯,这就是乌利亚·史密斯在他的《但以理书》里面所做出的解释。我们早期的先驱们,他们继承了米勒尔对于“常”的解释的认识,然后把它应用到第八章。所不同的是他们对于在2300日的终点要洁净圣所,对圣所的认识不一样,对洁净的认识也不一样。在圣灵的带领之下,他们获得了圣所的完美的信息,一环扣一环,他们才明白,原来不是基督要用火来洁净地球。地球不是圣所,而这个圣所是天上的圣所,基督要用祂的宝血,涂抹天上圣所中所存留的罪。

 

就如怀师母所说的,“圣所的题目乃是一把钥匙,将一八四四年失望的奥秘开启了。它使人看出一部有系统而彼此关联互相符合的真理,显明上帝的手曾在指引这伟大的复临运动,并且说明上帝子民的地位和工作,藉此向他们指出他们当前的本分。

 

“《但以理书》第八章十四节的预言:“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以及第一位天使的信息:“应当敬畏上帝,将荣耀归给祂;因祂施行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这两处的话都是指着基督在至圣所中的服务和查案审判的工作,而不是指着基督复临来救赎祂的子民,并毁灭恶人。他们对于预言时期的解释并没有错误,只是看错了二千三百日结束时所要发生的事。”这两段话出自《善恶之争》第24章“作中保的耶稣基督”第一段和第二段,我们在此看到,早期的复临信徒,他们解释这个“常”为自高自大的异教,与但以理第8章是非常吻合的,不仅与第11节吻合,与第12节吻合,也与第13节是吻合的。

 

我们再把怀师母《早期著作》“经历与目睹”第183段再给大家读一下。“那时我看到关于《但以理书》八章十二节“常”的问题,看明“燔祭”乃是人的智慧所加添的字,原文是没有的;而且主曾将此段经文的正确讲法赐给那些宣讲“审判的时候到了”的人。什么人在宣讲那审判的时候到了?根据启14:6诠释的这节经文,当然是早期的复临信徒。) 在一八四四年之前,大家团结一致的时候,几乎全体信徒都对”常献的”有正确的看法;但在一八四四年以后的混乱中,有人接受了其它的看法,结果就是黑暗和混乱。”

 

怀著在1850年的11月1日,肯定了早期的复临信徒对于但8:12“常”的解释,就是异教。因为这些早期的复临信徒,他们就是来宣讲“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的人,他们的解释,是正确的解释。“常”这个字不仅出现在但8:11-13,而且出现在但11:31他必兴兵,这兵必亵渎圣地,就是保障。除掉常献的,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早期复临信徒是怎么解释这一段的呢?说这就是公元330年,康斯坦丁将首都迁往康斯坦丁堡,罗马就出现了政治的真空,这就为后来教廷进入政治舞台留下了空间。

 

这个“常”被高举(这个词不应该翻译成“除掉”,希伯来文应该翻译成“高举”)。它不是仅仅把异教除掉就完事了,而是给它改头换面;不但清洗了异教的殿宇什么的,而且把它改为基督教,这才是真正的把它高举,把异教换了一个更高的面貌,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异教现在以基督教的形式出现,原来拜女神,现在拜玛利亚;原来拜那些各样的天神,现在拜使徒等等。甚至于连原来拜太阳神的太阳日,现在也成为教会的新的日子,这个就叫作“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你要是去看《以西结书》第八章的话,那么这里面就有上帝让以西结看到,有人居然拜日头,行大为可憎的事情。

 

所以把异教改头换面,甚至于拜日头,这就是“设立那行毁坏可憎的”。这和但7:25“想改变节期和律法”是一致的。而这件事情的完成,不仅仅只是教会这么简单,但11:31说:“他必兴兵”。他有武装了,哪个武装呢?在公元496年,法兰克王Clovis皈依天主教,而508年就是标志性的一年,法兰克的军队受制于罗马天主教的教廷。之后我们就看到,这支军队替罗马天主教东征西讨,拔掉了最后的三个异教,一统当时的天下。最后一个钉子是在公元533年汪达尔被拔除。所以才有公元538年,罗马天主教成为欧洲的政治和宗教的盟主,取代了之前罗马帝国的皇帝的地位,甚至还高过他。

 

所以对于“常”传统的解释,不仅有《圣经》的支持,而且在但11:31里有历史的应验,都说明传统的解释是正确的。不仅如此,“常”这个词还出现在12:11-12从除掉常,并设立那行毁坏可憎之物的时候,必有一千二百九十日。等到一千三百三十五日的,那人便为有福。”这两个时间点,它究竟从哪里开始算起呢?这个时间点就是从刚才所说的508年“他必兴兵”的时候算起。508加上1290,就到了1798年,这就是异教罗马和教廷罗马他们能够称霸的时间,到1798年就结束了。所以但12:11也适合传统的解释。

 

等到一千三百三十五日的,那人便为有福。”是哪一年呢?508年加上1335年,就到了1843年。这个时候基督要进入至圣所,开始查案审判;这时候的人要等候基督的复临,所以是有福的。这一点也在历史上应验了。

 

 

总结

传统的解释依然屹立不倒,以至于《本会圣经注释》在对但12:11解释的时候,有这样的一段话:“那些认为“常献的”是指异教的人(见但8:11的注释),从1798年里减去1290得出508,他们认为这一年所发生的事件,包括法兰克王Clovis 皈依罗马教,战胜哥特人,看作是罗马教在西方确立最高地位的重要阶段。那些认为‘常献的’是指基督在天上的圣所长期担任祭司的工作,以及在福音时代,对基督真正崇拜的人,尚未对本节做出满意的解释,他们认为这是今后需要研究加以阐明的《圣经》章节之一。”

 

在此可以看出,《本会圣经注释》虽然倾向于新的解释,新的观点;但是在碰到这种具体的,特别是但12:11这样的经文解释的时候,也不得不承认传统观点的解释比较贴切,而新观点只给你开出一张可能永远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

 

今天的回顾学习,让我们看到传统的解释是何等的一贯,又是与《圣经》何等的贴切。虽然先驱们并不知道这两个异象,《希伯来书》里面这两个异象的字的用法是不一样的,可是他们的解释却是那样的完美,以至于当时的会长但以理斯想更改史密斯的书的时候发现,实在也是没有办法改。因为它内在的一致性非常的严谨,近乎完美,有历史的事件,有《圣经》的支持。所以他最后也就只好罢手,不去改它。

 

让我们从今天的学习和回顾中得到鼓舞,我们传统信仰的根基和柱石是经得起考验的。

 

结束祷告

天父,我们感谢赞美主!主啊,我们感谢你,是你的圣手引导了复临运动,并且将我们信仰的根基,与圣所的道理密切相关的关键环节,带领我们的先驱,让他们对《圣经》作出正确的解释。主啊,我们在这末世,在信仰混乱的时候,愿主坚固我们,因为只有跟从正确的,才永远是正确的。愿我们能够听得到耶稣的声音,听见真理的声音,因为祂说:我的羊认得我的声音。奉基督的圣名!阿们!

 

 

 
 

林大卫牧师(1917-2011),原名林尧喜,广东中山人。父亲林葆恒是林则徐的侄子,曾任中国驻菲律宾、温哥华、泗水领事。林牧师出生于菲律宾,幼时体弱,母亲因而信主,受洗加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并将其奉献与上帝。青年时期献身传道,先后在桥头镇三育研究社、美国太平洋联合大学、华盛顿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神学院学习。归国后任《时兆》总编、中华总会行政秘书。1958年因信仰缘故被囚,1960年被判劳动改造,至1991年始得平反。任上海沐恩堂主任牧师,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常委。1996年退休,至美国与家人同在,继续为主作美好的见证,直到去世。

 
 
 

 

靠信心互相支撑,借见证互相鼓励,等你来关注!

 

相关阅读

 

属灵遗产之一——引言

属灵遗产之二——敬虔的基督化人生

属灵遗产之三——上帝道与耶稣基督的见证

属灵遗产之四——真理观与善恶之争框架

属灵遗产之五——福特与查案审判之争

属灵遗产之六——关于“常”的论争

属灵遗产之七——关于“常”的新观点的引入与当时的教会背景

属灵遗产之八——怀爱伦斥“常”的新观点为撒但的诡计

但以理书中的“常”:路光牧师与林大卫牧师的不同抉择

 

“常”:路光牧师如何对待怀著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福音中国学习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