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第十六章 因信称义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第十六章  因信称义


GO

1888年之前
怀爱伦没有能参加1886年的总会会议,因为她当时还在欧洲,刚刚结束对意大利多雷佩利斯的第三次访问。但是她知道,当时一些处于领导地位的教友对加拉太书很感兴趣。
“那一次大会〔1886〕的情况,”她写信给G.I.巴特勒,“很久以后,才向我介绍。”(《怀爱伦书信》1888年21号)
记录很少!但在1886年巴特尔克里克总会会议期间,有一群领导者在讨论加拉太书中的律法问题。(《信息选粹》第三册,第167页)。在她写给巴特勒的信中,她说道:
 
我的向导当时有许多事情要说,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讲的话严肃认真……
他伸手指着瓦格纳医生和你,巴特勒长老,说了下面这样的话:“你们两人都没有得到关于律法的全部亮光;两人的看法都是不完善的。”(《怀爱伦书信》1888年21号)
 
在另一篇关于这次经历的记述中,她讲述了她在欧洲时,在异象中所看到的1886年战溪街总会会议所发生的事情:
 
两年前,耶稣很伤心;他的圣徒们伤害了他。上帝指责粗野无礼的人,他要求兄弟姐妹之间要同情、要仁爱。(《怀爱伦文稿》1888年21号) 
 
在加拉太书3:19中,使徒保罗写了律法“原是为过犯添上的”,在第24节中写到,“律法是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保罗的这段话,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中争论了两年,要弄明白他指的是哪个律法。
对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信徒来说,这并不是一个新的题目。J.H.瓦格纳在他于1854年由《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出版的书籍《上帝的律法:两约证言考》中认为,第19节中的“为过犯添上的”的律法和第24节中的“训蒙的师傅”是道德上的律法,而不是仪文的律法。他采纳了有争论的看法,认为在加拉太书中“没有一次陈述”,“谈到正式的或者利未记的律法。”(第24页) 
反对以星期六为安息日的人,常常引用加拉太书中的话,诸如“律法的咒诅”、“训蒙的师傅”、“轭的挟制” 等,以支持他们认为,律法在十字架上被废了的观点。针对这个论点,早期的安息日信徒解释说,保罗所指的是在基督被钉十字架时所成全了的仪文律法。
按照乌利来•史密斯的说法,“怀姐妹……在异象中看到有关这个律法的问题,她立刻写信给J.H.瓦格纳,指出他关于这个律法的看法是错误的,”这本书从书店的书架上被撤了下来(乌利来•史密斯写给W.A.麦克卡特卿的信,1901年8月6日)。这件事平息了好几年。后来,问题又提出来了:要弄清楚怀师母的劝勉究竟是有关该书中的教义,还是针对发表有争议的观点一事?
 
在1880年代中期,《时兆》的副编辑兼希尔兹堡的圣经教师E.J.瓦格纳(J.H.的儿子),被帐篷大会上宣读的一篇怀爱伦的致词感动了。他好像看到了十字架上的基督为他的罪孽而牺牲。他决心深入研究这道救赎的真理,这道应当广为人知的真理。(R.W.施瓦兹《余民擎光者》第185页)
1886年总会会议的期间,在异象中把爱伦带到战溪街会堂的那位指导天使宣称:
 
“上帝的律法和公义的福音还要发出许多光亮来。若会其真义,并靠着圣灵宣扬,这道信息所发的荣光将照亮大地。伟大的决定性的问题将会被带到每一个国家、每一种语言和每一个民族面前。将会有一种力量,与第三位天使信息最后的工作相伴,使公义的日头照亮大大小小的生命之路。”(《怀爱伦文稿》1888年15号。〔参见A.V.奥尔森《危机十三年》第305页〕)
 
对于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来说,1888年,在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召开的总会会议,和此前的牧师研习班,会使他们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信称义的信息”和随着它的提出而产生的相当大的阻力。在我们回顾怀爱伦在那次至关紧要的会议上的工作这段历史之前,要考虑一些背景问题和及其发展:
1.当我们回过头看,虽然“因信称义”这个主题被看作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它仍只是引起参加在明尼阿波利斯举行的总会第二十七次年会,和此前召开的牧师研习班的代表们注意的许多紧迫的事情之一。
2.其它的事情还有:新的使命,新的教会,派传教士船(皮特克恩)去南太平洋,为那里的教会工作的计划
3.因此,在明尼阿波利斯的神学讨论方面情形,主要来自怀爱伦文稿和几位与会者的回忆录。
4.至于确定立场,在神学立场上,没有作出正式的表决。
 
明尼阿波利斯所发生的事
“我是凭着信心,才冒险穿过落基山,”怀爱伦写道,“去参加在明尼阿波利斯举行的总会会议。”(《怀爱伦文稿》1888年24号)
由于受到很大的挫折,她在她希尔兹堡的家里病倒了。“我感觉自己好不了了,”她后来写道。“我甚至连祈祷的力气都没有了,也不想活下去了。安息,只有安息,才是我所期望的——静静地安息。当我不安地躺了两周后,我希望谁也不要代表我,恳求王权的怜悯。当出现危机的时候,我的想法是,我会死去。这是我的想法,但这并不是天父的意愿!我的工作还没有做完。”(《怀爱伦文稿》1888年2号)
她记起她丈夫临死前,她在他床前发出的庄严誓言——立誓“使仇敌沮丧,不断地认真地向教友们发出呼吁”(《怀爱伦文稿》1888年21号)。现在,她决心这样做。
当她把自己置身于责任的道路上时,主便给了她力量和恩典,能在人前作见证。日复一日,她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有力量。
10月2日,她在萨拉•麦因特菲和威利的陪伴下,与一些朋友和教牧人员伙伴,一同登上了东去的列车。使她感到失望的是,由于体力减弱,在去明尼阿波利斯的旅途中,她大部分时间要躺在卧铺车箱的床上。她既不能编织毛衣,也不能到其它车箱和别人交谈,但她看了一些报纸。
10月10日,星期三的上午,她们到达明尼阿波利斯;爱伦、威利和萨拉受到了一流的接待。
总会会议将在新建成的明尼阿波利斯教堂举行,于10月17日,星期三晚上开幕。在会议之前,要举办一个为期一周的牧师研习班。举办这期研习班的计划,是8月7日《评论与通讯》发出举行总会会议的通知之时才有的。巴特勒写道:
“一些处于领导地位的教友建议,在今年总会会议之前,举办一个研习班;并且提出了许多有说服力的的理由”(《评论与通讯》1888年8月28日)。一周后的《评论与通讯》公布了确定的研习班计划。巴特勒补充道:
        
我们不能宣称研习班的日程进行了精密的安排,或者会要特别考虑什么主题……用一周时间授课,来讲教会和区会工作重要的特点;冷静地思考和仔细地研究经文中有疑惑的问题;虔诚地追随上帝寻求属天的智慧,将会使大多数人得到很大的好处。(同上,1888年9月4日)
 
W.C.怀特就是这些建议举办研习班的“处于领导地位的教友”中的一位,看来他还有一些更具体的想法。
在1886年的会议上,提出了“《加拉太书》中的律法问题”;还有“但以理书第七章中的兽、十角与十王”究竟指什么的问题。对于这些问题,《时兆》编辑E.J.瓦格纳和A.T.琼斯的观点与普遍持有的,特别是巴特勒和史密斯所持有的传统的观点相冲突。
玛丽当时病得很厉害,住在圣赫勒那健康休养所。怀爱伦在写给她的信中说道:
 
史密斯和巴特勒长老很不愿意有人对加拉太书中的律法说三道四,但我看,这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必须把圣经当作我们的标准,勤勉地从中探索真理的信息和证据。(《怀爱伦书信》1888年81号)
    
史密斯在报导研习班开始的文章中说道:
 
到目前为止,在进行圣经与历史性考查时,要讨论的主题有:对于十王的历史观点,基督的神性,死伤医好,因信称义,如何把握灵巧象蛇的尺度,预定论。肯定还会有其它主题会提出讨论。(《评论与通讯》1888年10月16日)
 
有关研习班一开始所进行的活动,他是这样写的:
昨晚七点三十分,哈斯克尔长老对于信息在国外传播的工作,发表了令人振奋的讲话。今天(11日)上午九时,A.T.琼斯主持了圣经阅读会,谈了第三位天使信息工作的进展,提出了忠心献身是我们工作顺利推进的基础。(同上)
 
史密斯在第二天写的社论报导中,告诉《评论与通讯》的读者,研习班于10月10日,星期三下午2:30开幕的时候,大约有100名牧师参加。巴特勒抱病在战溪街,未能赴会;S.N.哈斯克尔被选为会议主席,F.E.贝尔登被选秘书。
每天的日程排得满满的,早晨7:45开始祈祷集会,然后持续一天,直到晚上。
上午10点和下午2点半的会议,由A.T.琼斯考查十王的问题。下午4点,E.J.瓦格纳(按立牧师兼医生),根据安排,组织读经。他们履行教会领导人的职责。
史密斯报导:
 
怀姐妹出席了会议,她的健康状况很好,精力充沛。教友们对于巴特勒长老因病不能出席,感到非常失望和遗憾!在他们祈祷的时候,热诚地提到他。这次有望开成一个很有成就的会议。(同上)
 
当怀爱伦在星期四清晨祈祷集会上讲话时,她惊讶地发现,听众中有很多新面孔。自从她参加在落基山东部举行的总会会议以来的三四年间,已经有许多新的教牧人员加入进来。
在写信给住在健康休养所的玛丽,告诉她关于研习班的情况时,她写道:
 
今天(10月12日,星期五)九点钟的时候,我向会议宣读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并且给我们的教友作了很直白的见证。这在他们中间产生了很好的效果。
巴特勒长老给我写了一封长信,这是谴责和控告我的一份非常奇怪的东西。但这些事情不能动摇我。我认为,我来参加会议是我的责任。我对将来毫不担心,只是努力履行我今天的职责。(《怀爱伦书信》1888年81号)
 
巴特勒口授了一封39页的信。在信中,他讲到许多事情;他把自己长达五个月的患病的主要原因,归咎于怀师母对于处理加拉太书中的律法问题所给的劝勉方式。虽然,瓦格纳的观点与巴特勒和史密斯的观点相冲突,她却没有谴责瓦格纳。
总会主席多年来忠诚地支持怀爱伦,现在却写信“谴责和控告”她,这是令人沮丧的事情!这反映了对于上帝通过他的信使传递给他的子民的信息持消极态度的势力加大。
10月12日,星期五晚上的仪式,教牧人员中乌云密布。怀师母写道:
安息日仪式开始的时候,〔尤金〕法恩斯沃斯长老发表了令人忧伤的演讲,讲述了我们当中有人非常不道德和贪腐的行为;并且仔细讲述了我们当中有人背叛。在他的演讲中,没有光亮,没有令人欢欣的事,没有精神鼓舞。只在与会代表中散布了一股忧伤。(同上)
 
她参加了安息日下午的会议;她利用这个机会,试图把形势扭转过来。她写道:
 
昨天,是我们会议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史密斯长老午前讲了最近的趋势。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演讲,很及时!下午,我讲了约翰一书第三章。
“你看父赐给我们是何等的慈爱”等。主赐福于我,让我把要讲的讲出来;我在给教友们讲述上帝的爱的重要性时,试图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发挥自如,让忧伤到一边去。
这给人们产生了非常快乐的效果。信徒和不信教的人得到见证,上帝在他的话中给他们赐福。从这时开始,他们不再只看到阴暗面,谈论撒但的威力;而是谈论善行、仁爱和耶稣的怜悯,更多地赞美上帝……
主给我的证言是要我鼓舞人心。我自己的心灵也得到了赐福,光亮在黑暗中跳跃。(同上)
 
10月15日,星期一,在研习班快结束时,E.J.瓦格纳介绍了加拉太书中的律法这个主题。在总会会议上研究圣经时,讨论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从第二天起,瓦格纳强调因信称义。他颇有学者气质,温文尔雅,严肃认真;他的论点很有说服力。10月22日星期一,正好是开始他的研究一周后,他为《时兆》的读者写了一篇报导,报导在研习班上和总会会议上所取得的进展。在写完头几天圣经研究时介绍的主题后,他报导说,接下来是“与因信称义这个总的主题相关的律法和福音。”
  
这些主题已经唤起所有与会者深切的关注;会议至今,每天要花一个小时继续他们的研究。(《时兆》,1888年11月2日)
 
他的听众大多同情受到普遍爱戴和尊敬的乌利来•史密斯。许多人站在缺席的巴特勒这一边。因为怀爱伦是很宽容的,希望看到能公正地讨论基督和他义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人们便以为,她受到了瓦格纳的影响。怀爱伦予以否认,声明道:
 
我没有与我的儿子W.C.怀,与瓦格纳医生,或者与A.T.琼斯长老交谈过这个问题。(《怀爱伦文稿》1888年15号〔参见奥尔森《危机十三年》第305-306页〕)
 
所有的人都能看到,她认真地听瓦格纳的讲解。在会议结束后,她所写的回顾中,她说:
 
当我对我的教友们说我是第一次听到E.J.瓦格纳长老的观点时,有些人不相信。我说我听到了宝贵的真理,我可能全身心地回应。上帝的圣灵岂没有将这些伟大荣耀的真理——基督的义和他为人所作的彻底牺牲,深深地印在我心中吗?这个主题不是在证言里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提到吗?当主把传播这个信息的重担给予我的教友们时,我觉得对上帝的感激是不能用言语来表达的,因为我知道,这是这个时代的信息。(《怀爱伦文稿》1888年24号〔参见《信息选粹》第三册,第172页〕)
 
有趣的是,人们注意到,怀爱伦有几次说道,她不能接受瓦格纳医生的某些观点。对于这一点,当大会接近尾声时,她在11月1日写道:
 
瓦格纳医生对经文的一些解释,我认为不正确。但是我相信,他的观点是绝对诚实的;我会尊重他的感情,把他当作绅士基督徒……
谴责瓦格纳医生的观点通通是错误的,这是非常危险的。这只会使敌人感到高兴!当这位医生向我们提出基督的义和律法的关系时,我看到了真理的美。(《怀爱伦文稿》1888年15号〔参见奥尔森《危机十三年》第302页〕)
 
很自然地,关于明尼阿波利斯所发生的事情的报导,日复一日地送到了战溪街病榻上的巴特勒的手中。他所听到的,使他不能平静;他发了一封电报给大会,“要守住老的路标。”这引起了对于瓦格纳的观点猛烈的抵抗。会后不久,怀爱伦发表了她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
 
在明尼阿波利斯,上帝把新的背景下宝贵的真理的精华给了他的子民。这来自天庭的光被一些人顽固地拒绝,就像犹太人拒绝基督时表现的那样;有许多人在谈论,要守住老的路标。
但是,有迹象表明,他们并不知道老的路标是什么!圣经中虽然有向人心说话的证据;但是人们的思想是僵化的,把亮光的入口堵住了,因为他们已经判定,移动所谓的“老的路标”是一种危险的错误;但事实上,并未将老的路标挪动分毫!真正的问题是,他们对什么是老的路标存在扭曲的看法。(《怀爱伦文稿》1889年13号〔参见《给作者和编辑的勉言》第30页〕)
 
然后,她列举了她所认为的“路标”。她所列举的,当然是复临运动独特的特征。她没有把信仰的柱石,诸如圣经的权威、洗礼和因信称义……这些在1844年的复临运动之后为早期信徒所公认的内容列进去。她列举的是洁净圣所、三位天使的信息、安息日的重要性和灵魂并不会不朽。
她说:
 
所有改变“老的路标”的这叫喊声,完全是虚构的。
当前,上帝定意他的圣工中要有新的推动力。撒但看到了这一点,他决心要阻止。他知道,如果他能欺骗宣称相信现代真理的人,〔使他们相信〕上帝为他的子民所定的,就是要他们以最坚定的热忱,抵制移动老的路标。若能这样,撒但就会因使他们相信了他的诡计而狂喜。(同上〔参见《给作者和编辑的勉言》第30-31页〕)
 
四十年前,当教会的先驱者们在一起研究教义时,怀爱伦在场。当她在1892年写这件事的时候回忆道:
 
我们带着心灵的重负聚到一起,祈祷我们能在信心与道理上合而为一;因为我们知道基督是不可分割的。每次把一个问题作为研究查考的主题。我们怀着敬畏之心打开圣经。我们常常禁食,以便处于更适合明白真理的境地。虔诚地祈祷后,如果有什么问题不理解,就会拿出来讨论,每个人自由地发表自己的见解;然后大家又跪下来祷告,以期虔诚的恳求到达天庭,求上帝帮助我们达成一致的看法。这样,我们就会像基督和圣父一样合而为一。我们的眼睛常淌下热泪。
我们以这样的方式,一查就是好几个小时;有时会整晚严肃地查考经文,以便能明白给我们的时代真理。有时,圣灵会降临到我的身上,按照上帝指引的道路,难点得到澄清;我们的观点变得完全一致。我们所有的人都拥有同样的心志。
我们最孜孜以求的是,不能曲解经文以迎合任何人的看法。为了尽量减少分歧,我们不在一些不太重要但又有不同的见解的问题上耗费精力。但是,每个人心中的负担是要在教友中实现一种境界,可以回应基督的祷告,他的信徒完全可以合而为一,如同他与父合而为一一样。(《给传道人的证言》第24-25页)
 
但是,明尼阿波利斯的情况却不是这样的!那里的领导人不打算使分歧“尽可能地小。”两年以来,加拉太书的律法问题一直郁积着;一提起这件事,就会引起痛苦和指责。
焦点是第三章的第24节,“这样,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至于信的人因信称义,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中并无争议;尽管这至关重要的真理在当时不幸被忽视了。如同J.H.瓦格纳在1854年写下这个主题时一样,1888年,尖锐的观点分歧在于,被视为“训蒙的师傅”的律法是道德的律法,还是仪文律法?这样两件事被结合到“律法和福音”一起研究。如果一个题目在痛苦的争论中受到损害,两者都要受到影响。仇敌就是要利用这一点!
使问题变得更加复杂的是,加拉太书的律法讨论后,紧接着是对于匈奴(Huns)和阿勒曼尼人(Alemanni)(参见但以理书7:20)的痛苦而长期的争论;主要的教牧人员分别加入争论双方,引起强烈的对抗。
随着会议的进展,与会者的立场变得很明晰。怀师母非常关注,对于这些尖锐强硬的情绪,感到非常痛苦。对于因信称义本身,她没有什么说得太多!她所强调的是,教友中的宽容和团结的重要性及基督徒姿态的表现。她说:
 
对一些问题有不同的看法,是产生尖锐而强硬的情绪的理由吗?要让妒忌和邪恶的猜度和想象、邪恶的怀疑、憎恨和嫉妒登上心灵的宝座吗?所有这些都是邪恶,只是彻头彻尾的邪恶。能给我们帮助的,只有上帝!让我们用更多的时间来祈祷,用健康的精神来探索经文,渴望了解和愿意纠正,或者从我们可能犯的错误中醒悟过来。如果耶稣在我们当中,我们的心被他的爱所软化,我们将开一次我们所参加过的最好的大会。(《怀爱伦文稿》1888年24号〔参见《信息选粹》第三册,第166页〕)
 
怀爱伦感到,她已经尽力把主提供给她的信息介绍给了大家;她想要悄悄地退出大会(同上)。但她发现,这不是上帝的计划。作为上帝的信使,她不能放弃她参加这次会议的责任。
她没有放弃,她留下来了。
在会议结束前,她演讲了差不多20次,发出省察内心的呼吁。以前,她从来没有这样大胆地对这些肩付重任的教牧人员说过话。
在写给玛丽的一封信中,她说道:
 
我们不知道前途怎样,但是我们感到耶稣在掌舵,我们不会翻船!尽管在我们的民众中间,出现了两派从未有过的最激烈、最不可理解的争论,我仍然充满勇气和信心。这件事在信中讲不清楚,除非我写很多很多页;所以我最好不写了。(《怀爱伦书信》1888年82号;用斜体字印刷)
 
会后不久,她把这件事写下来了,写了一篇26页的陈述——“回顾明尼阿波利斯会议”(《怀爱伦文稿》1888年24号)。这篇陈述的主要部分收入《信息选粹》第三册,第163-177页。
在这封写给玛丽的信中,有几种表达,似乎很清楚。当明尼阿波利斯会议结束时,局面不明朗;要看每个牧师的心里的决定。事态的发展,只有当每个人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明确之后,才能看出。
 
回顾明尼阿波利斯会议
1.关于确定的态度,没有对所讨论的这个神学问题采取正式的行动。大家对因信称义这件事的态度的各不相同。琼斯在1893年是这样简洁地描述的:“我知道有些人接受了;有些人完全拒绝了……还有些人中间派”(《全球总会公报》1893年,第185页)。怀爱伦和其他人证实了这一点。从可查的记录来看,无法确定这三组人各有多少人。
2.那种认为总会以及本会在1888年拒绝了因信称义信息的观点,是没有根据的。这种观点的出现,是在明尼阿波利斯会议结束后的40年和怀师母逝世后的13年。当时的记录未提到教会拒绝因信称义。怀爱伦也没有任何支持这种观点的论述。
3.认为本会拒绝了因信称义的观点,是在怀爱伦提到某些人持否定态度的背景下提出的,即琼斯上述报告中提到的“有些人”。倒是在会议之后,有大量福音工场的历史记录表明,“因信称义”在当时得到了普遍拥护。
4.有人指出,明尼阿波利斯会议,标志着怀爱伦关于律法和福音的教义发生了显著的改变。虽然明尼阿波利斯将“被忽视了的真理”推到前面,受到重视;但她的教导并没改变!这一点可从收录于《信心与行为》的122页的小册中得到证实。该书19篇文章中,有6篇写于1888年以前,13篇写于明尼阿波利斯会议之后。
5.“因信称义”固然是极其重要的真理,但明尼阿波利斯总会会议的经历,好像被强调到了过分的程度。J.N.拉夫伯勒撰写了教会历史的头两本书,《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兴起和发展》(1892年),和在1905年进行了修订和扩充的《伟大的复临运动》,都没有提到这次会议和这件事情。不错,他没有参加这次会议。但是,如果这件事在他写作这两本书的时候那么重要,他是不可能视而不见的!在1915年出版的《怀爱伦自传》中,没有提到1888年的总会会议。
可能在1888年大会后,教会和教会领袖对于琼斯和瓦格纳的真正的态度最好的注解,是在此后的十年中,邀请他们两人在总会会议期间,主持圣经研讨会。我们应该想到,总会委员会是负责筹划总会会议、挑选发言人的机构。教会组织,有许多能干的传教士。以下是历史记录:
1889年,琼斯主持8:00的日常圣经学习,并且讲因信称义。瓦格纳也在会上讲话。
1891年,总会的公告里记录了十七次圣经学习。瓦格纳主讲了十六次。
1893年,琼斯连续讲了24次圣经课。这是全球总会公报公布的。
1895年,记录琼斯连续讲了二十六次圣经课。
1897年,瓦格纳讲了十九次圣经课,琼斯讲了11次。一个人连续在上午讲,另一个人连续在下午讲。公告的大部分内容,是报导他们的三十次圣经学习。
1899年,瓦格纳讲了三次课,琼斯讲了七次。
很清楚,不管是教牧人员,还是平信徒,都尊敬和赏识他们;并且从他们对圣经热心的布道中得益!正是通过他们,明尼阿波利斯会议才得到光照。还有一点也很清楚,他们得到史无前例的机会,来介绍他们感觉有负担的任何信息。
1897年,琼斯被选为《评论与通讯》的编辑;他担任此职达四年之久。在此次会议期间,史密斯已退居第二位,担任次职,是编辑人员。
 
 
上帝的最伟大的恩赐——基督和祂的义
一个有着四十年历史的组织中的任何人,曾或多或少在一起祈祷数小时,认真地研究圣经,寻求明白上帝的旨意,急切地盼望救主速速复临,投身于上帝的圣工,奉献资财以加速圣工的发展,相信他们自己是“余民教会”,出版了成千上万页的宣言,宣布他们的信仰,他们中怎么会有人不接受默示的“因信称义”的信息呢?
会有相信的,相信的确实大有人在!
但是,有人提出,因为怀爱伦容忍并希望看到对于基督和他的义的公平讨论,她是受到了瓦格纳长老的影响。
她对此予以否认:
    
上帝的圣灵,岂没有将这些伟大荣耀的真理——基督的义和他为人所作的彻底牺牲,深深地印在我心中吗?这个主题不是在证言里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提到吗?当主把传播这个信息的重担给予我的教友们时,我觉得对上帝的感激是不能用言语来表达的!因为我知道,这是这个时代的信息。(《怀爱伦文稿》1888年24号)
 
“因信称义”——难道这不是改革宗信仰的核心吗?难道这不是与罗马天主教会决裂的根本原因吗?这不是由路德、加尔文和卫斯理大力提倡的吗?这难道不是由大多数新教会众所拥有的一种“不言而喻”的基本道理吗?这难道不是与第三天使信息有相同意义的“现代真理”吗?因此,在世界传扬警告的信息时,人们可能不会把这个题旨提到最显著的位置,以引起人们的注意吗?
当早期的复临信徒在捍卫第七日安息日的时候,为了强化他们的立场,强调律法的永恒和十条诫命的权威,结果被控,要藉助行为或顺从律法而得救。为了绕开这种指控,他们力图证明,那“钉在十字架”的律法乃是仪文的律法,而道德的律法依然有效力。但是保罗所教导的是,罪人的得救不是靠守律法!无论是道德的,还是仪文的律法;罪人得救是凭着信心!在明尼阿波利斯这个由琼斯和瓦格纳,并得到怀爱伦大力支持的美妙的道理,使大部分的听众激动不已!他们继而把它传给了各处的教会。
在总会会议后,怀爱伦怀着复杂的情感,从明尼阿波利斯去战溪街。她的心因“基督——我们的义”这宝贵而再生的真理而欣喜。然而,她有一点担心,她在思考,战溪街的领导人的态度会如何?人们的眼睛在望着他们!她不需要等待很久,就能得到答案。
当她受到邀请,在她到达后的第一个安息日在教堂讲话时,她希望当地的长老们也邀请A.T.琼斯讲话。他们答复,要与乌利亚•史密斯商量。
“那就赶快商量吧,”她回答说,“因为时间很宝贵,有信息要传达给这里的人们,主要求你们敞开道路。”(《怀爱伦文稿》1889年30号)
现在很清楚,那些被明尼阿波利斯复活的光点燃心灵的人,要围绕长期住在战溪街的一些领导人的偏见而工作;并且把信息传到教会,即使是教会的报纸《评论与通讯》,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多少帮助!
怀爱伦和A.T.琼斯确实把这个信息带到了教会。他们两人开始在战溪街教堂的讲道坛上传播。在未来的几个月里,按照事情的正常秩序,地方区会举行了各种各样的会议。而且,通过总会委员会的特别安排,在春天和夏天举办了三个研习班。
当春天和夏天在全国各地举行会议时,怀师母和琼斯组成一个队,一起工作。确实,通过介绍因信称义,产生了丰硕的成果。
 
巴特尔克里克显著复苏
这一年晚些时候,在巴特尔克里克取得了真正的突破。J.O.科利斯(Corliss)、琼斯和怀爱伦开始了祈祷周会议。计划从12月15日到22日,但持续了一个月。当祈祷周开始的时候,怀师母由于当时很衰弱,不敢离开疗养院。所以,她在那里开始了对医生、护士和疗养院其它工作人员的工作。琼斯和科利斯在教堂、出版社和学院主持会议。怀爱伦在《巴特尔克里克》上报导:
 
祈祷周和此后举行的复苏仪式,在巴特尔克里克教会产生了很好的效果。A.T.琼斯、科利斯和其它长老积极参与引导会议。论述的主要题目是“因信称义”。这个真理对于上帝的子民来说,犹如雪中送炭!上帝的这个活生生的圣谕带给人们新的宝贵的信息。(《评论与通讯》1889年2月12日)
 
会议白天在学院、出版社和疗养院举行,晚上在教堂举行。怀爱伦还抽时间,对一些家庭进行私人访问。
她在一篇登载在2月12日的《评论与通讯》上报导“胜利的经历”的文章中说道:“愿把在巴特尔克里克开始的有效的工作推向前,推向上,直到使每个灵魂圣化、纯洁、高雅,适合天堂的天使社会!”但是,这个愿望并没有得以实现;因为有些参加明尼阿波利斯会议,并且抵制过所赐的亮光的人,还在阻挠!回应信息的决定是个人性的,有些人作出了错误的决定。
怀爱伦来来往往地在各处奔走,传送着希望和信心的信息。如:纽约、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布鲁克林、得梅因、芝加哥、南兰开斯特、希尔兹堡、奥克兰。
她不屈不挠的勇气和决心的典型事例,是她去宾夕法尼亚州威廉斯波特参加帐篷大会的故事。那种事发生在“在大坝决口那天”后的几天。决口引发了有名的“约翰斯敦洪水”。
 
威廉斯波特帐篷大会
5月30日,星期四晚上,怀爱伦在萨拉•麦因特菲的陪同下,在战溪街登上火车,去宾夕法尼亚州威廉斯波特。帐篷大会将于6月4日星期二,在那里召开。因为下着大雨,火车开得很慢。她们本来计划于第二天下午5:00到达威廉斯波特,但是很快发现,这个目标无法实现。“约翰斯敦洪水”把桥梁卷走了,道路也冲坏了。当她们到达纽约州埃尔迈拉,别人劝她们放弃这次旅行。
但是,不仅怀爱伦是不容易被劝阻的,萨拉也是这样的人。她们决心走得尽可能的远,希望所听到的关于旅途的情况是夸大了的。在离威廉斯波特大约40英里(64公里)的坎顿,由于路基冲坏了,她们的车箱进入了旁边的铁轨;她们在一个旅馆里度过了安息日。她们决心到达目的地。爱伦和萨拉商量,要寻找出路,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她们。她们乘马车走了一段路,步行了一段路。这40英里的路,她们绕路走了四天。她在1889年6月30日的《评论与通讯》的一篇报导中描述了这段令人恐惧的冒险经历。让人感到有趣的是,那种支撑她体力的方式。她报告说:
 
我们不得不步行数英里。我还能走,这简直是个奇迹!我的两个脚踝数年前骨折了,后来一直没有力。在离开战溪街去堪萨斯州之前,我扭伤了一个脚踝,不得不拄了一段时间的拐杖;但是在这紧急时刻,我根本感觉不到无力或者不方便,安全地通过了那些崎岖湿滑的石块路。
 
有一个地方,她们等了三个小时,因为在她们要去的地方要做一个筏,把她们旅行用的马车,摆渡通过一个湍急的河流。用一只小船拉着这个筏,让马游过河;而两个旅行的妇女则划船过河。然后,她们驾着马车继续赶路。毁灭使爱伦想到在最后审判日会出现的情况,鼓舞她更勤勉地准备着这一天的到来。她登载在《评论与通讯》上的报导用这些话结束:
 
星期三下午三点,我们到达了威廉斯波特。这次旅途的经历和焦虑,使我整个身心都极度疲惫;但是我们非常感激,我们并没有遇到很大的麻烦!主保护了我们,使我们免受这一路的危险,旅途通达。
 
当她们到达威廉斯波特镇的时候,她们被告知,露营地被水淹了,帐篷也拆了。事实上,她们发现,帐篷已经被移到高地上,会议正在进行。
虽然赴会的旅途很困难,但是会议的进展却很顺利。怀爱伦写道:
 
主在威廉斯波特有工作要我做。我能够自如地发挥,对在那里参加会议的弟兄和姐妹们讲道。他们对于主给他们的信息没有怀疑和抵触的情绪。我觉得,对那些心灵没有歧视和恶意猜度障碍的人讲道,是一种特别的待遇!我的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尽管我疲惫不堪;我不需要因为看到我所爱的弟兄和姐妹们不信任和抵制上帝恩赐照亮他们的光,而在心里再背上沉重的负担!
我不需要硬绷着脸,硬要劝他们相信我讲的是真理。他们急切地欢迎这些信息的到来,虽然我不得不讲一些责备和警告,以及鼓励的话,但我的听众们都衷心地接受了。(同上,1889年8月13日)
 
怀爱伦在威廉斯波特的帐篷大会上作了十三场讲道,包括清晨的会议灵修。
夏末,她工作的路径往西,去了科罗拉多州;然后,去了加利福尼亚州。参加完奥克兰的帐篷大会后,她赶回巴特尔克里克,参加10月18日星期五上午开幕的总会会议。
 
1889年总会会议
她小心地注视着1889年总会会议的进展。当会议进展得很顺利的时候,她报导:
 
明尼阿波利斯会议的风气在这里没有出现。整个会议都很和谐;很多代表出席会议。我们早晨五点钟的会议,出席的人很多,会议都开得很好。我所听到的证言都是使人振奋的。他们说,过去的一年,是他们一生中过得最好的一年;圣经发射出的光清晰独特——因信称义——基督我们的义。(《怀爱伦文稿》1889年10号[参见《信息选粹》第一册,第361-362页])
 
10月下旬的总会会议,达到这一年活动的高潮。在快到1889年年末的时候,她在一篇独特的三页陈述中,简要而全面地回顾了她在1888年和1889年两次总会会议之间的活动:
 
[1888年]总会会议之后,我去了巴特尔克里克;在巴特尔克里克工作。受邀访问了[密歇根州的]波特维尔,参加了[11月22-27日]的州牧师会议。回到巴特尔克里克后,在同一周内,受到圣灵的催促,去爱荷华州的得梅因。[于11月29日到12月5日]参加了爱荷华州的牧师会议;主讲六次。
回到巴特尔克里克,在这里的一些机构发表演讲,在疗养院演讲,特别是在[12月15-22日]的祈祷周的清晨。我还在其它时候给病人和帮忙的人演讲;给出版社的工作人员演讲;在教堂演讲。
参加了[1月10日开始的]南兰开斯特的会议。在那里主讲十一次。在我们去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路上停留,晚上在布鲁克林传教团很多人参加的会议上演讲。在华盛顿演讲六次。我们回程的时候,有天晚上,在威廉斯波特演讲。在纽约州[锡拉丘兹]度过安息日和第一日,主讲三次,并参加了几个小时的重要的理事会。
[2月4日]回到巴特尔克里克,勤勉地工作。到芝加哥参加了两周[3月28-4月8日]会议(《评论与通讯》1889年5月7日)。在那里多次发表演讲。回到战溪街,参加了巴特尔克里克的牧师特别会议,主讲数次。继续在战溪街工作,直到堪萨斯州帐篷大会;参加了三周[5月7-20日]的教牧人员会议和[5月21-28日]的帐篷大会,竭尽全力帮助人们开好会议;参加[6月5-11日]威廉斯波特的会议;主讲十次,包括清晨的会议。
参加了[6月11-18日]纽约州[罗马]的帐篷大会,上帝给了我力量工作。精疲力竭地回到巴特尔克里克,不得不停止演讲一段时间。参加了[6月25日-7月2日]密歇根州韦克斯福德帐篷大会,主给了我力量给人们演讲。会议以后,我由于过度劳累,又崩溃了。
参加了[密歇根州8月25日到9月2日]卡拉玛祖的帐篷大会,主给了我力量,为人们演讲和工作。回到巴特尔克里克的家里,我又崩溃了,但主帮助了我。我参加了撒基诺[密歇根州,8月27日到9月3日]的会议,赞美上帝,他使我不再虚弱;当我站在人们面前的时候,变得很坚强。
会后,我又彻底地崩溃了,但又去参加科罗拉多州[9月10-17日的]帐篷大会。我在这些会上作见证的时候,主赐福于我。然后,我继续旅行,去加利福尼亚州。
我在希尔兹堡给人们作了两次演讲。参加奥克兰会议的时候病得很厉害,但是主扶助了我,他的圣灵给了我力量。我给那里的人们演讲八次,给委员会和牧师们演讲,以及在早会上演讲。后来我穿过落基山去参加[1889年]总会会议。(《怀爱伦文稿》1889年25号)
 
怀爱伦登载在《评论与通讯》上的文章讲述的故事
1889年头九个月,怀爱伦登载在《评论与通讯》上的31篇文章中的十五篇,是她整个这段特殊工作期间所作演讲的速记报导。这些文章和她的五篇主教区会议的报导,总体体现了她勤勉工作给教会带来的益处。
今天可能有人会问,教会既然如此强调因信称义的道理,为什么这次运动没有引发“大声呼喊”呢?可以提供的一个答案是,因态度上的两极分化,可能阻碍了这一进程。而且,如果接受者不能对这宝贵的经历日日更新,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一大幸事可能会轻易让它溜走。对于许多人来说,因信称义的信息是他们经历的转折点,把他们带向一个持久、得胜的生活。怀爱伦在教会杂志上发表的许多文章和1888年以后出版的书籍,特别是《拾级就主》(1892年),《历代愿望》(1898年),和《基督比喻实训》(1900年),都将因信称义的主题时时置于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和整个世界面前。
――――――――――――――――
*1887年2月18日,爱伦从瑞士巴塞尔写信,诚挚地劝告琼斯和瓦格纳、为教会的刊物写文章的作者,应该避免在公众面前显露出分裂或者对立的观点。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