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第十七章 出版进展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第十七章 出版进展


GO

第十七章 出版进展
  
1889年,自从怀爱伦在异象中见到载着第三天使信息的光流传到世界各地,已经有四十多年的时间了。第一本《现代真理》的产生是一个人完成的工作——从写文章,编辑,到用毛毡手提包提着到邮局去寄送。
从那以后,在出版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到1889年,有了一些装备精良的出版社,人员充足,组织良好;目标是发展到全世界。
从1855年出版第一本证言小册子开始,重要的指导,告诫,鼓励和责备,都通过31种证言小册子送到了教会;每一册16页到240页不等。1878年,总会会议投票决定,要把这些材料以能更永久保存的形式印刷供教会使用。
S.N.哈斯克尔宣布第31号证言,是“所有出版过的证言中最神圣的证言”(《评论与通讯》1882年10月24日)。早在俄亥俄州帐篷大会的时候,他们就收到一份,整个集会地的人经常聚集在一起聆听其中的部分;听众受到很大的影响(《时兆》1882年9月7日)。总会主席G.I.巴特勒这样写道,“以前从没有给过我们这样重要的证言……其中充满了精选的事情和激动人心的真理。从没有这样清楚地把我们作为一个人群的危机,摆在我们的面前过”(《评论与通讯》1882年8月22日)。牧师桑伯恩报导,“我感到多么地感激啊,主没有把我们留在黑暗中,让我们倒退,而是宽恕我们,召唤我们聆听他的特别的忠告。”(同上,1882年9月19日)
许多早期写的文章,印刷数量很少,已绝版多年,或者部分印在其它出版物中。
1883年新年到来之际,一本名为《怀爱伦的早期著作》的书出版了。这是一本复临信徒家庭急于想要得到的书,因为它提供了三本爱伦最早的书,已经长期脱销:
1.怀师母的《基督徒经理和目睹》于1851年出版的64页的小册子,介绍了许多她早期的异象。这包括她的第一次异象;当时,其它作品中都没有介绍过。
2.《经历和目睹补遗》于1854年出版的48页的小册子。它解释了前述作品中的一些所有读者不清楚的问题,增加了一些关于教会秩序证言型的文章等。
3.《属灵的恩赐》第一卷,这是1858年出版的一本219页的介绍善恶之争故事的书。
对于这些作品,巴特勒写道:
 
这是怀姐妹最早出版的作品。因为脱销,成千上万的人对她的作品开始感兴趣。其中许多人非常希望拥有她发表的所有作品……这满足了人们长期以来的需要。(同上,1882年12月26日)
 
1885年(怀爱伦到欧洲去的那一年),如果一个新的复临信徒要购买E.G.怀所有的书,他或者她就能够买到以下书:
《早期著作》这是1850年代出版的E.G.怀的头三本书1882年的再版。
《预言之灵》1-4卷,介绍了善恶之争的故事。头三卷每卷400页,第四卷500页。
《给传道人的证言》1-4卷,在1855年和1881年之间,发表的30篇证言的小册子,共四卷,每卷700页,再版。
两本证言小册子,第31册和第32册。
《使徒保罗传》一卷334页。
年纪较大的复临信徒可能会有《属灵的恩赐》1-4卷,这是《预言之灵》系列的旧版本。第二卷是1860年发行的传记。他们可能还有《怎样生活》,由六本论健康的小册子组成,每一本包括一篇爱伦写的主要的文章,以及论平衡,由她精选有关资料并编辑;和64页的小册子《对母亲的呼吁》。
 
善恶之争——发展并扩充
1858年3月中旬,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在俄亥俄州拉维特小树木得到的异象,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异象。在这次异象中,她看到以基督和他的天使为一方,撒但和他的天使为另外一方之间的善恶之争的主题,构成一个连续的跨越6000年的密切相关的事件系列。这次异象把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摆到了独特的位置,在我们这个世界的历史上,他们对上帝的工作有清晰的观点——这是一种与世俗的历史学家完全不同的观点!世俗的历史学家看历史事件只是通过人类活动的相互影响来看,通常是表面上的偶然结果,或者自然的发展。换句话说,这次异象和其它关于历代巨大的冲突的异象产生了一种历史的哲学,回答了许多问题,预言的先见断言,正义将最终战胜邪恶。
异象持续了两个小时,与会者在拥挤的学校房间里,怀着强烈的兴趣观看了整个过程。(威廉C.怀特,见《评论与通讯》1936年,2月20日) 
在一段简短的文字中,怀爱伦讲述了对于3月14日异象这件事她今天是怎样想的:
 
在拉维特小树木的这次异象中,许多在十年前我看到的关于善恶之争的事情得到了重复;我得到指示,我必须把它写下来。(《属灵的恩赐》第二卷第270页) *  
 
受到撒但的打击
怀爱伦得到指示,要把善恶之争的异象写下来;同时获得启示,“我将不得不与黑暗势力作斗争,因为撒但会尽力阻止我;但是我必须相信上帝,上帝的天使不会让我留在争战中。”(同上) 
这是什么意思?她甚至还没到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星期一,迪洛特•加龙省森夫妇用他们舒适的马车载着她们到弗里蒙特火车站,第二天,他们在这里乘火车去密歇根州杰克逊。在这个时刻,爱伦写下了这篇报导:
 
当我们乘坐马车的时候,我们计划好了一到家就写作并出版书名为《善恶之争》的书。当时我和平时一样。
火车一到杰克逊,我们就赶往帕尔默弟兄的家里。我们到屋里只有一会儿,当时我正在同帕尔默姐妹讲话,我的舌头不能按照我想说的去动;好像舌头很大,失去了知觉。一种奇怪的冰凉的感觉袭到我的心头,通过我的头顶,沿着右侧传下来。我有一会儿没有感觉,但被虔诚的祈祷声唤醒。
我想用我的左臂和肢体,但完全没有用。在短时间内,我想我活不了了。这是我的第三次中风瘫痪,虽然离家只有五十英里(八十公里),我想我再也见不到我的孩子们了。我回想起我在拉维特小树木的成功的时刻,想到这会是我的最后一次证言,感到自己会死去。(同上,第271页) 
 
为她的代祷在进行,她马上感到她的手臂和腿有刺痛般的感觉;她赞美上帝,撒但的魔力被打破了。
三个月后,她在战溪街得到一次异象中,向她揭示了她在帕尔默家里遭受的痛苦经历后面的一些真实的东西。
 
我进入异象。在异象中,我看到在杰克逊的突然打击中,撒但想要我的命,以阻止我准备写作的工作;但是上帝派他的天使来营救我,使我脱离撒但的攻击。除了一些别的东西,我还看到,我将幸运地享有比在杰克逊受到攻击时更健康的身体。(同上,第272页) 
 
中风的那天晚上,她非常痛苦;但第二天,她的状况好多了,足以继续乘火车去战溪街。一到家,她被抬上陡峭的楼梯,到了她在伍德街的家里的前面房间。她报导:
 
几个星期按压我的手,我都没有感觉;把最冷的水浇到我的头上,我也没有感觉。站起来走路的时候,我常常摇摇晃晃;有时会跌倒在地板上。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写作《善恶之争》。
一开始,我一天只能写一页,然后要休息三天;但是我慢慢好了一些,我的力量增加了。我的脑袋麻木,不足以蒙蔽我的思维。在我结束这项工作之前,这次中风就完全好了。(同上) 
 
在从事《善恶之争》写作的时候,怀爱伦有机会于1858年5月21-24日,在战溪街举行的总会会议上,给400名信徒们讲述异象中她所看到的东西。上午,她开始讲述她的故事,从撒但的堕落,拯救计划,基督和他的天使与撒但与他的天使之间的善恶之争。晚上,她继续讲述到差不多十点。
一个月以后,有报导说,即将出版的书“正在付印”,这意味着出版商已经收到了一部分书稿正在排版。到八月中旬,怀师母完成了写作,书印出来了,书名为《基督和他的使者与撒但和他的使者之间的善恶之争》。路丝维尔F.科特雷尔为它写了12页的导言,登载在1858年2月25日的《评阅宣报》上,题目是“属灵的恩赐”。对于这种扩大的使用,科特雷尔有点夸大。
E.G.怀的文章开头是这样的:
 
上帝向我揭示了撒但曾经是天堂里的一位受人尊敬的天使,仅次于耶稣基督。他面容温和,像其它天使一样,表现得很快乐。他的前额很高很宽,表现出很有智慧。他的身形很完美,举止高贵,威严。(《属灵的恩赐》第一卷第17页) 
 
1858年9月9日的《评论与通讯》,在它的中缝以“属灵的恩赐”为题,登载了一个通知,告之这本书已准备完毕。通知是这样说的:
 
这是一本224页的著作,作者为怀师母,R.F.科特雷尔弟兄写了一篇文章,介绍不朽的属灵恩赐。标价50美分。
 
这是“善恶之争”这个主题第一次以书的形式出版。后来成为《属灵的恩赐》四卷本系列的第二卷。探索了基督和撒但之间的持续斗争这个主题,怀师母将在她的一生中继续将其展开。
第一卷 1858年 基督和他的天使与撒但与他的天使之间的善恶之争
第二卷 1860年 我的基督徒经历、观点和工作与第三天使信息的兴起和发展的关系
第三卷 1864年 与古时圣徒历史相关的重要信仰之实
第四卷 1864年 重要的信仰之实:健康法则,和证言1-10
 
第二本载有善恶之争的主题的书是题为《预言之灵》系列的第四卷
第一卷 1870年 基督和他的天使与撒但与他的天使之间的善恶之争
第二卷 1877年 基督与撒但之间的善恶之争。我主耶稣基督的生平、教训与神迹
第三卷 1878年 基督与撒但之间的善恶之争。我主耶稣基督的牺牲、复活和升天
第四卷 1884年 基督与撒但之间的善恶之争。从耶路撒冷的毁灭到争论的结束
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出,从1858年到1888年的三十年间,怀爱伦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放在了写作《善恶之争》一书上。当然,她同时还为出版的杂志、个人的证言和书籍写了许多文章。
 
《预言之灵》第四卷
这个系列的头三卷,在怀雅各1881年逝世前就已经出版。雅各逝世后,过了一段时间,怀爱伦才完全恢复,静下心来,从事书籍出版工作。
《预言之灵》系列的第四卷是她看得很重的——基督和他的天使与撒但与他的天使之间的善恶之争。这本书讲的是从耶路撒冷的毁灭,到新的地球的诞生的后基督时代。
雅各和爱伦本来希望这个系列的最后一本书不要把时间拉得太长,赶快出书;但在他生命的最后两年,她不可能写得很快。
为了尽量使每一卷大约为400页,第三卷只有392页。将保罗的传教故事从中切断了,把他留在了萨洛尼卡(Thessalonica)。她计划第四卷从这里开始,她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再写五章。但是上帝有另外的计划;她在异象中得到指示,采用现在所看到的这种形式,也就是《善恶之争》。第四卷一开始就讲述耶路撒冷的毁灭;她是遵照这个指示写的。没有采用的关于新约的历史的五个章节,在第二次印刷的时候,收入第三卷。这样,第三卷就变成了442页。
 
得到指示,追溯善恶之争的历史
怀爱伦在异象中得到启示,她应该介绍基督和撒但之间大斗争的梗概,按其在基督教时代的第一世纪,到十六世纪的伟大的宗教改革的经纬发展,介绍出来;好让读者在思想上有所准备,能够清楚地看明持续到现今的善恶大斗争的发展轨迹。她在1888年曾有机会(它发行后正好四年)扩充和修改第四卷时,她解释道:
 
上帝的灵既将《圣经》中的伟大真理向我指明,并将过去和未来的种种景象显给我看,就吩咐我将启示我的事告诉众人;要我循着历代善恶战争的史迹叙述出来,藉以显明那即将临近之未来战争的真相。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我选了一些教会历史的史事,将这些大事联贯起来,以便说明一些重大而有考验性的真理在不同的时代是怎样逐步发展,怎样传给世人,因而激起撒但和贪爱世俗的教会仇视这些真理……
在这些记录里,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将面临的斗争的预兆。按照圣经来看待这些记录,透过圣灵的光芒,我们可以看到恶魔被揭露的诡计……标志着历代改革进步的伟大事件是历史的事件,人所共知,被新教徒世界普通承认;这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事实。(《善恶之争》第11页) 
 
第四卷——善恶之争——最后准备完毕
1884年10月2日出版的《时兆》,在中缝登载了一个启事:“我们期盼已久”的第四卷“现在出版了。”它同时由太平洋出版处和评阅宣报两个出版社出版,每版印5000册。年底之前,第一次印刷的书在西海岸销售一空。现在,爱伦通过了写作的另一个转折点。这本书向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和普通民众销售,几年内就销售了50000册。
到1888年,通过书报员成功地向普通民众的推荐,同时,因《预言之灵》系列第四卷《善恶之争》的发行,一个有深远影响的概念正在出现。这是一本很受欢迎的书;在短期内由《评论与通讯》出版社和太平洋出版社十次印刷,每次5000册。1886年增加了22幅插图,印刷的纸张也比原来大些;这本书更受欢迎。这是这本书的第六次印刷,取得了对于普通民众满意的销售效果。这样的反应,为怀爱伦论及大斗争主题的书,开拓了广阔的前景。
怀爱伦在欧洲旅行的时候,很勤勉地写作的正是1888年的版本。她的时间只用作写作,出席公众集会和旅行。自从她出版了她的第一次异象的文章以来,她强制自己把全部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写作当中。不管是在火车上,或者轮船上,还是在大篷车上;无论是在加利福尼亚,还是在巴塞尔,她唯一的想法是,我希望有时间写作。写作,写作,写作——无论何时何处,她总是在写作。她的材料总是准备好了的。无论何时,只要有可能,她总有她的工作人员陪同(由她个人支付工资)。
她在欧洲参观许多与改革者的工作有关的地方时得到灵感;例如,瓦典西人居住的山谷和瑞士。有一次参观苏黎世,慈运理曾在那里工作和布道。她说:“我们收集了许多有用的材料,以后可以使用。”(《怀爱伦文稿》1887年29号) 
当她回到美国时,手稿还没有完成。她在回到她希尔兹堡的家之前,在一些地方停留——新英格兰、战溪街和其它地方——手稿是最后在希尔兹堡的家里完成的。
 
资料来源
在写作《善恶之争》的时候,怀爱伦使用了其它人的作品。她解释道:
 
时或遇有史家已将一些事迹作简短概括的叙述,足供读者对其题目得到正确的概念;或有作者已将某些细节作了合适的总括,我就引用了他们的话;可是在所节录的话中,有一些并没有注明来源,因为我引用的话,并不是作权威性的根据,只是因为这些话能有力地表达某一点意思。(《善恶之争》第12页)
 
她还使用了一些教会作家,如乌利来•史密斯和J.N.安德烈的作品,来介绍预言观点。她曾和教会的先驱们一起认真地研究过圣经,共同得出过一些结论。因此,有时候可能某人会写文章把这些结论介绍给公众,有时候又是另外的人来写。为此,她承认:“在讲述我们自己的时代正在进行的改革工作的经历和观点时候,也使用了他们出版的著作中的类似的内容。”(同上) 
没有人会弄错,在她最初写作《善恶之争》时,怀爱伦是在描述她在异象中所看见的,却仍然是非常真实的经历。因此,《属灵的恩赐》里通篇可以看到这样的表达方式,如“我被揭示”或者“我看到”以及类似的表达,平均每页有一个。
叙述从创世记开始,简略地穿越旧约历史中的经历,只触及善恶之争中的那些典型事例;而对耶稣的生平与传道生涯、使徒的经历,却泼墨甚多。在这个问题上,怀爱伦走出圣经的记载,描述了教会的背道;有时是作象征性地描述。然后,她简要地写了宗教改革运动,描述了她所见到的马丁路德和墨兰顿的传教。这表现了圣经时代之后的冲突,直通到复临运动。这本书的后半部分共有二十个篇章,探索了历史、过去和未来,直到新的地球。在这一小卷中,第一次出现了把世界的历史和教会的历史的特点联系起来的概念,作为历代斗争画面的一部分。
她是从什么地方开始写这本书的?这一点无人知晓!她提到,是在怀雅各死前的两年,开始写这本书。1883年5月31日出版的《时兆》上,开始登载了描述马丁路德作为新教改革的重要人物的长达20篇的系列文章。在准备出版这些材料的时候,她是在履行 “探索历代的争战”,对“教会历史的大事”进行挑选和归类的使命。这些历史大都在她的异象中出现过,但并不详细;也不是按照准确的顺序。在一份提交给1911年10月30日召开的总会秋季大会的陈述中——这份陈述怀爱伦曾仔细读过,并由她签字认可——W.C.怀谈到她是如何接受改革历史的信息,和她在写作这部作品时是如何藉助别人的作品的。
 
她写出来的东西,是对她从异象中获得的关于人类活动,和这些活动对于上帝拯救人类工作的影响的影像和其它的画面的描述;以及对过去、现在和将来历史与这项工作的关系的观点。
在涉及到写出这些观点时,她使用了正确的和清楚的历史叙述,以助于简明扼要地使读者了解她尽力提供的事情。当我还只是一个小孩的时候,我就听到她读德奥宾(D’Aubigne)的《宗教改革史》给我父亲听。五卷的书,如果没有全读,她也给他读了大部分。她还读了其它的改革的历史。这有助于她定位和描述在她异象中出现的大事和运动。(《信息选粹》第三册,第437页) 
 
另一次回答有关她母亲的文学作品时,W.C.怀写道:
 
住在巴塞尔的这两年里,她参观了许多在改革的年代发生特别重要事件的地方。这刷新了她在异象中看到过的地方的记忆;这将对于书中涉及到的改革年代的部分是一个重要的扩充。(《威廉C.怀特写给L.E.弗伦的信》1934年12月13日 [参见《信息选粹》第三册,第465页]) 
 
当《善恶之争》准备向普通民众广泛发行时,有些材料被删除。对此,W.C.怀是这样解释的:
 
我母亲在公共传教活动中显示了选择的能力,从真理的宝库中选择她面临的听众非常需要的东西;她总是想到,在她出版的作品中,要对所选择的内容作出最合适的判断;要给读这本书的人提供最合适的东西。
因此,在1888年《善恶之争》一书新版的时候,大约有20页——每处有4-5页——对于美国的复临信徒非常有益;但对于世界上其它地方的读者不合适的内容被删除了。(《威廉C.怀特写给总会秋季大会的陈述》1911年10月30日[参见《信息选粹》第三册,第438-439页]) 
 
被删掉的内容之一是标题为“撒但的网罗”这一章中的第一部分,从337页到340页。在这里面,她描述了她在异象中看到的一个场景,撒但正在和他的天使们开会,决定用一种最好的方式欺骗和误导上帝的子民们。这段描述可以在《给传道人的证言》472-475页中看到;当然,在《预言之灵》第四卷的重印的复制摹本中也有。
 
《传道良助》的故事
在1870年代的初期,雅各和怀爱伦曾经拯救过《健康改革者》。这是一本由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发行的有关健康的月刊。当时,它正走下坡路。怀雅各为它写了好几年的论圣道卫生的社论。在1876年春天的总会特别会议上,他提议将这些手稿编辑成一本关于这个题目的书(《评论与通讯》1876年4月6日)。总会对他的建议给予满腔热忱的支持,但由于有其它的任务,以及后来他的逝世,使这件事没能实现。
但这个想法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在1890年得以实现;出版了一本名为《基督徒节制和圣经卫生》的书。怀雅各所写的九章,构成了此书的最后部分——“圣道卫生”。这卷书的前面的部分——“基督徒的节制”则是E.G.怀广泛收集的关于“健康和家庭”的材料编辑出来的——全书共19章。
J.H.凯洛格医生也参与协助编辑这本书。在他写的序言里,他高度赞扬了怀爱伦开展健康教育对世界所作出的重要贡献。凯洛格医生说,直到当时,“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一个系统而和谐的健康卫生之道,没有明显的错误,与圣经和基督教的原理是兼容的”(第3页)。他讲到,她提出的这些原理是不朽的!在序言的结尾,他给出了这本书的历史:
 
这本书并不是上述段落提到的原理的最新介绍,只是把它们编辑起来,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怀师母对于这个主题的一些作品的一种概括。怀雅各长老阐明同一个原理的几篇文章也被收入此书;还有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健康运动的先驱者J.N.安德烈和贝约瑟两位长老的一些个人经历。编辑工作是在怀师母的管理下,由一个她所指定的委员会完成的,手稿由她亲自仔细检查。
编辑这本书的目的是以一种浓缩的形式,把散布在其它的书里的和一些还没有出版过的内容放到一起。这样,怀师母关于这个主题的教诲就能尽量地深入人心;我们深信,这部著作由于有很大的需求,它将会受到热烈的欢迎和诚挚的关注。(同上,第4页) 
 
《基督徒节制和圣经卫生》一书,经怀爱伦同意,由健康出版公司在战溪街出版。很多年它一直是E.G.怀对健康的标准表述。这本书的“基督徒的节制”部分——E.G.怀部分——整体或部分以几种欧洲文字发表。1905年,《传道良助》作为E.G.怀为教会和整个世界所写的论健康的主要书籍替代了前者——前者不需再作修订。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