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第十八章 澳洲召唤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第十八章 澳洲召唤


GO

第十八章 澳洲召唤
 
哈斯克尔在澳洲所做的拓荒工作
斯蒂芬N.哈斯克尔在1875年1月4日参加巴特尔克里克学院奉献仪式的时候,听到怀爱伦提到过,在她的异象中见到过的一个国家正在印刷出版信息;而这个国家就是澳洲。他决心要去澳洲传播信息。但在10年前,教会并没有认识到!所以,要扩大影响,就应该支持他把信息带到南太平洋的那片遥远的土地上去。
在1884年的总会会议上,决定派哈斯克尔去澳澳大利亚。哈斯克尔是一个很讲究实际的人,他选择了四个家庭帮助他开展工作:福音传道者和编辑J.O.科利斯;牧师和福音传道者M.C.伊斯雷尔;书报员威廉•阿诺德和印刷工亨利•斯科特。这五个家庭于1885年启程去澳洲,于六月份到达。这是澳洲的冬季。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通过两次布道,再加上书籍发行,很快在墨尔本建立了一个有90个成员的教会;并且发行了初出茅庐的月刊——《圣经回音》和《时兆》。
六年后的1891年,澳洲和新西兰的教会成员共有700人。其中有许多年轻人渴望在南太平洋传播教会的信息。当时,哈斯克尔已经回到美国。后来,他又重访这些地方。他清楚地看到,需要在那里开办培训学校;他写了一封信给总会主席O.A.奥尔森,表达了他的意愿。
 
总会采取行动
1891年3月5日,星期四上午,第二十九次总会会议在密歇根州巴特尔克里克开幕。这是一次标志着扩大视野的会议,特别是在教育方面。星期五上午,刚刚带着使团结束非洲、印度和其它国家之旅的哈斯克尔讲话。他讲了在本土而不是送到国外去培训神职人员的重要性;如果送到国外培训,他们往往对于国内的情况会不了解。星期天上午,总会教育部长W.W.普雷斯科特汇报了他的工作。他的报告中谈到,许多地方提出了开办学校的请求。他说“我们也收到澳洲教会提出的开办学校的请求”(《全球总会公报》1891年,第39页)。星期一上午,教育委员会提出下列建议:
 
我们建议,
1.一旦可行,就在澳洲开办一所英语圣经学校,连续授课12-16周。
2.至少从美国派二名教师去管理学校。
3.维持学校的经费,由澳洲的教友以他们认为最适宜的方式筹集。
4.建立这所学校是第一步,只要澳洲的教友认为需要,可以在此基础上建立适合各种年龄儿童的永久的学校。(同上,第48页) 
 
哈斯克尔深信,如果怀爱伦到那里访问,她会带去上帝的力量和默示,促进把学校办成培训中心。其它人在这一点上与他的意见一致。这样,怀爱伦访问澳洲的想法开始形成。
怀爱伦并不希望有人邀请她离开美国。“我渴望休息、安静,希望完成《基督的生平》的出版,”她写道(《怀爱伦文稿》1891年29号)。事实上,为了完成按期完成商定的写作计划,她在培多斯基,密歇根湖畔的疗养地买了一块地,正在建房子。在那里,她和她的助手们就不会受到在战溪街不得不面对的那些干扰。
正在此时,外国使团理事会邀请她去澳大利亚的消息传到了她这里。外国使团理事会提出这样的建议,这是否与她的判断一致?是否与她将从天庭得到的信息一致?他们甚至还建议W.C.怀陪同她前往。总会主席O.A.奥尔森通过登载在1891年6月2日的《评论与通讯》上的一篇文章,通知整个教会:
 
长期以来,澳洲方面就迫切希望怀姐妹去那里,但是通道还没有打开;她年事已高,身体状况不好;还要经过这样漫长的旅途。即使现在对于她来说,这也是一项不合情理的任务;但她有足够的勇气,已经友好地作出回应,很可能她和怀长老将于十一月乘船去澳洲。
 
去,还是不去?
外国使团理事会提请怀爱伦出访澳大利亚的建议附带一个条款,那就是——去与不去的最后决定,由她自己作出。夏天过去了,她想得到主的指引,但没有得到。
1891年8月5日,她在日记中写道:
 
今天上午,我很焦虑;想到我的责任,我的思绪杂乱无章。我去澳洲是上帝的意愿吗?这对于我来说,涉及的事情太多。我没有得到特别的指示要离开美国,去这个遥远的国度。然而,如果我知道是上帝在召唤,我就会去。但是我不理解这件事!
一些在美国负责的人坚持认为,我的特殊任务是去欧洲和去澳洲。我最后去了欧洲,在那个新的领域里,用上帝赋与我所有的能力和影响工作。我在美国的房子和东西全没有了,我在这方面蒙受了很大的损失。我把我的房子卖了,凯洛格医生买了我的房子,价格很便宜。我确实希望应该是它的双倍价钱才好,因为我希望和W.C.怀开辟新的领域;我将这笔钱投资建校舍、会议室,开辟新的领域。(《怀爱伦文稿》1891年44号)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要作决定了。8月20日,她写道,“我知道告诉他们没有用,他们奉承我,对我的期待并不足以减轻我的想法!到澳洲去,就意味着去工作,去负起向人们传播信息的责任;因为他们还没有成为上帝理想中的人。”(《怀爱伦文稿》1891年29号)
尽管如此,她还是决定去。她后来写道,她对总会的请求作出的回应是,要是她没有得到天庭不要她去的指示,她就答应去(《怀爱伦书信》1892年18A号)。教会领袖要求她去;因为她没有得到直接指示。即使她希望可以不去,她还是决定去。
八月中旬,外国差会理事会和总会作出决定,指派G.B.斯塔尔和他的妻子陪同怀爱伦和她的一行人去澳洲。(《评论与通讯》1891年10月13日)
 
到达悉尼
1891年12月8日,星期二早晨7:00,S.S.阿拉米达号海轮进入悉尼港。夜里,海浪翻滚得很厉害,乘客一步也不能离开卧铺。但到早晨,她们一行都来到甲板上,看这个被誉为全世界最美丽的一个海港。来自旧金山的有怀爱伦,W.C.怀,埃米莉•坎贝尔,梅•沃林和范尼•博尔顿;在檀香山和他们会合的有斯塔尔长老和夫人。
当他们的船靠近码头停泊下来,他们看到一些朋友在等待欢迎他们的到来。怀爱伦认出了A.G.丹尼尔斯和他的夫人玛丽,虽然他们从德克萨斯分手已过去好多年了。其它人她不熟悉。在船靠近码头之前,他们相互在呼喊;当他们走下跳板,马上握起手来。
他们在丹尼尔斯家里吃早饭;在吃饭的时候,其它人进来了。他们马上举行了祷告,赞美上帝让他们安全地渡过了宽广的太平洋。
星期五晚上,怀爱伦在悉尼的一个会堂里演讲;安息日的上午,在同一个地方又发表了演讲。她对教友们的反应感到非常高兴。她说:“来到这里,我不感到遗憾!”(《怀爱伦书信》1891年21号)
他们坐了一晚的火车,于12月16日,星期三上午到达墨尔本。出版社和大会总部设在这里。大群人聚集在联邦会厅表达他们的衷心的欢迎,会议室在厄科出版公司的二楼。G.B.斯塔尔,W.C.怀和怀爱伦每个人都发表了讲话。他们表达了对于上帝把他们安全地带到澳洲的感激之情。(《怀爱伦文稿》1891年47号)
 
认出了印刷机
新来的人被带到会厅下面的印刷办公室。当他们进入印刷间,怀爱伦认出了1875年1月3日,她在异象中见到过的印刷机。她说:“我以前见过这些印刷机。”她接着说:“我以前见过这个地方。我见过这些人,我知道这个部门工作人员中存在的情况。这里缺乏团结、缺乏协调”(《怀爱伦文档》105j号威廉C.怀特,“一次详尽的异象”)。她有话要对领班说;但是,她以后还有更多的话要说,要写出来。
 
澳大利亚第四次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大会年会
在下周星期四的晚上,12月24日,澳洲第四次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大会年会在联邦会厅开幕。大约有100人出席,代表澳洲的所有教会。因为第二天是圣诞节,怀师母发表了合适的演说,说到“基督的诞生和使命”,举例说明了上帝的爱——要用适当的礼物表示感谢,像把他们的礼物奉献给耶稣的人那样;并不是要浪费钱财,进行无用的感谢。(《圣经回声》1892年1月1日)
联邦会厅太小,不能够举行安息日上午的仪式;因此,怀爱伦在一间更大的会厅里演讲。她是这样解释的,“当他们知道我要讲话时,有很多人出席了会议”(《怀爱伦文稿》1891年45号)。星期天晚上的会议是在附近的菲茨罗伊镇会厅举行的。在这次会议上,她讲了救赎计划和上帝对于堕落的人类的爱。她对专注的听众讲了一个半小时。
她在日记中写道:
 
12月26日和27日(安息日和星期天),我感到不适。我染上了疟疾,症状很强烈。整整一天,我只能吃一点点东西,体温很高,但是(当我)面对听众的时候,主给了我力量。(同上)
 
她几乎没有意识到不祥的先兆!这是一种漫长而痛苦的疾病的发作,严重影响了她在澳洲的传教活动。
 
大会事务会议
12月28日,星期一上午,40名代表参加了事务会议;两个新教会得到承认,任命了各个委员会,决议被提交给代表们审议。决议内容不多,但是很重要。第一条是:
  
1.决议,立即注重圣经阅读工作(自修圣经),选择适当的人选进行系统培训,担负这项工作。(《圣经回声》1892年1月15日)
   
第二项要做的工作是文字传教,要求在售书的地方进行可靠的随访。随后的决议是对于总会在这个时刻派人去“参观,给予忠告,进行帮助”表示谢意。
代表们对于总会在三月的会议上决定开办学校的事情都很了解。这件事是在墨尔本会议上提出来的,由G.C.坦尼和W.C.怀进行了适当的说明。怀爱伦宣读了关于教会学校的重要的事项和需要做的工作。
 
A.G.丹尼尔斯被选为主席
提名委员会提名A.G.丹尼尔斯为澳洲大会主席,他被当选。这个选择来得不容易!怀师母六个月后描述A.G.丹尼尔斯当选的经历时解释说,那里极度缺乏可用的领导人才。
在几年以后,丹尼尔斯以相当平和的语言描述了这次经历:
我被选为新成立的澳洲大会主席,并在此后怀师母住在这里的九年里,一直担任此职。职务上的责任使我一直与她保持联系。我们的宣教任务很艰巨,问题也很多;有些问题很棘手……
教会成员增长得很快,有必要为基督徒神职人员开办一所培训学校;还要为我们信徒的孩子们开办教会学校。接下来要建立为患病者治疗的疗养院,建立生产健康食品的工厂。
我很年轻,完成这些任务完全没有经验!作为主席,在努力为这些事情取得进展的时候,我或多或少负有责任。我需要忠告。每次跨出重要的一步的时候,我都要从怀师母那里寻求忠告,我没有失望!我的委员会和管理工作也与她的儿子W.C.怀密切合作。他的忠告对于我来说,是很有帮助的;这是由于他比我更有经验;他还拥有许多忠告信息的知识。这些知识,是他在过去的岁月里遇到我们面对的相似情况时,从她母亲那里获得的。 (阿瑟G.丹尼尔斯《常在的预言恩赐》第364-365页) 
 
怀爱伦开始在墨尔本工作
大会于1月3日结束,但接下来的活动包括一周的祷告会和“基督徒工作训导讲习班”。怀师母这一周,一直在找房子。她和她的办公之家需要有一个地方生活和工作。总的计划是,她这六个月把墨尔本作为她的总部,写作《基督的生平》。她要从那里去访问主要的教会,要花两个月的时间去新西兰参加他们的大会。
1月3日,星期天上午,斯蒂芬•贝尔登(Stephen Belden)驾着他的马车,载着怀爱伦走了五英里(八公里),往北郊来到一个叫做普雷斯顿的地方。她对于乡村的气氛很满意!对于这个地方,总体说来还是满意的,但是看的房子不够大;不足以让她们这些人一起工作。星期二上午,她们又来到普雷斯顿;这次取得较大的成功。她在日记中写道:
 
我们看到一处有九间房的砖房,很不错;有一点点拥挤,但住得下斯塔尔长老和夫人以及我们的工作人员。有一个美丽的花园,但这个花园久未打理,长满了草。(《怀爱伦文稿》1892年28号)
   
星期三,她们又来到普雷斯顿。这次是来租这所没有家具的房子的,租期为六个月。此后两天,用来购置家具、餐具和其它居家必备品。星期天上午,怀爱伦起得很早,打包,准备搬到她们的新家。中午,她们住进了她们的新家。她们对于这里的景色很满意:一大块地,很干净,使人神清气爽;一个开满“五颜六色”鲜花的庭院;土壤肥沃。
由于新“家”离城里和出版社有五英里(八公里),她买了一匹马和一辆双座的四轮马车;坐着很舒适。她们买了一头健康的母牛挤牛奶,挡了一个棚来养马和牛(《怀爱伦书信》1892年90号)。雇了一个叫做安妮的姑娘帮忙做家务,梅•沃林做饭。因为她们只计划住六个月,她们买的是二手家具,临时用一些盒子装东西。一些从美国包装行李过来的老地毯也铺到了地上。一切讲求经济是她们的口号。
女助手们料理庭院,花园里也有了起色。怀爱伦写道:
 
姑娘们在花园里工作,拔草,做花坛,撒蔬菜种子。天气很干燥,所以我们买了软管;玛丽亚(戴维斯)是花园的总管。有了水,鲜花长得很快。大丽花,这种最鲜艳的花正在开花;灯笼海棠,枝繁叶茂。我从没有看到过这里的灯笼海棠开过花;被称为华盛顿夫人的天竺葵开出很多束色彩绚丽的花,使我们饱享眼福。(《怀爱伦文稿》1892年4号)
 
正好在大会闭幕前,怀师母正在受到一场严重的疾病的折磨。她患疟疾发烧和风湿性炎症达11个月之久。在这极度痛苦的时候,她在很困难的情况下继续写作。
 
我现正在写《基督的生平》一书,我在写作的时候承蒙上帝赐福,得到了很大的安慰。这项工作被搁下这么久,我几乎成为一个废人了。(《怀爱伦书信》1892年90号)
 
当她的身体状况继续恶化,她不能站着演讲,但她并不放弃;她演讲的时候,搬条凳子坐在讲台上讲。最后事情糟到,她再也不能履约演讲。
这时候,也有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就是从美国寄来了一本《拾级就主》,由芝加哥弗莱明H.雷维尔公司出版。在4月1日出版的《圣经回声》的中缝登载了一个启事,通告了这件事。
两个月后登载的另一则中缝通知中指出,美国民众以非同寻常的态度接受了这本书。本书出版者雷维尔的一则通知,被加上了标题“一本值得注意的书”翻印过来:
 
一个出版商在一本新书第一次发行仅六周之内,有幸宣布对这本书进行第三次印刷,这是不多见的!然而,这是鼓舞人心的事实!这本书就是E.G.怀师母写的非常有帮助、非常实用的著作《拾级就主》。要是你打算读这本书,你就会对这本书扩大发行非常感兴趣。
《拾级就主》对于慕道者是一本有指导意义的书;它鼓舞年轻的基督徒,抚慰和激励成熟的信徒。这本书给人的帮助是独一无二的!
 
为怀爱伦抹油祷告
尽管怀爱伦和她的丈夫,曾应许多人的请求,和其它人一道参加过为病人抹油祷告,她却迟迟没有为她自己发出这样的请求。经受了数月病痛折磨,她仍然没有好转的迹象;虽然她和她的随从护士采用适宜的水治疗法,尽了她们最大的努力,她还是一点也没有好起来。于是,她想到她要利用她作为基督徒的特权,把教友们召集起来,为她抹油;并为她的康复祈祷。当她思考这个问题和把一般情况下为病人的康复而祈祷通盘考虑时,写下了一篇陈述:
 
为病人祈祷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我们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不应该粗心草率。我们应该检查那些为健康祈福的人是否喜欢说别人的坏话,离间和争执。他们是否在教会的弟兄和姐妹中散布不和的种子?如果犯了这些事,他们应该在上帝的面前和教会面前忏悔。当忏悔他们的错误后,祈祷的主题可以忠实虔诚地提交给上帝,圣灵会降临到你的身上。(《怀爱伦文稿》1892年26A号)
 
在这篇陈述里,看起来是讲她自己和别人,怀师母写了许多东西,成为《传道良助》一书中的篇章“为病人祈祷”的脉络。事实上,这篇手稿可能成为了这一章的基础。
作好了她在为病人祈祷的陈述中所写的心理上的准备后,她把教友们召集到她家里,为她涂油,并为她的康复而祈祷。这件事发生在5月20日,星期五。她在她的日记中写道:
 
昨天下午,应我的请求,(A.G.)丹尼尔斯长老和他的妻子,(G.C.)坦尼长老和他的妻子,以及教友斯托克顿和史密斯来到我们家,祈求主使我康复。我们非常虔诚地祈祷,我们都得到了保佑。我的症状减轻了,但还没有康复。
我现在尽我所能遵循圣经的指引,我将等待为主工作;我相信在他宝贵的时间里,他会让我康复。我深信着这个诺言,“如今你们求就必得着。”(约翰福音16:24)
我相信主听到了我们的祈祷。我希望能立即从禁锢我的疾患中挣脱出来,根据我有限的判断,上帝收到了对他的赞美。在祈祷的时刻,我得到了上帝的赐福;我将紧紧把握上帝对我的许诺:“我是你的救主;我将治愈你。”(《怀爱伦文稿》1892年19号〔《信息选粹》第二册,第235页〕)
 
圣经学校建立起来了
总会要怀爱伦和她的儿子去澳洲的理由之一,就是那里需要有一所在他们本国培养年轻人的学校。他们到达墨尔本后,立即召开的澳洲大会的主要事务的议题,就是建立一所这样的学校。选址委员会制定了条款,选址委员有澳洲和新西兰代表的名字。
下一步就是要得到新西兰信徒的支持,新西兰大会会员数量约为澳洲大会的三分之二。新西兰大会是在1892年4月1-14日的内皮尔会议上成立的。现在是制订计划,规划财政支持方式,向前推进的时候了。
不幸的是,澳洲进入经济萧条时期,并非所有的信徒都认为应该开办学校;他们还是决定第一步先确实学校应该开办的地点。有些人认为应该办在悉尼,另外一些人认为应该办在墨尔本。怀师母同意后一种意见。
工作首先是在租来的房子里进行的。由于选址已限定在墨尔本,看来离出版社只有两英里(三公里)远的北菲茨罗伊(North Fitzroy)这个地方是最合适的。他们在那里发现,有一处房子,有四栋,可以用其中的两栋;租金也还合理。房子的四边都是空地。(《怀爱伦书信》1892年13号)
学校于1892年8月24日开学,招收了25名学生。没有广泛公开的是,面对不利的经济形势,许多人也对此漠不关心。学校是如何实实在在办起来的?怀爱伦几个月后提到这件事。在一封写给总会财务员哈蒙•林赛(Harmon Lindsay)的信中,她说到:
 
去年冬天,当我们看到必须开办一所学校,以适应圣工发展的时候,我们绞尽脑汁,想知道到哪里去筹集资金……(怀爱伦介绍了支出)有些人认为这办不到;然而我们知道,必须在1892年开始。有些人认为,能做的是为牧师开办短期培训班。
我们知道,有许多年轻人要上学。当我们正在为我们如何才能取得进展深感困惑的时候,在同一天晚上,威利和我同时想到一个计划,……
第二天早晨,当他告诉我他的计划的时候,我要他等一下,我先把我的计划告诉他。这个计划就是,我们可以利用在美国销外国书的稿费。
尽管很痛苦,我仍在考虑这件事,我虔诚地向主祈祷请求光照。光照来了。你要知道,我不能用这笔钱。这笔钱是放在一边作其它用途的。
我从上述稿费中拨出1000美元,以备应急时使用。但500美元必须作为那些需要帮助才能来校上学的学生的资金。威利说,要把这份陈述提交给董事会,我们就能在他们的影响下得到支持。这样,我们的学校开张了。(《怀爱伦书信》1893年79号)
 
圣经学校开张
在开学典礼上,A. G.丹尼尔斯和G.C.坦尼首先讲话,然后怀师母讲话;她是被抬到讲台上的。她似乎没有看到支持者很少,没有看到这不利的财政形势,没有看到这很少的学生。展望世界上还有许多大陆没有接触到第三天使的信息这个未完成的任务,她说道:
 
澳洲和新西兰的传教工作还处于初期阶段,但是这项工作必须在澳洲、新西兰,在非洲、印度、中国和许多海岛上推进,像在我们祖国所取得的成就那样。(《圣经回声》1892年增刊 [引自《怀爱伦自传》1915年版,第338页]) 
 
W.C.怀接着讲话,回顾了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学校工作的发展;并且列举了办得成功的和处于危机状态的一些学校的情况。
学校开学一个月后,怀师母欣喜地报导:
 
学校办得很好,学生很优秀。他们很安心,尽力学好知识。他们都很喜欢鲁索长老(Elder Rousseau)和他的夫人作为他们的老师。(《怀爱伦书信》1892年54号)
 
三个月后她写信给奥尔森长老:
 
学校教职员很少,还没有出现过需要处罚的例子。学校自始至终宁静和谐。从一开始,耶稣就与学校同在,主在铸就老师和学生的心灵。(《怀爱伦书信》1892年46号)
 
在她写给另外一个人的信中提到学校的事情时,她解释道:
 
除非有人帮助,否则他们(学生们)是没有能力上学的,因为没有人承担这个责任。这付担子就落到了我的肩头。第一学期,我负担了好几个;这一学期,我为六个学生负担费用。这个数字还会要增加到八个。(《怀爱伦书信》1893年65号)
 
变得更强壮
从7月10日开始,怀爱伦的日记内容开始翻新。那天,她在日记里写下这些话,“我全身心赞美上帝,我想说,我变得更刚强了”(《怀爱伦文稿卷34》1892年)。到学年结束时,她喜气洋洋地给总会主席写信:“学校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她刚刚参加完在小礼拜堂举行的“澳洲圣经学校”的结业典礼,这是一个简单的仪式。她离开了差不多三个月,在阿德莱德(Adelaide)和巴拉腊特(Ballarat)工作,回到墨尔本,来参加了这个重要的活动。她没有忘记,派她和她的儿子到澳洲来几年的根本原因之一,是来帮助他们开办学校的。尽管人们漠不关心,这个国家财政萧条,长期生病使她变得很虚弱,但她坚持下来,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大部分学生立即进入几个澳洲殖民地进行文字传教活动。教会领袖开始简要地筹划下一个学期的学习,准备于6月6日开学。然后,牧师们,包括主席,分散到各个主要教会开展新设立的祈祷周。
 
秘密手势
N.D.福克赫德和令人信服的证言
学校结业的那一天,W.C.怀召集了一个会议,学校董事会可以到会的人都参加了。出版社的财务员N.D.福克赫德(D.N. Faulkhead)参加了会议;会议大约在4:00结束。怀跟他讲话,告诉他,怀爱伦要见他。当他从会议室下来走进她所在的房间时,他想到他前几天晚上做的一个梦,在梦中怀师母带给他信息。
福克赫德是一个个子很高,反应灵活敏锐,精力充沛的生意人;他的性格和蔼可亲,慷慨大方,但是为人很傲慢。当他成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时,他同时还是几个秘密组织的成员;他并没有从这些组织里退出来。几年后,他在一封写给“与我信仰相同的亲爱的教友”的普通信中写到他的经历。他讲了他的这些关系:
 
我与“共济会”(Masonic Lodge)联系密切……下列秘密会社授予我最高的职位:第一,我是共济会社(或者叫蓝色会社)的师傅;第二,我是神圣王室(加拿大)的第一负责人;第三,我是圣殿骑士分团团长,此外还有许多小的会社,圣堂武士,禁酒会员,和奇数伙伴(Odd Fellows)。在这些会社中,我拥有高职位。(《怀爱伦文档》卷522a号N.D.福克赫德的信, 1908年10月5日) 
 
当福克赫德一家——福克赫德夫人是公立学校的老师——接受了第三天使的信息,他的非凡的才能被人们认识;他受雇于厄科出版公司当上了财务员。首先他干得很不错;但随着时间的推延,他变得越来越专注于他的秘密会社的工作。他对于上帝的工作的兴趣衰退了。
这是当怀爱伦于1891年12月到达澳洲时他的情况。她到达几天后,得到一次异象。当异象中向她详细地揭示了出版社工作人员的情况时,她写下了那里的总体情况;她还给一些有关人员写了证言,其中包括福克赫德先生和他的妻子。写给他们的证言,讲了他与出版社有关的事情和他与共济会社的联系。足足写了五十页。她准备把它寄给他,但被制止了。她说,“我把信放入信封封好口准备邮寄时,好像有一个声音对我说,‘还没到时候,还没到时候,他们不会接受你的证言。’”(《怀爱伦书信》1893年39号)
她对这件事差不多12个月,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对于福克赫德一家和他们属灵生活给予了深深的关注。他的一些出版社的同事观察到,他越来越沉迷于秘密会社的工作;他的灵性在衰退,对于上帝的事业越来越不关心;他们对此表示非常关注。他们向他恳求,要他考虑他正在走的危险道路。“但是,”福克赫德先生写道,“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些东西;我对别的什么都不感兴趣。”(《怀爱伦文档》522a 号N.D.福克赫德的信,1908年10月5日) 
他大胆地用这些话语来对抗对他的呼吁。“虽然斯塔尔或者怀或者任何其它牧师说他,他也不会放弃他与共济会会员的联系。他知道他准备干什么,他不会接受他们的教化”(《怀爱伦书信》1892年21B号)。掌管这项工作的人很清楚,除非他的态度有一个明显的改变,否则他很快就会另找一份工作。
怀师母写下了这次经历:“涉及到共济会纲领的问题,没有人能与他沟通。他越来越牢固地把自己扎在敌人的圈套中;我们看到,唯一可做的,就是让他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怀爱伦文稿》1892年46号)。他的情况在她看来,就像“一个人将要失去平衡,跌下悬崖。”(《怀爱伦文稿》1893年4号)
一连几个月,怀爱伦握着给他的信,想要寄给他,但是被制止了,没有寄。
在1892年12月初,澳洲最早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之一的J.H.斯多克顿与福克赫德谈话。他问他,如果怀师母给他证言,涉及到他与秘密会社的联系,他怎么办?对这个问题,福克赫德大胆地反驳:“那必须是非常强烈的才行。”他们两个都不知道,差不多一年前,整个事情,她都知道了。(《怀爱伦文档卷522a》N.D.福克赫德写给怀爱伦的信,1908年2月20日) 
此后不久,12月10日,星期六的晚上,福克赫德梦见主把他的情况启示给了怀爱伦,她有信息给他。之前,斯多克顿问及他对她给他的信息会有什么态度,他出言不逊。现在,却陷于深深地沉思。他做这个梦的时候,怀师母在巴拉那脱。但12月12日星期一,我们前面提到,她回到了墨尔本。第二天,她参加了“澳洲圣经学校”第一期的结业典礼。
梦境在他的脑海里还很清晰,福克赫德去寻找怀师母,她诚挚地迎候他。他问她是否有什么东西要交给他?她回答说,他的情况是她的心头负担!她有来自上帝给他的信息,她希望他和他的妻子来听。她要求在不久的将来召开一个会议,在会上,她公布这个信息。福克赫德急切地问道:“为什么现在不给信息给我?”(《怀爱伦书信》1892年46号)。
由于旅途和那天上午的会议,她很疲劳;但她走向一个架子,拿起一束手稿。她告诉福克赫德,好几次她准备把信息寄给他,但是她“感到圣灵不允许她这样做”(同上),因为他接受它的时机还不完全成熟!
她然后边读边讲。她那天晚上读的50页中的一部分是一个总的概括,提到厄科出版公司的工作和那里的工人的经历。但是主要部分是讲的福克赫德的经历和他的联系;不单只与办公室的联系,而且与共济会的联系。她指出,他与共济会成员的联系使他把时间都用到了那上面,阻碍了他的属灵领悟力。她读的证言讲到他努力维护秘密会社宣称的要维护的很高的原则,他常常用共济会的语言表达她的信息。她还告诉他,她在哪个秘密会社的会堂里看到他坐在那里,他努力和他的同伴们所做的一些事情。
她讲到,他对于这些组织的工作兴趣越来越大,对于上帝的事业的兴趣在减退;她讲到,她在异象中看到,他在安息日捐款盘中从钱包中拿出来的是一点点钱,而捐给秘密会社的保险箱中的却是很多的钱。她听到有人称呼他为“尊敬的大师”。她读到在秘密会社开会时的饮酒和喧闹的酒宴的场面,特别是当福克赫德离开后。 (《怀爱伦文档卷22a》G.B.斯塔尔,“与 E.G.怀在澳洲的经历”) 
“当她开始谈到,我在秘密会社的所作所为的时候,我想我要被开除了。”他后来写道。(同上, N.D.福克赫德的信,1908年10月5日)。
 
怀爱伦给出秘密手势
怀师母非常诚恳地说出了他与共济会成员联系的危险性,警告他“除非切断他与这些组织所有的联系,否则他将会失去他的灵魂。”她把她的指导反复向他讲了。然后,做了她的指导天使做的手势,说,“我不可能把所有向我显示的都讲给你听。”(《怀爱伦书信》1892年46号)
听了这些,福克赫德惊慌失措,脸也变白了。回忆起这些,他写道:
 
她马上给了我一个手势。我拍了拍她的肩,问她是否知道她做的手势是什么意思?她看起来感到很惊讶,说她没有做任何非同寻常的事情。我告诉她,她向我做了一个圣堂武士的手势。啊,她一点也不知道。 (《怀爱伦文档卷522a》N.D.福克赫德的信,1908年10月5日) 
 
他们继续谈话。她进一步讲到共济会的事情,说一个人是不可能既是共济会会员,又是一个全心全意的基督徒。她又做了一个动作,“这是我的陪伴天使向我做的动作。”(《怀爱伦文稿》1899年54号)
福克赫德再次惊慌失措,脸上没有血色。她第二次做出了秘密手势,这只有共济会的最高级别的人才知道!这是一个任何妇女都不知道的手势,因为这是最严格的秘密——集会地点有人内外把守,不准外人进入。“这使我深信,她的证言来自上帝!”他写道。(同上)
进一步讲到他对这件事的反应时,他写道:
 
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使我感到很不舒服!但是怀姐妹说,圣灵降临到了我的身上,把握住了我。她继续边讲边读,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但当我又一次打断她的话,告诉她手势的事的时候,我注意到她的脸色发亮。她显得很惊讶,她竟然给我做了这样的手势。她不知道她移动了她的手。我立刻想到,我对斯多克顿弟兄讲的话。在我相信,她带给我的是从上帝那里来的信息之前,我的态度会是很强硬的。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怀爱伦文档卷522a》N.D.福克赫德的信, 1908年) 
 
当怀师母读完之后,他饱含着热泪说道:
 
我接受每一句话;所有这些,都是我的所作所为……我接受上帝通过你带给我的信息。我会遵照它来行事。我是五个秘密会社的成员,还有其它三个秘密会社由我掌控。我处理他们的所有事务。现在,我再也不会出席他们的会议,尽快地结束我与他们的业务联系。(《怀爱伦书信》1892年46号)
 
他还说,“我很高兴,你当时没有把这份证言寄给我,这对我当时是没有帮助的。”(《怀爱伦文稿》1899年54号)
 
你亲自宣读,对我的谴责使我深受感动!圣灵通过你跟我对话,我接受你所讲的每一句话,特别是讲我的话;对其它事情所讲的也适合我。好像全部是在讲我!你所写的我与共济会的联系我接受……我刚刚在共济会进入最高级别,但是我会切断与他们所有人的联系。(《怀爱伦书信》1892年21B号)
 
当福克赫德离开怀爱伦的房间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搭乘路面电车去火车站,电车行驶在科林斯大街的时候,经过秘密会社会厅时,他突然想到,就在那天晚上,他要参加圣堂武士露营。当他快到火车站的时候,看到开往普雷斯顿的车开了,他不得不走路回家。他选择了一条人迹罕至的路,这样他就有机会来思考。他这样走着非常高兴,因为他有了一次新的经历。他非常想见丹尼尔斯、斯塔尔或者W.C.怀特,告诉他们,他要重新做人。当他决心切断他与所有的秘密会社的联系时,他感到多么自由和高兴!对于他来说,好像千斤重担从他的肩头卸了下来。想想看,统治整个宇宙,指导星球运行的上帝看到了他的危险,只给他一个人送来信息!
 
福克赫德辞去秘密会社职位
第二天早上,福克赫德在他的办公室。关于他前一天晚上的消息,很快传到工人们当中。他一遍一遍地对每一个人叙述上帝如何送给他信息,阻止他走向一条使他毁灭的道路。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叫来助手,口授了他辞去各个秘密会社职位的辞呈。后来A.G.丹尼尔斯来了,福克赫德先生把他的经历告诉了他。当他们两人交谈的时候,他的辞呈递过来,要福克赫德先生签名。他签上名字,用信封装起来,交给丹尼尔斯去邮寄。说到这件事的时候,福克赫德说,“想到上帝的努力最终取得成效,他的祈祷得到了答复,他的眼中闪耀着快乐。”(《怀爱伦文档卷522a》N.D.福克赫德的信,1908年10月5日) 
但福克赫德把信一交给丹尼尔斯,他就感到有一种对他不信任的感觉;他觉得,他应该自己去寄信。然后,感谢上帝为他所做的一切,因为他不相信自己会把这些信寄出去。
 
再次与怀爱伦会面
12月15日,星期四,福克赫德先生由他的妻子陪同,再次会见了怀师母。她把证言里的一些没有读过的内容读给他们听,都被他们所接受。“我希望你知道,”他告诉怀师母,“我是如何看重这件事。我认为上帝给了我很大的荣耀。他看到了合适的时机来提醒我,我并不感到气馁,相反我受到鼓舞!我将在上帝给我的信息的指引下前进。(《怀爱伦书信》1892年21B号)
他寄出辞呈后,战斗并未完全取得胜利。他秘密会社的朋友们拒绝放弃他。这样他不得不延续他的这些事务到九个月之后。他们决心努力挽留他在他们的会社里,但是他的立场坚定,毫不妥协。有时,他教会的同事为他感到焦虑。怀爱伦写信鼓励他,支持他的立场。
当他应允的在几个秘密会社任职期限届满的时候,他彻底取得了胜利。1893年9月18日,福克赫德先生能够这样写信给怀师母和她的儿子:
 
亲爱的怀弟兄,怀姐妹:
我很高兴地告诉你们,我作为共济会大师傅的职务上个月到期。我要感谢上帝。我多么感激他呀!当我在错误的道路上行走的时候,他给了我警告。我赞美他的仁慈和他对我的爱,把我从我的会社朋友中召唤回来。我现在可以清醒地看到,继续和他们在一起,会使我身败名裂;因为我不得不承认,我对真理的兴趣越来越冷淡!但感谢上帝,他通过他的仆人给我以警告,而让我不再和他们在一起。我无法表达我在这件事情上对他的感激之情……
我尽我所能赞美上帝,我无法表达对他给我的爱的感激之情。N.D.福克赫德。(《怀爱伦文档卷522A》)
 
这次的经历给澳洲教会成员树立了很大的信心,对于福克赫德先生来说,这永远是一种鼓励和帮助的源泉。他重新把上帝的事业作为他的最爱和最感兴趣的事业后,继续在出版社工作了许多年,把他的时间、精力和生命用来传播上帝的信息。
在怀爱伦读给福克赫德听的证言里,记录着基本适应于基督徒和世界上其它组织之间关系的劝诫和指导。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