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第十九章 去新西兰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第十九章 去新西兰


GO

1893年1月,怀爱伦盼望已久的访问新西兰的计划得以实现。这些计划包括,访问教会和参加将于三月在内皮尔(Napier)举行的帐篷大会。帐篷大会期间,还要召开大会会议。怀爱伦、W.C.怀和G.B.斯塔尔和他的妻子将出席会议。这次旅行大约有四个月之久。
他们一行人于1月26日星期四离开墨尔本,第二天到达悉尼。怀师母参加了帕拉马塔教会安息日上午的会议,开始了为期一周的会议。
帕拉马塔位于悉尼的郊区。这里的教会,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在澳洲大陆拥有并在这里开展活动的第一个教会。罗伯特•黑尔(Robert Hare)和戴维•斯蒂德(David Steed)在那里主持布道会议前的一年,就在这里成立了这个有50个成员的教会。教会决定建一个教堂。开始的时候,募集到420英磅(2000美元),购买了一块地和建筑材料。在三周之内打好了基脚,房子是自愿捐工建起来的,安息日的会议就是在这里举行。这个教堂是12月10日安息日奉献的。第二天,480人涌入新教堂,参加揭幕仪式。(《圣经回声》1893年1月15日) 
九月份,在筹资的时候,怀爱伦收到加利福尼亚州的朋友们寄来的一份礼物,是45美元。他们要她买一把舒适的椅子当她生病的时候坐,这钱正好用来帮助建帕拉马塔教堂。她向给她送钱的朋友们解释,希望他们把这钱当作向澳洲传教事业的投资。(《怀爱伦书信》1892年34号)
星期天晚上,她在帕拉马塔镇会堂演讲。到会的人也很多。她报导:
 
人们很认真听讲,这里的人们相信这些真理;他们感到很满意。但是我不满意。我需要体力,这样才能有足够地精力应付我们在处理重大的事务。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何等重要的事情啊!(《怀爱伦书信》1893年127号)
 
除了星期二和星期四晚上在教堂证道外,她还访问了社区,深受当地欢迎。人们告诉她,当地一个牧师的妻子宣称:“怀师母的话说得很直截了当;她在宗教方面的经历比我们任何人都深刻!我们必须研究圣经,看这些事是否是真的?”(《怀爱伦文档卷28a》“在澳洲的经历”,第316页)
她要对帕拉马塔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牧师罗伯特•黑尔提出劝诫和指导,她安排时间读给他和他的妻子听。他们接受了这份证言,这对于他们很有益处。
 
乘船去新西兰
2月4日,安息日下午2:00,怀爱伦和她的儿子威利,她的秘书艾米莉坎贝尔以及G.B.斯塔尔长老和夫人,登上了开往新西兰奥克兰的诺多马哈拉号轮船。她说这是“一艘漂亮的轮船,航行在这个水域里的最快的船”(《评论与通讯》1893年5月30日)。她在上甲板上有一个特等舱,方便舒适;她平安地度过了这次旅程。2月8日,星期三上午,她们到达奥克兰,把她们带到教会为她们准备好的村舍。这里家具一应俱全,很舒适。此后的十二天,她们一直在奥克兰的教会开会。有两个晚上,她在一个剧院给坐得满满的听众演讲;大家听得很认真。她在那里总共演讲了八次。
 
怀爱伦会见黑尔一家
黑尔的家庭在新西兰的复临信徒中已经很有名,他们的下几代也会很有名。当S.N.哈斯克尔于1885年末开始在奥克兰工作的时候,爱德华•黑尔和他的妻子就成为了新西兰最早接受第三天使信息的人。他一接受了安息日,他就迫切希望他住在凯奥的父亲也听听这个信息。这样,哈斯克尔访问了位于奥克兰以北160公里(256公里)的凯奥。
访问的结果,使这个家庭的许多成员接受了第三天使的信息,包括黑尔的父亲。他的24个孩子中有16个已经结婚,有好几个是很有能力的。他们中许多人很有钱,影响很大。
凯奥的小教堂是由黑尔家建的,教会成员中大多是黑尔家的人。
现在,从哈斯克尔第一次访问这里,已经八年过去了。怀爱伦来到新西兰,人们力劝她访问凯奥。从奥克兰乘沿海的船到凯奥要24小时,中途停靠几个地方。在为3月23日内皮尔帐篷大会作准备之前,正好可以挤出两周时间访问凯奥。
她们于晚上7:00到达目的地万加路港,约瑟夫和梅特卡夫•黑尔在那里迎接他们。他们划着小船从三英里(五公里)外的凯奥过来。旅客和行李都被转移到小船上,他们开始了两个小时的旅程去凯奥。水面很平静,空气很温和,一弯新月刚刚映照出山的轮廓(《评论与通讯》1893年5月30日)。怀爱伦在日记里描述了这次旅行:
 
威利坐在船尾掌舵,他和我背靠背支撑着我,掌握着船的方向。黑尔兄弟站在船上,每个人摇着一支桨,在狭窄的通道里,船需要向左和向右转时,通过喊话和摆头的动作来指引,避开岩石和危险的地方。
要是能够看得清楚的话,这一路的风景一定是很壮观的;但在夜里,我们看不到这里的景色。水平静得像一个美丽的湖泊……上岸的地方靠近约瑟夫•黑尔的后院。我们搀扶着上了岸,走进大门,再走几步就进了后走廊。我们登上台阶,走过敞开的大门,受到黑尔姐妹的欢迎。(《怀爱伦文稿》1893年77号)
 
第二天一早,黑尔的父亲架着他的马车,来接她们去三英里(五公里)外他的家。一路上,怀爱伦对于她所看到的简直入了迷:蕨树连绵,山峰“紧密相联,山顶的形状有的像圆的,有的像尖的,四边又是悬崖峭壁;一座山连着一座山,山峰之后又是山峰,像一条山的链条”(同上)。黑尔父亲家的位置很好,紧靠在一座高高的青山旁边。一条流淌的小溪供给纯净的水。一个枝繁叶茂的果园,种着苹果、梨、桃、李和温柏树,另外还有美丽的松林发出芳香。
安息日上午,怀师母在黑尔家建的小教堂演讲。当她站在听众面前的时候,她认出了她在异象中多次见到过的面孔。她对于其中一些人的经历和态度非常熟悉(同上)。
星期天的下午,她在卫斯理公会教堂给社区大约200名听众发表演讲。乔治•斯塔尔星期天晚上,在同一个教堂讲话。这样开始了在凯奥的繁忙的日子。
黑尔家的一些成员还没有信奉基督。对于这些年轻人,她写道:“在凯奥的一些年轻人,上帝已经召唤他们,要他们准备好在他的葡萄园里工作。我们很高兴地看到,有好几个人准备去澳洲上圣经学校”(《评论与通讯》1893年5月30日)。由于天气不好,船期不定,来访者在凯奥又呆了一个星期。他们把这些时间安排了会议,诚挚地一家一家走访。在她们快要离开的时候,黑尔父亲最小的女儿,明妮和苏珊•黑尔,一个20岁,一个14岁,分别接受了洗礼。
3月16日,星期四上午,来访的一行人登上了去奥克兰的轮船。怀爱伦和斯塔尔夫妇已于星期三下午到达万家路港。这样,怀师母就可以当晚在镇上的会堂发表演讲。W.C.怀和艾米莉坎贝尔带着行李,星期四一早赶过来。很快,他们登上了克朗斯门号轮船去奥克兰。
在奥克兰,他们换乘开往内皮尔的维拉那帕号轮船。南半球第一次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帐篷大会,将于3月23日星期四,将在那里召开。
 
南半球第一次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帐篷大会
小城内皮尔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这个城镇的居民区建筑在连绵起伏的高山上,可以俯瞰大海。怀爱伦、W.C.怀和艾米莉被安排住在卡罗医生夫妇舒适的家里,这里离正在准备召开帐篷大会的地方不远。整个的会期,她们都被安排居住在那里。一辆两轮马车,可供怀爱伦往来于住地和会场之间。
星期天晚上,安排她在皇家剧院演讲;她讲的是她最喜爱的主题——“上帝的爱,”听众们非常专注。此后三天,是为会议作准备,扎起了两个大帐篷。数周前,通知就已经发到了各个教会,但反响平平。因此,搭餐厅帐篷和接待帐篷的计划就放弃了。只有几个家用帐篷搭起来了。他们指望镇上的餐馆能够提供所需的食物。
然而,到星期三,轮船和火车载着各教会的代表团过来了,比预计到会的人多了一倍。帐篷大会的策划者们面临一个小小的危机。
从计划开始准备,怀爱伦就力劝人们注意,要焦虑这第一次帐篷大会成为今后帐篷大会的样本。她一次又一次地说道:“要谨慎做这些事情,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她说,“作为子民,我们由于忽视秩序和方法,已经蒙受了很大的损失。”她解释道:“虽然要花费时间,要有周到的考虑,要付出劳动;常常看起来,我们的工作成本很大,但结果我们可以看到,以最完美的方式做一切事情是合算的”(《评论与通讯》1893年6月6日)。她指出,要人们到住宅区吃饭,会“打乱我们的程序,浪费宝贵的时间;会出现一些偶然事件,这是应该尽力避免的。”(同上) 
营地扩大了;增加了一些帐篷,准备了一间接待帐篷,还有一间餐厅帐篷。
所提供的食品虽然很普通,但是很丰盛,充足。除了先期到达的几十个人,大约有30人在餐厅帐篷就餐。
在大帐篷里召开第一次会议是在星期二的晚上,这是开幕前的会议;斯蒂芬•麦卡拉(Stephen McCullagh)发表了演讲。第一个安息日下午的会议,怀爱伦是主讲人。在她演讲快结束的时候,她鼓励大家作出回应。首先请从未信仰过基督的人作出回应,然后请“自称是基督的追随者,但没有证据表明他已经受到基督的接纳的人”,回应是鼓舞人心的。一场大雨降临了,大帐篷多处漏水,但这并没有打扰听众;因为对“永恒的事情”的兴趣深入人心,而不会受到周围发生的事情的影响。雨在继续下,乔治•斯塔尔给人们以宝贵的指导和劝戒。会议一直延续到日落。(同上) 
星期天的晚上,有六个人接受了洗礼。星期一召开的是事务会议。
在帐篷大会上,提出的信息是很实用的,怀爱伦和牧师们一道工作。
帐篷大会原定于4月15日星期三结束,但是船延期了;因此,会议接着开了一天。文字布道士的会议在周末举行。怀师母留在内皮尔又呆了一周,她和助手们访问附近的家庭和教会;但她大部分时间是在写作。
帐篷大会二三周后,她写信给战溪街的哈蒙•林达席,告诉她会议的成功:
 
我们在内皮尔的会议从始至终,非常成功。有几个人第一次决定信守安息日,有一些已脱离教会的人又回来了。(《怀爱伦书信》1893年79号)
 
在新西兰过冬
内皮尔帐篷大会结束后,怀爱伦和她的一行人搬到新西兰北岛顶南边的惠灵顿。要是一个书籍存放处和主席的住宅一起就可以叫做总部的话,惠灵顿就是新西兰大会的总部。M.C.伊斯雷尔是主席。总部所在的这栋楼的三间房子,可以给怀师母和艾米莉•坎贝尔使用。(《评论与通讯》1893年6月13日)
本来怀师母计划只在那里住一个月或者六周,结果,她在那里度过了冬天的四个月。
4月18日星期二,她们搬了进去。她在她那天日记的结尾写道:“现在我们的工作很繁忙——不但要准备寄往美国的邮件,在星期四就可以结束,而且要准备寄往墨尔本的邮件,每周都要寄。”(同上) 
因为惠灵顿没有教堂,所有神职人员要驱车六英里(10公里),去皮顿参加安息日仪式。
新西兰的工作要取得进展有很多困难。康耐特的书和新教牧师的一致反对,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丹尼尔斯长老曾召集过很好的圣会;伊斯雷尔长老在那里工作了四年,但工作没有取得进展。那里的人们似乎还在沉睡!
教牧人员决心取得突破,决定租下可以坐1000人的溜冰场举行布道会议。尽管租金看起来很高,他们仍奉上帝的名勇往直前,要做一些工作。4月30日,星期天下午3:00,怀爱伦在那里发表节制的演讲,听众很多。她报导说,听众很有兴趣。晚上,斯塔尔演讲时听众也差不多有下午这么多;他讲的是圣经的默示。人们的兴趣被激发了,溜冰场的会议从安息日,星期天,一直持续了几个晚上。
自从差不多两年前跨越太平洋以来,怀爱伦一直在找机会写《基督的生平》这本书。现在是新西兰的冬天——六、七、八月——旅行减少了,她决定在她的精力和安排都允许的情况下,把这项工作推向前。她很高兴地发现,传单协会存放处是一个很安静、很舒适的地方,可以进行写作。
 
母亲的焦虑
在这个时候,詹姆斯•埃德森•怀的来信没有给他母亲带来安慰。她在新西兰的时候,他在芝加哥从事印刷工作,债务缠身。这对于他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他在一封信中说,“我根本没有那么虔诚了。”他曾经有一段时间虔诚地信仰上帝,从事主的工作——安息日学校,编辑赞美诗集,出版等等。现在他的信里面讲这样的话,几乎把她压垮了。
怀爱伦的回信写了十页,是打字机打的两倍行距,描写了她的一个梦境,讲述一个年轻人要被回头浪巻走了,但他被一个人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下来。
这封信,虽在悲愤中写成,但也不无圣灵的赢得人心与软化人心的影响!埃德森倔强的心屈服了,恢复了原状。他的回信和此后两三周的情况在文献里没有记录,但1893年8月10日,他给他母亲写信:
 
我完全彻底地投降了,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享受过生活。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过度的疲劳之下;很多事情要做,都挡在我的道路上。现在,在主的帮助下,我离开了它们,负担不再压迫着我。我没有消遣和欢乐的愿望,这些是我以前所喜爱的事情;我现在所喜爱的是会见上帝的子民,这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过的!
 
对于他的未来,他宣称,他要以某种方式从事教会工作。这个月末,他写信给他的母亲:“我一直想去田纳西,在有色人种中工作……我将在春天到某个地方做这个工作……我仍然对上帝充满希望和信赖,相信他会照顾我。我已经证明了我走过的道路,是一条贫穷的道路。我要走上帝的道路,我知道这将是一条完美的道路。”
在下一个十年,怀爱伦激动地看到埃德森生动地向她报告,他在美国广袤的南国的黑人中间做拓荒工作,上帝赐福于他。
 
牙齿问题
怀师母的牙齿给她带来许多麻烦。有的牙齿化脓,她决定要把这些牙齿拔掉。她只留下八颗牙齿了。她写信给卡罗医生,她是一个牙医;在内皮尔的时候,怀师母在她的家里呆过。怀师母问这位牙医,能否来惠灵顿帮她拔牙。她们把时间定在7月5日星期三。这天晚上,她在日记中记下了这个故事:
 
卡罗姐妹那天晚上来了,是在我的家里。我是早晨在餐桌上和她见面的。她说,“见到我,你感到遗憾吗?”我回答说,“我当然很高兴见到卡罗姐妹,但不很肯定是否高兴见到作为牙医的女士卡罗医生。”
十点钟,我坐在椅子上,没花多长时间,八颗牙齿被拔出来了。我很高兴,工作完成了。我没有退缩,没有呻吟……我请求上帝给我力量,赐我能忍受疼痛的恩典;我知道主听到了我的祈祷。
牙齿被拔出来后,卡罗姐妹像颤抖的树叶一样地摇摆。她的手在抖动,她全身疼痛。她说,她坐了十个钟头的车好像病了一样。她怕她把痛苦带给怀姐妹……但是她知道,她一定得完成这个手术,要顺利地完成。(《怀爱伦文稿》1893年81号)
 
怀爱伦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止痛,因为她遭受过止痛药负作用的影响。于是,病人变成了服务生。她把卡罗医生领到一把舒适的椅子坐下,找来一些东西给她吃。当怀师母计划未来的工作时,她知道得暂时放弃面对公众的工作。大约要等到两个月之后,卡罗医生才能给她装上一付新牙。她继续写作。
 
决心赢取新西兰
对惠灵顿,对整个新西兰,怀爱伦几乎是绝望地哭泣:“上帝有子民在这个地方,但我们怎样才能接近他们?”(《怀爱伦书信》1893年9A号)
在写给美国教会的信中,她描述了想努力通过布道取得成功的困难。在惠灵顿,没有教堂;复临信徒在伊斯雷尔长老家里聚会。人们对于到会堂开会,不感兴趣。教牧人员尽一切努力想让人们出来。他们发通知,发传单,发小册子。教牧人员从这家到那家,在土地上撒播种子,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结出果实。
但歧视像花岗岩墙壁。到目前为止,除了在几个地方外,几乎所有通常使用的接近人群的方式都失败了。
 
在吉斯伯恩采用一种新的方式
教牧人员小组在一起商量,决定采用一种新的方式引起民众的注意。在写给她的儿子W.C.怀和侄女阿德尔•沃林的信中,怀爱伦描述了所发生的事情:
 
我们想要用一种新方式取得突破。我们要把星期天下午的仪式在露天举行。我们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威尔松弟兄和阿尔佛雷德维德弟兄得到了邮局后面的围场的使用权。那里有一棵大柳树。在树下设了一个讲台,风琴和讲坛摆在上面。院子里有些木材可以当櫈子坐,这里可免费使用。(《怀爱伦书信》1893年140号)
有很多没有靠背的椅子,还有十几把从教会搬来的有靠背的椅子……气候宜人,我们召开了一次很好的会议。吉斯伯恩的市长和一些一流人士出席了会议。
我讲了节制的问题,这是这里现存的一个问题。有数百人出来听,秩序极好……母亲们和许多小孩都来参加了。你会以为小孩吃了安眠药,因为他们没有发出一点哭声。我的声音,围场里的每个人都听得到。
有一些听众对于这件事情很热心!市长、警察和其它几个人说,到目前为止,这是他们听到过的最好的福音节制的演讲。我们宣告这是一个成功,并决定下个星期天下午再举行同样的会议。(《怀爱伦书信》1893年68号)
 
他们在下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又举行了一次这样的会议,又取得了决定性的成功。怀爱伦解释说:“我们了解到一件事,那就是我们把人们聚集在露天,就不会有人打瞌睡。我们的会议就好像在会议室里举行一样,井然有序”(同上)。一个教会成员宣称,“这对我们的人们是一次最好的广告宣传,吉斯伯恩的人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广告。”(《怀爱伦书信》1893年40号)
歧视被打破了,从此以后,在教堂和在皇家剧场举行的集会都有很多人参加。最终他们亲眼目睹了突破。
 
惠灵顿帐篷大会
最后决定要召开新西兰帐篷大会,时间定在1893年11月23日,地点为北岛南端的惠灵顿,而不是在岛的顶北边的奥克兰。总会主席O.A.奥尔森长老将从非洲赶过来参加。差会的双桅帆船彼德克恩号将到达港口。同样重要的是,这也被认为是在这个非常困难的地方推进布道取得突破的适当时机。
11月20日,星期一,怀爱伦和埃米莉一道于晚上10:00到达惠灵顿。W.C.怀到火车站迎接,他们赶往租的房子里。
两个新帐篷,一大一小,已经从澳洲运过来,并在一块干燥的高地上搭起来了。这个地方是一个美丽的栅栏围场,步行到惠灵顿城里很近。教会成员和其它人屏住呼吸,注视着会议的进展。惠灵顿以猛烈的风而闻名。在不久前,马戏团的一顶帐篷被疾风撕成碎片。教会领袖完全了解这个危险性!怀师母写道:“我们最虔诚地祈祷这次帐篷大会得到上帝的支持,风和泉源都在他的手中,在他的掌控之下。”(《怀爱伦文稿》1893年88号)
上帝确实用他的手保护了帐篷大会。写给《圣经回声》的一个早期报导描述了这件事:
 
每一项措施都到位了,该注意的都注意到了,进行了便利而恰当的安排。帐篷搭在街道上。大帐篷可以容纳大约600人。(1894年1月1日)
   
O.A.奥尔森在会议开幕的这一天到达,他变成了主要的和非常受欢迎的讲者。彼德克恩号留在港口,它的船长和船员都成为了会议的助手。船上的医学传教士M.G.凯洛格医生也被吸引进来,他每天讲解健康问题和基督徒的节制。据报导,这成为这次会议最生动有趣的特点之一。(同上) 
从会议一开始,怀爱伦就经常出现在讲台上,几乎每天发表演说。安息日下午是她讲道,星期天是她的六十六岁生日;下午,她又发表了演说。当她很自如地讲述“我们的本色上面铭刻着上帝的诫命和耶稣真道”,她在报导听众的反应时写道:
 
我告诉他们,我们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因为这个名字把我们与其它教派区别开来。所有的人都怀着很大的兴趣听着。(《怀爱伦书信》1893年75号)
 
星期天晚上,G.T.威尔逊演讲;整个帐篷都坐满了人。怀爱伦公布会议组织者的身份,并没有使听众减少。在写给埃德森的信中,她表达了她们关心会议是否成功:
 
我们非常担心参加会议的人会很少,但是我们很高兴,并非如此。从始至终,有一大批我们自己的最好的教友参加,领受生命的粮。每天晚上,还有数量不少的非教友参加……
我们有很多值得尊敬的听众,许多人现在已经了解我们到底信仰什么……人们好像着了迷一般地听着……市民们对这次会议留下的印象深刻,是其它方式所不可比拟的!当风吹得很猛烈的时候,很多人惊奇地看着每个帐篷,发现无一受损。(《怀爱伦书信》1893年121号)
 
怀爱伦写道:“这次帐篷大会取得了成功……主在我们的露营地”(《怀爱伦书信卷75》1893年)。“确实,整个会议是一次属灵的盛宴。”(《圣经回声》1894年1月8日)
在会议结束时,24个人接受了洗礼。
凯洛格医生和G.T.威尔逊要留在惠灵顿呆一段时间,对帐篷大会有兴趣的人进行回访。与此同时,帐篷很快拆除了,被运回澳洲,用于即将在1月5日在墨尔本郊区召开澳洲的第一次帐篷大会。
帐篷大会结束不到一周,怀爱伦也结束了她的工作,和一大群人,其中包括W.C.怀和O.A.奥尔森,一道回澳洲。*  
在新西兰,她结识了许多朋友,与他们建立了密切的关系。他们以后在本会中,也成为有名的人物。其中有内皮尔的卡罗夫妇和伦波英特的布朗夫妇。
 
推进澳洲的布道
惠灵顿的帐篷大会还记忆犹新,教牧人员乐观地期待着为澳洲的第一次帐篷大会做计划。他们满怀希望反响会如同他们在新西兰亲眼所见的那样强烈。会议定于1894年1月5日星期五在墨尔本召开,只剩下为这次福音传道革新来架设帐篷的时间了。
选址委员会发现,在米德尔布赖顿的郊区,离墨尔本邮局9英里(14公里)的地方,有一个10英亩(4公顷)的开阔地带,绿草如茵;有些地方桉树(蓝橡胶树)留下树荫。这里位于城市的南边,接近海湾;铁路交通非常方便,从清晨到午夜,每三十分钟就有一班火车经过。
帐篷大会用的家庭帐篷是按照三种尺寸做的。在城里买的帐篷的价钱和式样不适应帐篷大会委员会的计划,因此,他们购买了好材料,于十一月初做好了35顶帐篷,用于出售或者出租。
12月8日的《圣经回声》上登载了怀爱伦的文章;她指出了这次会议的目的,呼吁大家都来参加这次帐篷大会。这是一个使教会精神振奋的时刻,同时也是一种有效的方法,使这个城市接受第三天使的信息。“来参加盛宴”是这篇长达三栏的邀请的标题。
《圣经回声》上还登载了一个通知告诉大家,本教会为使会议成功,将提供一些最好的帮助。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总会主席将出席;怀爱伦和W.C.怀也会来;彼德克恩号的医生M.G.凯洛格医生会就健康问题给予指导。通知中有一条使多年的信徒感到很高兴的是:  
 
我们的读者将会很高兴地听到,五、六年前曾在澳洲呆过一段时间的J.O.科利斯长老即将在W.A.科尔克德长老的陪同下启程回国。他们将在帐篷大会上与我们会面。(《圣经回声》1893年12月1日) 
 
通知中还说,在集会地有餐厅帐篷,“里面配备有餐桌、餐具、椅子等等,就餐时还有侍者服务。”(同上,1893年11月22日) 
由于要在帐篷大会之前开一周教牧人员会议,所以,12月26日开始搭帐篷。最初计划50顶家庭帐篷,但很快就预订完了,还要增加25顶。
帐篷大会按照预定时间,于1月5日星期五召开。在一周的教牧人员会议期间,通过购买和租借家庭帐篷数量,比最初计划的翻了一番还要多。尽管这个国家在度过银根紧缩的经济困难时期,他们竭尽全力,“使帐篷大会的一切工作按照神圣的秩序来进行。”(《评论与通讯》1894年9月25日)
布赖顿这个美丽小镇的社区沸腾了。安息日会议是信徒的盛宴,这时候到处都挤满了社区来的人;他们对帐篷城和分发的读物产生了很大的兴趣。怀爱伦写道:
 
社会上最优秀最高尚的人从各处赶来。帐篷里下午和晚上挤满了人,他们几乎很难找到座位。(《怀爱伦书信》1894年125号)
 
整个一周,每天下午和晚上的会议大约都有一千人参加(《怀爱伦书信》1894年100号)。
 
当男男女女在沉思第三天使信息的宝贵真理,意识到上帝的慈父之爱的时候,许多人从欢乐心灵发出感激之声。(《怀爱伦书信》1894年86号)
 
来宾充分利用了餐厅帐篷。1月14日,星期天,有190人就餐。资助人仅仅花了六便士或者12.5美分成本。没有肉食,就餐者真正享用了美餐。(《怀爱伦文稿》1894年3号)
“这次帐篷大会给我们起到的广告效应,是任何其它东西都达不到的,”怀爱伦在给卡罗夫人的信中写道。“人们说,这座洁净的白色帐篷城是奇迹中的奇迹!噢,我太感激了!”(《怀爱伦书信》1894年100号)
1月14日,星期天,怀夫人给战溪街的A.T.琼斯写信:
 
“大会的第一个安息日〔1月6日〕,有三个人开始信守安息日;昨天,又有五个人加入进来。两个生意人〔A.W.安德生和他的兄弟理查德〕和他们的妻子以及亲戚,总共八个人,请求住帐篷;这样,他们就能参加这里清晨和晚上的会议。其中有一人由于要照料生意,每天赶马车从墨尔本往返,有八到十英里(13到16公里)路程;晚上,他又赶回去。这两兄弟经营一家大的音乐公司,确信真理;我们相信他们会成为信徒。这座帐篷城的声音传遍四面八方,最奇妙的影响已经产生!
 
其它露营者挤在一起,腾出两个帐篷给安德生兄弟;他们在那里住了几天。
出席会议者中有一个人是普雷斯夫人。她是妇女基督徒节制联盟的主席;她成为一个素食主义者好几年了。她想要见怀爱伦,在她的帐篷里见到了她。普雷斯夫人请求怀夫人给她的联盟发表演讲,请求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参与妇女基督徒节制联盟的工作。这位主席请求派人给她的成员上卫生烹饪课。当被告知,在澳洲的复临信徒中没有人具备这种资格时,她的反应是,“那就告诉我们,你们所知道的就好了。”(《怀爱伦书信》1894年88A号)
此后不久,陆军上尉普雷斯和夫人开办了私人烹饪学校,由斯塔尔夫人和塔克斯福德夫人在她们家里进行指导。她们在普雷斯家里对烹饪学校的食物配备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指导。(《怀爱伦书信》1894年127号)
怀爱伦对于这次会议反应热烈,感到由衷的高兴!她满腔热情地给在美国的A.T.琼斯写信:
 
这是在墨尔本召开的第一次帐篷大会,对这里的人们来说,这是奇迹中的奇迹!他们怀着极大的兴趣聆听这些真理。我们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与我们信仰不同的人对它有这样大的兴趣!帐篷大会带给人们的效果比我们几年工作的成果还大……昨天,北菲茨罗伊非常著名的医生来这里听讲。一些牧师来参加这里的会议,还有许多生意人也来了。(《怀爱伦书信》1894年37号)
 
在写给埃德森•怀的信中,她说,“在各处举行的帐篷大会中,这可能是我们所参加过的最好的帐篷大会。”(《怀爱伦书信》1894年86号)
 
联合大会诞生了
在帐篷大会之后,召开了一次澳洲大会事务会议。共举行了八次会议;会议从一月八日星期一上午开始,开了整整一个星期。
同世界各地地方区会和差会的情况一样,澳洲的地方大会是独立的,接受总部设在密歇根州的总会指导。地方大会成立,便成为总会成员。一些安排有时缺乏灵活性。
有一个问题是时间问题。寄往美国往返的邮件单边就要一个月。还有,地方大会或者差会与总会的距离遥远。正在成立一些机构,为整个南太平洋的人们服务,需要精心监管。所有这些,使A.G.丹尼尔斯和W.C.怀不得不考虑要成立一种组织形式,在一个特定的地区把地方组织联合起来,成为一个管理单位;这个单位对总会负责。在几次一起去新西兰往返的路上,他们有时间仔细讨论这个问题,并勾画出一个可行的方式。
第二周周末,当澳洲大会的事务不太忙的时候,主要的教牧人员把注意力集中到成立一种新的组织形式上来。这种组织形式介于地方大会、差会、机构和总会之间。通过这种方式,地方关注的事务,可以由邻近的组织共同研究,作出决定。
1月15日,星期一,W.C.怀主持会议;他已被总会指定为“澳洲事务主管”,大约有250人参加,考虑成立联合大会的问题。在此后的十天里,共召开了九次会议,邀请奥尔森主持;任命了组织委员会、提名委员会和决议委员会。
组织委员会提出了章程,促进新的联合大会诞生;要求采取措施,使联合大会掌管教会和学校财产。提名委员会推荐领导人:主席,W.C.怀;副主席,A.G.丹尼尔斯;秘书,L.J.鲁索;财务,厄科出版公司。
这是一次开拓性的会议,总体上为教会制定了今后几年的基本方针。奥尔森坚决赞同所取得的成就,与教会领袖一起密切合作。联合大会组织的发展将会减少了全球总部许多具体的管理事务。联合大会的计划是经过仔细考虑,得到人们的理解和关注设计出来的。它打开了整个澳洲乃至全世界真正发展的大门。
 
布赖顿帐篷大会的深远影响
布赖顿帐篷大会的直接结果是,大约有100人接受了洗礼,其中有安德生兄弟俩人(《怀爱伦书信》1894年40B号)。接着,他们的妻子几个月后也接受了洗礼。北布赖顿扎起了一个布道帐篷,科利斯长老和黑尔继续组织了一系列的会议;参加会议的人也很多。在威廉斯敦也扎起了一个帐篷。从布赖顿穿过霍布松海湾就是威廉斯敦,位于墨尔本南边12英里(19公里)处。M.C.伊斯雷尔和W.L.H.贝克在这里推进布道。这两个社区都建立了教会。怀爱伦在这两个地方演讲,在威廉斯敦讲了几次;有时在帐篷里,有时在租借的会堂里。(《怀爱伦文稿》1894年5、6号)
总的来说,在澳洲举行的第一次帐篷大会取得成功,成为富有成效的布道帐篷大会的样板。
 
 
 
 
 
 
 
 
 
 
 
-------------------------
*怀夫人在新西兰的传教活动局限在北岛。她从没有访问过克赖斯特彻奇或者南岛的其它城市。
**是后来有名的福音传道者和教师罗伊艾伦•安德生和他的兄弟奥蒙德和克利福德的父亲。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