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第二十一章 森尼赛德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第二十一章 森尼赛德


从一开始计划开发利用布利特威尔庄园1450英亩(587公顷)土地的时候,就打算把其中的一些地卖给复临信徒家庭。1895年7月所谈的,是出让大约120英亩(49公顷)土地作此用途。7月7日,星期天的上午,怀爱伦进行了从这个庄园里划出第一块地的谈判;这是这块地北边的40英亩(16公顷)。她为这块地付出了1350美元。她写道:“我现在买这块地的理由是,我可以给现在非常需要用钱的人(与学校有关的人)提供一些钱。”(《怀爱伦文稿》1895年61号)
她计划留下一些地种树,一些地种草,一些地作为果园和花园。当然,要选出一块地,用于建房。(《怀爱伦书信》1895年88A号)
一段时间以来,她觉得,她应该把家安置在更有益于写作的地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住在格兰维尔租的大房子里。在格兰维尔,每天都是人来人往,她好像不得不开办“免费旅馆”。现在,她决定建一幢小房子;住在小房子里,人们就不会有这样的要求。她还决定,把她的一部分地,用于这个地方的农艺实物教学课堂。现在是七月中旬,通过咨询,她了解到种植果树之后的几个星期里必须做的一些事。
因为她有40英亩(16公顷)土地,建设她的小农庄的第一步,是为建果园清理场地。很快,在她的地上搭起了三个大帐篷。她和她的孙女埃拉住在一个帐篷里,大部分时间,还有她的一个女助手住在这里。另外一个帐篷,是厨房和餐厅;第三个帐篷,住着一些清理场地和种树的人(《威廉C.怀特书信文件》第八卷,第31页)。当她的小房子开始建造的时候,怀爱伦就在旁边打下手,好省他们一些时间。有时她也写作。
从白手起家,到八月初,她的“农庄”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房子的基础已打好(《怀爱伦书信》1896年156号)。8月28日,她这样描述了森尼赛德小露营地:
 
凌晨3:00,我坐在床上写作。一点半以后,我就睡不着了。埃拉梅怀和我两人住一个宽敞舒适的家庭帐篷。附近还有另一个大帐篷作餐厅用。我们有一间简陋的厨房和一间小的五乘五(1.5米乘以1.5米)的储藏室。隔壁还有一个帐篷,住着三个工人。再隔壁,有一间房没有完工,是作洗衣房和工作间用的;现在住着两个工人,建筑工程队队长香农弟兄和考德威尔弟兄。我们给这五个人提供膳食。另外几个在这里做事的工人,由他们自己做饭。范尼•博尔顿住另一个帐篷,帐篷里摆着她的风琴和家具。你瞧,我们这像不像帐篷村庄。(《怀爱伦书信》1895年42号)
 
七月末,怀爱伦和黑尔、鲁索、W.C.怀,花一天的时间去了一趟格兰维尔,寻求得到果树和果园种植的信息。她还想到一些其它事情。
 
我到悉尼去,看是否能为贫困家庭买到一些便宜东西。钱太少了,我们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什么办法能够提供所需的各种东西?很多银行破产所带来的灾难已经被感觉到,还仍将会被敏锐地感觉到。我们寻找机会,看哪里能够买到半价品,买些又好又便宜的东西,给那些买不起但又非常需要的人。(《怀爱伦文稿》1895年61号)
 
星期三,是七月的最后一天,他们又去购物了:
 
整整一天,W.C.怀、埃米莉和我,在悉尼为我们的露营生活购买基本生活用品。我们想,最好要选择一套坚固耐用的器皿(珐琅烹饪用具),既好搬运又好用。(同上) 
 
她的版税收入和借的一些钱,使怀爱伦能做一些其它传教士做不到的事。
1895年8月19日,星期一的上午,怀爱伦提笔给埃德森写信时,充满喜悦。一段接一段都是好消息:
 
昨天是1895年8月18日,我们在埃文代尔种下了第一棵(果)树。今天是8月19日,第一批树要移植到怀师母农庄——这对于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一个重要时刻。这对于我来说,有很大的意义。(《怀爱伦书信》1895年126号)
 
她喜悦的原因,是开始植树了。
 
在库兰邦种树建房
当怀爱伦从悉尼赶回库兰邦的时候,她有两件事记挂在心——种植果园的果树和建造住的房子。平整土地和种树是先期要做的工作。她刚一回来,W.C.怀了解到,有一个从塔斯马尼亚州来的复临信徒,是一个好建筑师,名叫J.G.香农,现在正在悉尼找工作。这对于怀家来说,似乎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找谁来为他们刚买的地盖房子。他们花八先令(2美元)一天,雇下了这个建筑工程队长,并派他到库兰邦去建一栋五间的小房子(《威廉C.怀特书信文件》第八卷,第46页)。怀爱伦写下了她那里的一些活动:
 
今天(星期天),我催促平整果园场地的工人动作要快。我们今天有一些搞劳动训练的学生,来平整种植果树的土地。果树在这一周和下一周,必须栽下去;要不然的话,就要等到明年去了。
埃米莉和我驾着一辆两匹马的车到处跑,要寻找母牛;还要收集所有可能收集到的种植栽培信息等等。(《怀爱伦书信》1895年125号)
 
 
怀爱伦论如何种树
在搜寻信息和指导如何在她的小农庄的果园里,和在学院的庄园里种果树的时候,怀爱伦被介绍到莫斯利先生那里;莫斯利先生是一位成功的水果种植者。
有几次,莫斯利先生过来种树,并指导他们种植和培育果树。这块没有开发过的地平整好了;用了六对公牛拉一把大犁,来开垦这块没有开发过的地。怀师母惊讶地看着,并且写道:“公牛很有纪律,一声令下和一声鞭响,就会开步走;鞭子并没有触到它们,只是一声命令”(《怀爱伦书信》1895年42号)。在早期植树的时候,她有一些观点。十多年以后,她回忆道:
 
我们在澳大利亚的时候,采用的是挖深沟的方案,把肥料填在土里面,这样就能够产生好的土壤。我们在栽培西红柿、柑桔、柠檬、桃和葡萄时,就是这样做的。
卖给我们桃树的人告诉我,他很乐意让我看他栽树的方法。然后,我让他看我晚上得到的栽培法。
我叫我雇的人在地上挖了一个很深的洞,然后把肥沃的污泥放进去,然后再放石头,再放污泥。放了这些后,他放了几层土和肥料,直到把洞填满……他(苗圃主人)对我说:“你不需要我教你如何种树。”(《怀爱伦书信》1907年305号)
 
这样,从一开始,怀爱伦就能够实现她的一个目标:告诉社区的人,开动脑筋,运用农作方式,能起到什么作用。这并不只是她个人坚定而雄心勃勃的计划。她写信给埃德森,“主赐给我的亮光是,不管是什么土质,都要精心经营!作为给整个殖民地的实物教材,告诉他们如果经营得当,这些地会变成什么样子。”(《怀爱伦书信》1895年126号)
在八月末,怀爱伦喜气洋洋地写信给凯洛格医生,告诉他,她在库兰邦所做的工作产生的影响,和一个土质专家的评价——一个与她听到的相协调的观点:
 
我来到这个地方,在我的地上非常认真地工作,鼓舞了所有人的热情。他们怀着一个意愿在工作着,他们很高兴,能有这种特别待遇!我们相互激发出热情,努力工作着。
学校教职员工担心我能否种出一流的树,现在我们都很满意;在附近一带,培育出了真正一流的果园。明年,我们的一些树就要结果了,桃树两年内就能挂果。卖树给我们的莫斯利先生,住地离这里大约有20英里(32公里)。他有一个很大的漂亮果园。他说,我们种果树的地很好。
噢,学校有一个很好的开张!学生们正在学习怎样种树、草莓等等。(《怀爱伦书信卷47A》1895年)
 
买母牛
怀爱伦还需要母牛来提供牛奶和奶酪。她写信给在美国的朋友们,描述了她是如何完成她的这些工作的:
 
我驾着我自己的两匹马拉的车,参观木工厂,订购木料。这样,就可以节约工人的时间。我还出去寻找我们所需要的母牛。我已经买了两头好母牛——是这里最好的母牛。(《怀爱伦书信》1895年42号)
 
她在森尼赛德的示范是成功的。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