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第二十八章 非养老院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第二十八章 非养老院


GO

第二十八章 非养老院
 
或许,艾尔蒙丝庄园里的美丽房子,本来只是作为单门独户的住家用的。但是,在怀爱伦住在那里(1900-1915年)的那些年,它不仅成为了怀师母和一大群助手的家,而且成为了一个吸引来自海内外的人得到劝戒、会见,甚至开会的中心。
要满足大量来访者的需要,很有必要改变一些有形设施,包括为工作人员,甚至为怀爱伦,改善工作条件。
艾尔蒙丝庄园现在的房屋和环境,和1900年时是不相同的。当她买下这个地方时,楼上的三间房和厨房上面的一间矮阁楼作卧室。很快,阁楼被改成了一间宽敞的书房,位于厨房和后门通道上面。
这间房扩大到整个房间的东头,在厨房和门廊的上方。尽管已经说得很明白,要尽可能把旧材料都用上;但改造加上内外油漆,还是花了1000美元。虽然她首先只是想维护一下,但她觉得,这笔钱用得值得。她需要改善工作环境,这会提高工作效率,有益健康。她给一位熟人写信时写道:
 
建这间房,要花钱。我犹豫了一年,才答应建这间房子;因为我知道,有许多地方需要用钱。但是我知道,这是必要的;为了延长我的生命,有些事是要做的。减短我的生命是错误的,这会使我少做上帝的工作。(《怀爱伦书信》1902年165号)
 
在东南角,做了一个明亮的凸窗;窗户可以向所有四个方向打开,但主要是向东方和南方。风雅的木瓦衬托在塔的外面。房间的东边有壁炉,整个西边的墙都是橱柜,可以保存她的手稿、书籍和报纸。在橱柜和门到陡峭隐蔽的通往门廊的楼梯之间,她可以从房间靠北边的窗户向上,看到山上的疗养院;也可以看到不久就将建好的办公楼。
这间新建好的书房有三个特点,特别令怀爱伦满意:宽敞、光线好、有壁炉。在此后的12年里,她将在这里度过她大部分的时光,不断地写作。她常常会在清晨2:00或者3:00,到这个房间里来;有时在午夜,有时更早,开始她一天的写作。
 
办公楼和工作人员
在住宅以北30码(27米)远的地方,正在建一栋八间房的办公楼。N.H.朱拉德负责基建。
怀爱伦急于继续她的写作。她现在有一套好的班子:萨拉•麦因特菲是她的私人秘书、护士和旅行陪伴;玛丽安•戴维斯,克拉伦斯•克赖斯勒,萨拉•皮克,和马吉•黑尔组成她的秘书班子;M.J.纳尔逊是厨师;艾郞•雅各管理农庄;N.H.朱拉德夫人是她的会计;朱拉德先生是建筑师。W.C.怀是总管;他不但为他的母亲服务,而且在总会担任各种职务。
我们现在从开展怀爱伦的工作的角度,来看艾尔蒙丝庄园的情况。她住在西北边的卧室,在楼上。这里可以俯瞰李树果园,有2000株树,延伸到小山下,向西有四分之一英里(.4公里)。她一直住在这间房间里,到她逝世。她的办公室,在穿过门厅的前面的卧室,朝南边。后来,那间她用来作为写作间的带凸窗的大书房,当时还没有建。她工作的那间房,使她感到很痛苦,因为里边没有壁炉,只有一个火炉。她很少用它生火,她宁愿穿得暖和一点,在那里写作。
穿过门厅靠北边的卧室,为萨拉•麦因特菲,萨拉•皮克和马吉•黑尔这几个助手共享。M.C和F.M威尔科克斯的侄女基蒂•威尔科克斯,曾短期在这里当厨师,住在厨房上面的小阁楼房间里。楼下那间大的正式客厅,正位于怀师母的卧室下面,被改成卧室,由朱拉德先生和夫人住着;他们有一段时间,是她的员工。其它间歇地在冬季帮她做文字工作的,有伊莱扎•伯纳姆和莉莲•惠林——约翰•惠林的女儿;她们两个都是从太平洋出版社借来的。
 
日常有趣的活动
写作34号证言的工作,在1901年最初的几个星期,进展得非常缓慢。两件事使工作非常困难。第一件事是,当怀爱伦在艾尔蒙丝庄园安好新家后,工作人员要花很多时间,来处理众多的来信和来访者。有些人写信,要为她工作。有一个人写信说,她的医生推荐她喝牛奶,她不知道按这个医嘱而行是否正确?一位年轻的牧师写信来询问,他是否应该在访问教会的教友之前,先改变镇上新教徒牧师的信仰。还有一些关于婚姻和离婚和其它一些有关黄油、鸡蛋、奶酪之类的事,不一而足!
萨拉•麦因特菲,朱拉德夫人和W.C.怀,按照怀师母的教导,回答许多这样的信件。在许多这样的信中,他们放入一封复写的字条,上面写着:“成百上千的人,希望亲自听母亲的演讲。有些人写信问一些问题,其它人给我们寄来他们的生平故事,还有人给圣工捐款等。恕我们不能一一以长信回复。”
回信经常会说,怀师母对于他们所说的特例,没有特别的信息;建议他们学习已经出版了的著作。萨拉告诉一个要怀爱伦向上帝询问的妇女,“我可以告诉你,上帝不偏待人!上帝会迅速而愿意听你的祷告呼求,一如怀师母替你求告。”(《威廉C.怀特书信文件》第十六卷,第184页)
有一天,怀爱伦刚回到家里,来了两个衣着褴缕、疲惫不堪的妇女;她们来自旧金山,说是驾着小马车赶了60英里(96公里),来见怀姐妹的。她同意见她们。她们做的第一件事是,交给她一个精神错乱的小孩,问她该怎么办?然后,她们拿出一个列有10个问题的单子,她们要求回答:是或者不是。其中典型的问题有:1.我们一定不能再吃肉、鸡蛋、黄油、牛奶的时候到了吗?2.抚养孩子是一种罪过吗?使生面发酵是一种罪过吗?等等。怀师母告诉她们,到她的书里去找答案;并且告诉她们,她并没有得到授意,要回答这样的问题。但那两个妇女还不罢休。(《威廉C.怀特书信文件》第十六卷,第55页)
一位女儿把她有病的母亲带来,她要求为她母亲进行特别的祈祷。一位离婚者来请教。然后一位老朋友刚刚从克郎代克河金矿而来。不难看出,萨拉•麦因特菲是怎样得到怀爱伦的“看门狗”这样的名声的;因为她要负很多责任,以保护怀爱伦免受不合理的要求,浪费她的时间和精力!
所收到的大部分邮件是说得过去、通情达理的,很多是负有很重要责任的教牧人员写来的。有许多人很了解她和她的工作,写信给W.C.怀,只是建议他和他的母亲,在她有空的时候讨论一下这个问题。有一些私人的信件,怀师母会挑出来亲自答复。
仍然活跃并保持通信的领导人有:总会主席欧文长老、凯洛格医生、S.N.哈斯克尔和他的妻子以及埃德森。所有这些人经常写信,报告他们的活动,描绘他们工作的进展,要求她给予指导。怀爱伦一直积极地与这些人通信。她与这些人、与朋友和亲人的书信往来,成为她日常生活信息最丰富的来源。在她的书信往来中,和与疾病较量中攒足的额外的力量,她都用于给信徒和非信徒的演讲中。
 
在危急关头信息的影响
太平洋出版社的管理策略和总体计划应该有所变革,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这样就产生了一种印象,C.H.琼斯经理是替罪羊;因为对外的商业业务主要是他来负责的,而正是这些业务把问题带进来了。一时之间,批评之潮骤起,弥漫于整个员工之中。
召开选民大会的会期临近了,在会上,要选出一个董事会和选举负责人来管理这个机构。琼斯给怀爱伦写了一封九页长的信,在信中,他提到应该交与讨论的问题包括:是否应停止商业业务?(这将会影响到员工们一半的时间和一半的投资)是否应该卖掉奥克兰的工厂,搬到更靠近乡村的地方去,建一个规模更适中的厂子?等等。
在信的结尾,他坦率地说,他不准备在来年,再在太平洋出版社负责。他觉得,在这种形势下,他应该从事其它工作;他可能协助他在圣巴巴拉当医生的儿子。31年以来,他一直从事教会的出版工作——在《评论与通讯》工作了八年,在太平洋出版社工作了23年。他说:
 
我的一生都投入到机构里。我没有其它兴趣,我把我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于构建太平洋出版社。(《C.H.琼斯写给怀爱伦的信》1902年4月16日) 
 
他认识到,他犯了错误;他表示,他对于自己打算切断与这个机构的联系,感到遗憾!虽然这似乎是最好的做法。他请怀师母给他提出意见。
在接到来自琼斯的信不久,她就“在夜里”得到异象;她看到了太平洋出版社的情况,她得到了“完全出乎意料的证言”。之后,她给琼斯弟兄和姐妹写了一封友善的信。两天后,她写了一封信,寄给“在太平洋出版社负责岗位上的我的弟兄”。她直接点出问题,信一开始就是这样写的:
 
C.H.琼斯弟兄的事情,已经提交到我这里来了。他应该辞职,去做一些其它工作吗?要是上帝说,“这是我的意愿,”那让琼斯弟兄辞职是可以了……只有当上帝为这个位置选择了合他心意的人时,琼斯弟兄离开太平洋出版社才是对的。但是,现在上帝不接受他的辞呈。(《怀爱伦书信卷67》1902年67号)
 
4月26日,安息日,怀爱伦在疗养院教堂讲道;星期天,便出发去奥克兰,到C.H.琼斯的家里作客。选举人会议于星期一上午开始,很多代表出席。星期一下午,怀师母主讲。首先在选举人会议上,宣读了给琼斯的信;接着,宣读了21页给太平洋出版社负责人的证言,触及心灵。在报导这次会议时,《太平洋联合会记录》是这样描述的:
 
主的灵降临会场,许多人感动得哭了起来。她讲话后,召开了一次情绪饱满的社交会议。在会上,许多人承认错误;通过表决,所有听众都表示,希望献身上帝的圣工。(1902年5月22日)
 
这次会议,与普通的公司选举人会议,形成何等鲜明的对比呀!在通过的决议中有这些:
 
“我们通知董事会,继续努力减少商务业务,发展宗教、教育和健康文学的出版工作。我们还建议董事会将整个工厂转让,或者部分转让,上帝会为我们开辟道路的。
“我们还建议,如果工厂被卖出去,便在农村地区,方便教会工作的地方,建一个小工厂,训练和培养传教士。”(同上)
 
会议选出了一个七人的委员会,一致通过C.H.琼斯为经理;他又诚心诚意地回到这个位置上——他在这个位置上,又干了31年。
 
南方的工作需要财政帮助
新组建的南方联合大会,正面临一触即发的局势。埃德森•怀和跟他一起去南方建学校、教会和出版社的W.O.帕尔默,都没有财政上的判断能力。他们用抵押借来的钱搞风险投资,需还的抵押贷款很重。在这种形势下,南方联合会派乔治I.巴特勒主席和出版社的财务员W.O.帕尔默,去加利福尼亚面见怀爱伦,寻找对下一步要走的路的劝勉。
这两个人于5月16日,星期五中午,到达艾尔蒙斯庄园;受到了热情的欢迎。怀师母与巴特勒长老一起共事多年,合作密切。威尔•帕尔默是帕尔默夫妇的孩子;帕尔默夫妇曾在战溪街早期建立出版社时,在那里帮忙。
当这两位教友,于新的一周开始之际,在怀爱伦和艾尔蒙斯庄园的工作人员面前,摆出问题和他们来的理由时,他们欣喜地发现,几个月前,她就写了许多关于南方工作的材料;材料里已经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当他们浏览这些材料的时候发现,上帝已经指示她,向全美教会呼吁,帮助开展南方几个州的工作,为其打好坚实的基础。迫切需要做的工作是,使全国的教友都知道这件事,并藉此机会,寻求帮助。这两位教友发现,这个劝勉给了他们很大的勇气!随后,又进行了几次面谈,对工作进行了回顾;他们又得到了一些劝戒,感到真是不虚此行!
威尔•帕尔默回到了纳什威尔。巴特勒在西海岸逗留了一段时间。安息日,他在疗养院教堂证道。随后,在星期天召开了一次会议。在会上,他为南方的工作呼吁,得到了捐助500美元的承诺。这给了巴特勒勇气去别的教会——希尔兹堡、旧金山、奥克兰和弗雷斯诺。共募集到1800美元,帮助南方出版协会。
这次访问后不久,W.C.怀写下了来访者和艾尔蒙丝庄园工作人员的意外和惊喜,“他们发现,在他们到来之前,他们的问题就已经被预料到了;母亲已写下许多东西,他们现在可以用作为南方工作向前发展的指导。(《威廉C.怀特书信文件》第十九卷,第371页)
 
医疗布道工作的长远规划
1902年6月18日,星期三,当代表们在圣赫勒那疗养院召开一次重要的理事会时,怀爱伦通知他们,她愿意每天与他们交谈一个小时。他们很快安排了每天清晨,召开一次会议。怀师母宣读她为会议特别准备的手稿。她解释了教会医疗布道工作的独特性后,恳劝人们,“与世俗一致,就会使我们的许多人迷失方向……世俗的策略,在我们许多机构中,已进入我们的管理当中。”(《怀爱伦文稿》1902年96号)
在这四天的会上,制订了长远的规划,号召成立太平洋联合医疗布道和慈善协会。这意味着,在太平洋沿岸,将有一个在教会控制下的强有力的医疗布道组织。西部的医疗机构,将不是由战溪街控制的国际医疗宣教和慈善协会的一部分。新协会的选民们,感觉到了他们正在做的工作的意义。他们说:“由于所采取的步骤很重要,对相关问题应该仔细考虑;因为这不但影响整个太平洋沿岸机构,而且会影响教会全球的工作。”(《太平洋联合会记录》1902年8月14日;斜体字印刷)
长远规划的一个特征是,“医学传教计划,可以开始了……,如果要找一个基础,财政和管理的责任,主要依赖地方选民或者董事会”(同上)。道路已经铺平,重要决定,要等到十一月召开的总会委员会,和明年春天的总会会议作出。
 
怀爱伦的休闲
怀爱伦的大部分精力,集中在完成她作为上帝的信使的职责;但也抽部分时间来,参加她特别喜爱的活动:驾马车去一些风景区,采摘水果。她把自己的时间安排成这样,如:让她可以进行短途旅行,使她的身心得到休息。不知何故,坐马车带给她的效果,是任何其它东西都不能替代的。
七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天,她觉得需要改变一下,就花了一天时间,远足去寻找樱桃。在萨拉•麦因特菲和艾朗•雅各的陪伴下,她采摘了八夸脱(九公升),主要用于做罐头。她对于在厨房上边建书房的进展,感到很高兴;有报导说,她的“健康状况,要比过去好得多”(《怀爱伦文稿》1902年138号)。那年夏天,北加利福尼亚的水果大丰收;她的一些运动,就是摘桃子、李子和苹果。
 
拓宽基督徒的教育
在1890年代末,到1900年代初,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对基督化教育的兴趣高涨,积极参与者众。教会开办学院,虽已达20到25年之久,但是除了这些高等教育的有附属小学之外,其余并没有做什么工作,确保小孩能上“教会学校”。这种情况,直到进入世纪之交前,才有所改观!
怀爱伦的教育勉言于1893年,由巴特尔克里克的国际传单学会出版,书名为《基督化教育》,共255页。人们如饥似渴地读着这些指导信息,教友中开始产生影响。四年后出版的240页的小开书《教育的特别证言》,更深化了这一主题。由于怀爱伦号召教会采取行动,对于学校的管理也有具体指导,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们很快就行动起来了。
1896年和1897年,在巴特尔克里克学院,专门有一些教师兴起师范教育,培养小学教师。当时学院院长是G.W.卡维内斯。弗雷德里克•格里格斯(Frederick Griggs)则负责大学预科班。(见A.W.斯波尔丁《起源和历史》第2卷,第361页)。次年,E.A.萨瑟兰成为学院院长,密歇根州开办了好几个教会学校。教会学校运动很快铺开。所有这些,都增强了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们在基督化教育方面的兴趣,迫切需要一本怀师母在这方面的论述之作。
《教育论》一书的准备工作,是怀师母和萨拉•皮克在澳洲开始的。从刚才提到的两本书中和其它途径,如她写的登载在《评论与通讯》、《时兆》和《青年导报》的文章中,选取了很多合适的材料。从她论教育的演讲和给教师的忠告信中,也选取了很多内容。需要补充的地方,她还写了新的材料。1900年4月11日,当她还在澳洲的时候,写文章报导:
我一直在读《教育论》这本书的一些章节。皮克姐妹从我众多的作品中收集材料,小心地从各处挑选宝贵的点点滴滴,并把它们协调地组织在一起。今天早晨,我已读了三章,我认为,这种安排非常好。
我希望我们所有教师和学生,尽可能人手一册。我急切地等待着它的出版。我希望这本书里的原理能到处传播。我们必须把教育标准提高。(《怀爱伦书信》1900年58号)
 
P.T.马岗在贝林斯普林斯招标印这本书。他说,在贝林斯普林斯印这本书,会比按照惯例,在我们教会印刷厂印更便宜。这样,就会有更大的发行量。这个建议是很诱人的;但是,根据她从上帝那里得到的信息,要独立出版,她拒绝了。论教育的手稿,被交到了太平洋出版社;从1903年,直到现在,这一直是他们的出版物。怀爱伦受到上帝的特别指引,拒绝采取绕过按照神圣秩序所建立的管理教会文字出版和发行组织程序。
 
纳什维尔危机
1893年,再次归正后,雅各•埃德森•怀利用他建造的传教船晨星号,慷慨无私地开拓南方的工作。他编写了合适的文学读本,如福音初级读本,为实现他的计划,筹措经费;并且提供教学帮助。由于他的献身精神,他的工作得到了上帝的赐福。他着手成立南方传教协会。这是一个得到总会认可的组织;在当地教会大多尚未发展起来,而且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在当地开展工作。
但是,埃德森•怀有一个很大的弱点——他不是一个金融家。年轻的时候,他就一再受到父母的提醒和教诲。在南方做拓荒工作的时候,他的母亲再次告戒他,陷入商业冒险的危险性。他是一个发起人;他认为,他所从事的每一项工作绝对都会成功。他关系密切的同事,常常不像他一样乐观。但他敢于做别人不愿做的事。这样,他使这个工作有效地赢得了人心。
在晨星号上,有一台小印刷机,这就可以发布文献,给刚开展的工作提供援助。但最终,应该在南方某处固定的地方建一个印刷厂,这才是合理的。纳什威尔是一个好地方。因此,他们在这里找了一处房子,购买了印刷机、切纸机和铅字。一些很敬业的员工,开始了在美国的第三个出版社的工作。整个计划,表现出胆识和乐观主义,但有很多缺点。
上帝指导过怀爱伦,要在南方建立出版社,为南方服务。但是,在埃德森•怀动摇不定的理财之手掌控之下,使用的又是旧设备,导致了亏损。而且,这一切又是在教会呼吁执行不负债政策的前提下发生的。事实上,1901年,新任的教会领导A.G.丹尼尔斯一直强调,要执行这一政策。他看到,如果整个事业陷入债务,年复一年,不能自拔,就会引发1890年代后期那样的灾难!
当教会领袖研究了纳什威尔恶化的财政形势后,采取了一些措施;把新成立的出版社缩小,成为书籍存放处,和只印小册子——对南方各个州特别有用的材料。从纯粹的商业观点来看,这似乎是正确的;特别是教会在北美还有两个装备精良的出版社,一个在巴特尔克里克,另一个在奥克兰。这两个出版社的工作量都不满,还要靠做一些商务性质的活来补充。为什么不能把所有在美国发行的文献,由这两家出版社来发行呢?
1902年10月19日,在艾尔蒙丝庄园举行的一次政务会议上,丹尼尔斯长老说,“我们已反复声明,纳什威尔的弟兄们不会负债;大家都知道,这里是按新规矩办事;他们准备成立一个不欠债的机构。所以,大家把钱送来了。”(《怀爱伦文稿》1902年123号)
但是,这个机构陷入了沉重的债务中,人们开始注意这件事。有人建议,象处理类似情况一样,处理这里的情况,问题是可能得到解决的。但碍于怀爱伦对儿子工作的支持,其它人不便插手,有点爱莫能助! 
有人问,“我们是需要再等一段时间,让那里的事情继续下去;还是召集总会领导和南方联合大会的人,一起给出虔诚和理智的忠告,重新调整这些事情,……使那些事务,不再继续陷入债务?”怀爱伦对这个问题的答复是:
 
事已至此,我说,处理这个问题吧。上帝的事业不能蒙羞!按照正确的原则办事,不管触痛的是谁!埃德森应该去传教、去写作,离开上帝不允许他做的事情。理财根本不是他的长处!
我希望教友们放开手脚,处理这件事。我不希望他们把这件事,同我牵扯起来。我希望他们,就当我的儿子不在那里那样,处理这件事(同上)。
 
当天讨论的报告就打印出来了,丹尼尔斯长老当晚满意地离开了加利福尼亚。他的口袋里揣着一份访谈录。一到巴特尔克里克,就召开了总会委员会会议,报告了加利福尼亚的会见。他确认,上帝的信使赞成他们的计划,短期内关闭纳什威尔印刷公司。
但是出版社没有关闭。星期一,在艾尔蒙丝庄园会见丹尼尔斯长老的24小时之内,怀爱伦向“亲爱的教友们”写了一封信。
 
昨天晚上,我好像是在一家大医院的手术室里;一些人被带进来,仪器准备好了,匆忙地把他们的手脚锯掉。
一个有权威的人走进来,对医生说,“有必要把这些人带到这手术室来吗?”他怜悯地看着这些受苦的人说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切肢。”检查了医生准备切除的那些肢体,他说,“可以不切除,首要的工作是,想方设法把这些肢体修复。”(《怀爱伦书信》1902年162号)
她还看到另一个场景。她好像是在参加一个政务会议。主管我们出版工作的E.R.帕尔默在讲话,要求“我们所有的书籍,应该由一个出版社出版;在一个地方出,这样就可以节约费用。”她描述了“唯一的权力”的存在,并指出合并工作的危险性;她然后宣称,“让南方有自己的出版社。”(同上) 
当丹尼尔斯长老收到信时,他十分惊愕!谈到他在巴特尔克里克收到信时的感受时,他说:
让南方出版协会继续他们的工作的信,真是令人惊愕!它使许多人感到很失望。它与会见时给我们的忠告自相矛盾,使一些人陷入困惑之中。(阿瑟G.丹尼尔斯《常在的预言恩赐》第328页) 
 
他回忆了拿单和大卫的感受:
“拿单对大卫说,‘你可以照你的心意而行;因为上帝与你同在。’当夜,上帝的话临到拿单,说,‘你去告诉我仆人大卫说,耶和华如此说,你不可建造殿宇给我居住。’ (见历代志上17:1-4) (同上) 
 
他记得,大卫照着所启示的信息而行,而没有按头一天见面时的劝告而动。当他报导这次经历时,说道:“我们委员会采取同样的行动。”(同上) 
整个经历是,怀爱伦自己受到了上帝的责备。她在12月7日写给丹尼尔斯长老的信中解释说:
 
你在这里的时候,向我讲述了纳什威尔出版社的情况。你说到那里出现的可怕的财政困境,给我的印象是,教友们认为,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挽救这个局面;因为怀姐妹会施加影响,使他们不能做他们认为必要做的事,使事情得到圆满解决。
问题向我提出了,我也根据你们所讲的回答了。我说,“要是你们所说的是对的,我决不会阻止你们做你们认为要做的事情。”你说,如果你能按照别处出现的困难来调整,这项工作就会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怀爱伦书信》1902年94号;用斜体字)
 
然后,她意味深长地说道:
上帝责备我,他已给过我指示;而我还接受别人的看法!即使是丹尼尔斯长老的看法,也不应该接受!
我从未感受过,比我与你谈话之后所感受到的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我没有说什么倾向于纳什威尔的话!上帝为此责备我,他要我注意,那些他指定在纳什威尔工作的人。(同上;用斜体字)
 
在一份谴责的直接证言中,她写道:
可能有人企图对抗上帝的计划,阻止纳什威尔的工作取得顺利进展;丹尼尔斯长老和其它人,虽然知道上帝给出了信息,但他们也企图这样做。这是对上帝的一种冒犯!上帝不会认可他们的工作,也不会支持他们的行动。(同上) 
虽然,丹尼尔斯长老本来认为,他提出的行动方针理由充分,是经过周密考虑的;他还是接受了对他的谴责,印刷公司没有关闭。
当潮流逆转,形势好转的时候,他多高兴啊!几年之内,这个机构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他后来讲到这件事的时候说:
 
上帝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我们信息,使我们在受到挫折的时候不退缩。这些信息,有时看起来很难理解!它们需要超常地尽力理解。今后,我们能够比过去更高兴地接受上帝通过他的仆人对我们的指引。我在许多经历中列举这次经历,它坚定了我对于上帝的子民通过预言天才的神圣领导的信心。(阿瑟G.丹尼尔斯《常在的预言恩赐》第329页)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