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第三十五章 特别恩赐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第三十五章 特别恩赐


GO

第三十五章 特别恩赐
 
怀爱伦有特别的恩赐。她对此进行了清楚的描述:
 
有些人因我未说“我是先知”,因而跌倒。他们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呢?
我不需要以什么来自诩!我所得到的惟一的指示是:我是主的信使;他在我年轻的时候,呼召我作他的信使,领受他的话语,奉基督耶稣的名义,传出清晰确定、明白无误的信息。
在我年轻的时候,多次有人问我,你是先知吗?我总是回答,我是上帝的信使。我知道,许多人把我称为先知,但我从来没有这样自诩过!我的救主宣布,我是他的信使。“你的工作,”他指示我,“是传我的话。”……
我为什么没有称自己是先知呢?因为现在有许多人肆无忌惮地自称他们是先知,这使基督的大业蒙耻;因为我的工作,远远超过了“先知”这个词的意义……
上帝明白地向我表明,他要使用我,来推进一项特别的工作的各种方式。他显给我许多异象,并且应许,“如果你忠诚地传递这些信息,坚持到最后,你就能吃到生命树上的果子,饮到生命河里的水。”(《信息选粹》第一册,第31-33页)
 
描述完她受委派所做的工作的范围后,她宣称:
 
我从没有宣称自己为先知;如果别人称我为先知,我不会与他们争辩。但是我的工作涵盖了这么大的范围,我只能称自己为上帝派来的信使,在上帝和他的子民间传递信息,在他指定的任何方面开展工作。(同上,第34页) 
 
因为有一次,她在战溪街教堂,对很多听众提到,她不认为自己是先知,或者是上帝子民的领袖;结果,在下个星期一,战溪街的报纸,就刊登了这条消息:复临信徒们这么多年以来,一直认为是先知的这位妇女,现在坦承,她根本就不是先知!一些复临信徒,很自然地提出疑问。怀师母和教会领袖发现,必须对此作出解释。她利用几次机会,仔细解释她这样讲的意思是什么。W.C.怀通过以下陈述,对这件事情,作了极好的澄清:
 
她讲这些话的时候,她脑海里想的是,人们对先知的认识是,先知的主要工作是对事情作出预言;而她要他们了解,那不是她在世上的地位!
 
不只是先知
怀爱伦不只是一个先知。她还是策士、安慰者、指导者、作者、作家、公共演说家。
她一生中,遇到各种各样的反对、敌视和批评;有的微不足道,有的非常严厉。她的话曾被引证,或被错误地引证;有的话,被人们理解;有的受到曲解。但是全世界都了解她关于学校、疗养院和教会的言论的价值。
她很少为自己辩护;但是现在,到了暮年,她被迫回答对她的批评!了解到对她和她的工作很熟悉的一些上帝之家的成员,竟然会道听途说,轻信不足信的证据,而丧失了对她的先知使命的信心,这使她感到十分地痛心!有许多对于她的蒙召与工作增添信心的证据,他们竟然会忘记;这使她心情沉重!
有一些什么样的确信的证据呢?
成百封信,穿越数千英里的陆地和海洋,在关键时刻,及时到达。
许多人收到劝勉的信,所涉及到的事情,只有他们自己和上帝才知道。
很多次,她同人们第一次见面,就认出对方;因在异象中,她曾见过。
早年工作期间,对她所见异象相伴的现象的可信的描述。   
丹尼尔斯、贝约瑟、拉夫伯勒、哈斯克尔等领袖的生活经历,他们的疑问尽被驱散。
 
我现在得到指示,我的工作,不能够由于有人对它的性质进行猜想而受到干扰;这些人的脑海里,把许多复杂的问题,和他们所猜想的先知的工作,搅在一起。我的使命,包含先知的工作,但远不止这些。它包含的,远比散播怀疑种子的人所能想到的多得多。(《怀爱伦书信》1906年244号 [参见《信息选粹》第一册,第31-35页])
 
战溪街曾是教会工作的中心;但现在,凯洛格医生他们这一伙人,包括巴伦杰和A.T.琼斯,却在那里撒播怀疑的种子。
 
怀疑的种子
在一次异象中,她看到她熟悉的医生们在开会,提出他们认为让他们失去信心的有根据的理由;后来,怀爱伦告诉W.C.怀,必须作好一切“行动的准备”。她觉得,她能够,而且必须面对她听到他们在会上列举的许多事情。(《怀爱伦书信》1906年14号)
在1906年年初的几个月,她反复提到,她打算讲清楚,引起一些人对证言感到困惑的事实。“如果讲过的东西与证言有矛盾,”她写信给战溪街教堂的临时牧师E.W.法恩斯沃斯,“我不应该了解到这些指控和谴责吗?我不应该了解到他们撒播怀疑的稗子的理由吗?”(《怀爱伦书信》1906年84号)。
当三月份,A.T.琼斯发起进攻的时候,她协助迎击。4月9日,她寄出3月30日写的信,“寄给那些对于医疗布道工作的证言感到迷惑的人”:
 
在最近几个晚上的异象中,我站在一大群人当中。他们是凯洛格医生、琼斯长老、坦尼长老和泰勒长老、保尔森医生、萨德勒长老、阿瑟法官,和许多他们的同事。
上帝指示我,要求他们和任何其它对我所作的见证感到困惑和忧伤的人,说明他们所反对的和批评的究竟是什么。上帝将会帮助我回答这些问题,并解释清楚看起来很复杂的事情。(《怀爱伦书信》1906年120号)
 
她指出,如果有人认为,“怀姐妹的工作不再值得依赖,”她想了解,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她推测,“可能有一些事情引起你的不愉快,但这些是可以解释的。”她明确地表明了她的观点,“现在,我恳请那些由于怀姐妹的工作而陷入困境的人,提出他们的问题。”
这封信,不但寄给了上面提到的这些人,而且寄给了其它十几个人。三天后,她和她的员工一起,去了南加利福尼亚州,参加洛马林达和帕拉代斯瓦利疗养院的奉献仪式。她们于5月7日,回到艾尔蒙丝庄园;发现提出问题的回信,开始到达。
 
需要仔细回答的问题
战溪街提出的,关于怀爱伦工作的问题,需要认真注意;不但她自己,她的工作人员,都是如此!有些问题很严肃;其它的,是找碴子的,“认为证言,前后矛盾。”(《怀爱伦书信》1906年142号)
许多问题,出在对于圣灵的默示有错误的理解。他们认为,先知是机械人;只要把圣灵口授的每句话讲述出来,或者写下来。这种“字词默示”(verbal inspiration)的概念,有时会使人们一味地要求,从怀爱伦那里得到更多的东西;比从过去的先知那里和从使徒那里,得到的还要多。
实际上,她从一月,就开始为证言正言和为她自己正名。“我最近一直很忙,”她在1月19日写道。“上帝给我力量,助我准备材料,迎击对于上帝藉我达于他的百姓的证言的怀疑与不信。他赐给了我当写的话。”(《怀爱伦书信》1906年34号)
怀爱伦略过了一些问题,回答了许多问题;写信的口气很和蔼、很宽容,对所提的问题,回答得很坦率。有时候,艾尔蒙丝庄园的工作人员,会准备回答。有些答案是现成的;有些问题本身是陈述,而非问题 (《威廉C.怀特书信文件》第三十卷,第333页) 。
一封来自一位杰出的医生的信,包含了由战溪街医务工作者提出的最完整的问题。有几封信,说明了这些问题涉及的一些琐事。其中有一封信中所提出的问题有:
1、怀爱伦写的全都是“证言”,还是有些只是“信”?
2、证言中所描述的情况,确实存在?还是抢在这种情况之先,设计出来的?
3、“我不是一个先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4、W.C.怀会影响证言吗?
5、你赞成把上帝给某些人的私人证言,也给其它人吗?
6、证言是对教友资格的一种考验吗?
7、如何理解“取消对第七卷长条校样”的修改?
8、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可以在巴特尔克里克疗养院工作吗?
 
谁操纵她的写作
提出的问题,涉及到对她的著作的操纵,和W.C.怀对证言的影响;这使怀爱伦非常痛苦!特别是一些指控,与雅各•埃德森•怀特不经意讲的一些话有关。
雅各和怀爱伦的两个儿子,在个性特征上,大不相同。小儿子威廉C.,坚定、沉着,忠于证言;可靠,具有领袖才能。大儿子雅各•埃德森,虽然有才能,富于创新,是一个好的作家;但不稳重,不会理财;并且,由于他弟弟和教会领袖,不同意他所有的冒险行为,提出了很多批评。从很早起,母亲给他的证言,他有时并不当回事!不过,完全献身后,他做了一些令人瞩目的工作,特别是在被忽视的南方黑人中的工作。
因为他是雅各和怀爱伦的儿子,雅各•埃德森能借到钱;主要从复临信徒手中,用以支持他的各种计划;但多次,都失败了。当他的计划一次次濒临失败时,他的母亲和弟弟,一面提醒他;又一面一次次地在经济上给予他帮助。
当怀爱伦意识到,她不能这样无止境地支持他的这些冒险时,他的弟弟前来劝他。他却反过来认为,W.C.在影响他的母亲。他有一些朋友在战溪街及其周围,有些人充当凯洛格医生的喉舌,暗示怀爱伦受到她的儿子威廉和其它人的影响。这使雅各•埃德森,很容易就加入进去了。他讲了一些不适宜的话,因为是怀师母的儿子说的,很快就被人利用了,板上钉钉了。
最后,虽然非常痛苦,怀爱伦仍不能不面对,以澄清真相!她给埃德森写了一封六页的信,结尾坚定地说:
 
你的看法,使你母亲感到忧伤;会影响你弟弟的一生……我不得不说!我不能够,也不会让上帝的大业,与上帝要我所做的工作,受到诽谤;如你所说的,他操纵了我的著作。这不是事实——但这是何等严重的指控啊!没有人操纵我的著作!(《怀爱伦书信》1906年391号)
 
1906年5月21日,在写给埃德森的另一封信中,她说:
 
你的看法,你所讲的话,并不是秘密。但那些想要动摇人们对证言信心的人,到处搬弄你讲的话,的确造成了影响;因为你是W.C.怀的哥哥,是怀爱伦的儿子……W.C.怀对待上帝的圣工忠心耿耿,传来传去的谎言不是真的。(《怀爱伦书信》1906年143号)
 
这一年年初,她写道:
 
有人说,“有人操纵她的写作。”我承认这个指控!操纵者,就是那位大能的告戒者,在我面前显示战溪街情况的那一位。(《怀爱伦书信》1906年52号)
 
整个六月和七月初,怀爱伦把大部分时间用于回答问题。她写了几十封信,总共有几百页。其中许多讲到,面对上帝给预言之灵的纯正性的确据时,仍抱怀疑态度的危险性。
事情逐渐明朗,有些人问的只是一些“最琐碎的问题”(《怀爱伦书信》1906年180号)。她得到指示,不要理睬和回答“灌输到许多人头脑中的所有说法和怀疑”(《怀爱伦文稿》1906年61号)。她和她的工作人员,在回答了原则性的问题后认为,她们在这方面的工作已经很好地完成了。
 
旧金山地震
1906年的大部分时间,怀爱伦是在艾尔蒙丝庄园的家里度过的,笔耕不止。她深深地关注着战溪街有关凯洛格医生、A.T.琼斯和其它人的问题。四月份来了,又到了南加利福尼亚州两所疗养院的献典的时刻了。4月12日,星期四,她去南方。与她同去的,有她的侄女梅•沃林;她是一两个星期前到达艾尔蒙丝庄园的(《怀爱伦书信卷124》1906年);还有萨拉•麦因特菲;和克拉伦斯•克赖斯勒。(《怀爱伦文稿》1906年123号)
参加完4月15日,星期天下午洛马林达的奉献仪式后,怀爱伦和她的伴侣们,在星期一,仍呆在疗养院。她将于星期二回洛杉矶,并将于星期三,在洛杉矶卡尔街教堂举行的南加利福尼亚州大会会议上讲话。她还要去圣地亚哥,并参加于下周举行的帕拉代斯瓦利疗养院的奉献仪式。
4月16日,星期一夜里,当她还在洛马林达时,她看到一个庄严的异象。她说,“我看到一次令人惊奇的演示。”她在一篇文章中,描述了这次异象;这篇文章,现在还在《教会证言》第9卷里。她写道:
 
在那天夜里的异象中,我站在一个高地上。从这里,我能够看到房子,好像芦苇在风中摇曳,高矮的房屋都倒塌了;娱乐场所、剧院、旅馆和有钱人的房子,都摇晃着垮掉了。死了好多人,空中充满了受伤的和吓坏了之人的尖叫声……可怕的场景,在我眼前掠过;我找不到词语来形容!真好象上帝的宽容已到了尽头,审判之日已到……
尽管可怕的场景在我的眼前掠过,但在我的脑海中,留下活生生的印象,乃是与此有关的指示!站在我旁边的天使宣布,上帝至高的统治权和他律法的神圣性,一定要向那些顽固成性、不服从这位万王之王的人显明。上帝必要本着慈怜的心,使一般坚决不服从他的人受到惩罚;使他们或者也会猛醒回头,觉悟自己的行径是何等罪大恶极!(第92-93页;用斜体字)
                  
她醒来,打开床头的灯,时间是星期二凌晨1:00。她放心地发现,她安全地躺在洛马林达疗养院的卧室里。
星期二凌晨的这几个小时,她觉得头昏眼花(《怀爱伦书信》1906年137号)。下午,她和她的助手们登上去洛杉矶的火车,去格伦代尔。
那天晚上,她又看到另一个异像:
 
我又得到关于十诫的神圣性及其效力,以及上帝高于地上一切统治者的至高无上的地位。我好像在许多人的面前,介绍一篇又一篇的经文,支持上帝在西奈山传的诫命。(《评论与通讯》1906年7月5日)
 
旧金山地震的消息
星期三,她参加了南加利福尼亚州大会年会的一次会议。当她快到卡尔街教堂去履行她演讲的约定时,听到报童在叫喊:“旧金山被地震摧毁了!”
她买了一份报纸,她和马车里的人很快浏览“最先印出来的消息” 。(《教会证言》卷九第94页)
对于星期一和星期二晚上的异象,她后来解释道:“我花了好几天时间,来写在洛马林达和格伦代尔这两晚,向我启示的一些内容;我还没有写完”(《评论与通讯》1906年7月5日)。她打算再写几篇文章,来谈上帝的律法依然如初的效力,以及上帝对顺命者所应许的赐福。
4月24日,在圣地亚哥帕拉代斯瓦利疗养院的奉献仪式上演讲完以后,怀爱伦经由洛马林达,回北加利福尼亚州。当她想着回家的旅程时,一种恐惧之感袭上心头。她知道,她将亲眼目睹她在异象中所见到的那种破坏。“我不愿意看到旧金山的废墟,”她说,“我害怕在风景山停留”(同上,1906年7月19日);那里,她所钟爱的太平洋出版社,已经受到严重的破坏。当火车于5月3日星期四,快到达风景山南边的圣何塞的时候,她能看到处处是地震造成的影响。
他们在圣何塞换车,走了10英里(16公里),到达风景山。太平洋出版社的经理C.H.琼斯,和总部设在风景山的加利福尼亚州和内华达州区会主席W.T.诺克斯,在车站迎接他们。在去出版社的路上,经过镇上,他们看到,新建的邮局已被夷为平地,最大的商店完全被毁掉了。但是“当我们看到太平洋出版社坍塌的墙壁时,”她报导说,“我们的心里感到很忧伤。”唯一使他们感到宽慰的是——“没有人员伤亡”。(《怀爱伦文稿》1906年45号)
 
游历毁灭后的旧金山
星期一,他们一行人去旧金山。在保罗阿尔托(Paul Alto),他们看到斯坦福大学的废墟。到旧金山后,他们雇了一辆出租马车,花了一个半钟头,游历这座被摧毁的城市。和怀爱伦一道的,有她的儿子W.C.怀和两个女人,梅•沃林和米莉•克赖斯勒,克拉伦斯•克赖斯勒的妻子,还有她的秘书长。(《威廉C.怀特书信文件》第三十一卷,第293页)
当他们在车上一起察看的时候,讲述了许多事情。我们并不知道他们讲的确切内容,但是各式各样的报导,给我们一幅复活的画图,告诉我们那里所发生的事情:
地震发生在4月18日,星期三,早晨5:31。最早的人员伤亡,发生在靠北90英里(144公里)的波因特阿里纳灯塔。巨大的透镜和灯泡爆炸时洒下一阵玻璃雨。地波高达两三英尺(一米),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向南推进。巨大的红杉,被摧毁了;海滩被掀起来,又落下去;火车出轨。在一个大农场,一头母牛身下的地正好裂开了。这头牛可怕地咆哮着,掉到地缝里去了。当地缝合拢,淹没了它的声音,只能看到它颤动的尾巴。(G.托马斯和M.威茨《旧金山地震》第66,67页) 
当地面的震动波,袭击旧金山的28秒钟时,正值拂晓时分;整个城市,基本上还处于睡眠状态。*  首先有可怕的怒号声,然后,石头和砖块,像雨点一样,从高大建筑上落下来;几乎每一家的烟囱,都倾倒下来。街道隆起来,有许多地方沉下去,达30英尺(9米)。
 
地震后引起大火
拂晓时,可以看到忽明忽暗的火光;然后,数十处这样的火舌在各处出现。火是由于折断的输电线和破裂的气管引起的。市民和救火队员们很快行动起来了,但是使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只有一点点水来灭火。然后没有水了。城市的一些主水管断裂了。
有一些人抢劫酿酒厂和卖酒的店铺,有一些地方酗酒,更增添了混乱。一些喝醉了的父母,根本没有考虑到他们的危险,忘记了自己的婴儿和儿童;在许多情形下,与他们隔开了。有一群没有人照顾,吓坏了的儿童,认为电报山是一个安全的地方,聚集在那里。猛烈的火势转向那边,烧到山上,他们都被烧死了。(《时兆》1906年5月30日)
 
戒严令
城里戒严了,调来武装人员协助。很快,每一个壮丁都从事救火,把伤者和死者,从碎石中移出来。早期,到半岛来的好奇的参观者,都被临时征用。
抢劫还在继续,特别是抢酒店和食品店。警官和士兵接到命令,看到任何人抢劫,或者从死者身上掠取珠宝,就可以开枪。星期三这天,一直处于恐怖和混乱的状态。电话不通,电报发不出,铁路线不起作用。数千人穿过海湾往东边,向受到损害较小的城市和集镇逃难;拥挤不堪的渡船,起了很大的作用,送人过渡。从这些集镇,大量的有关灾祸的新闻,传到外界。
整个晚上,火光把天都照亮了。睡在公园里的人,没有寝俱;但从这地狱般的火里,得到一些温暖,熬过一晚。食品奇缺;即使有,大都很贵!当风向改变,火朝各个方向烧去的时候,由警察和士兵把守的食品店门,都打开了,很快哄抢一空;这多少解决了食品危机。
 
城市中心的破坏
在市中心,地震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市政和办公大楼,以及商店和旅馆,都毁坏了。很少有楼房留存下来。几幢旅馆倒塌,使数百人失去了生命。
无法控制的火势,产生了比地震更大的损害!在地震后的三天内,大火烧毁了一个又一个街区。因为没有进行安全检查,楼房内不准生火做饭;房屋没有倒塌的地方,大都只能用临时准备的火炉,在街边或者在公园里做饭。水像黄金一样贵重。武装人员在公园里,搭起帐篷,帮助照顾无家可归的人。等待分配救济品的队伍达一英里(2公里)长。有很多家庭,家人走失了,在马车上贴上标记。人们张贴告示,上面写着“寻找某某和某某。”
时隔两周,怀爱伦察看了这15平方英里(39平方公里)的断壁残垣和毁坏的城市,聆听了这里所发生的奇异的故事。这与她在洛马林达那天晚上见到的场景多么相似啊!
 
复临信徒和复临信徒的财产
但旧金山安息日会教友和教会的财产又怎样了呢?虽然有几个人受了伤,但没有死人。市场街1436号的治疗室,又叫疗养院分院,由拉姆医生掌管。当地震发生时,住着一些病人。砖墙倒塌了,但是病人没受伤,马上被送往他们的亲戚家。位于市场街755号的素食自助餐厅,和位于市场街1482号的健康食品商店,经受住了地震;但几小时后,被大火一扫而光。许多复临信徒,无家可归。
但是,雅各和怀爱伦在1870年帮助建起的小湖街的大教堂,以及和它一起的诊所,得以保全。由于是框架结构,它只受到了轻微的影响,受到上帝的眷顾;大火在离教堂还有两个街区的地方,被阻止了。教友们还能继续在那里做礼拜,并乐意在星期天,提供给长老教会员使用。
 
《时兆》的“地震特刊”
这次史无前例的大灾难,提供了一次独一无二的机会,告诉整个世界,这种悲剧的意义。太平洋出版社的房屋,受到了严重的损坏(损失估计在15000到20000美元之间)。但是经理们、领班们和编辑们聚集在一起,计划用他们没有损坏的印刷机,赶紧出一期时兆的“地震特刊”。新闻报导不错,图片很出色,印刷达到了太平洋出版社的标准。几天之内,第一次印刷的150000份,都准备好了。从最初制订计划,整个北美的大会,都同意这次行动;大量的订单,源源不断地飞来。
因为北加利福尼亚州的银行都暂时关门了,太平洋出版社销售“地震特刊”,欢迎用现金交易。后来,几次的印刷,补充了图片;有一些报导,进行了更新。对于这次的方案,怀爱伦说:
 
我们现在将尽力把真相告诉人们。《时兆特刊》是一种媒介;通过它,可以做很多有益的工作。
 
回到艾尔蒙丝庄园的旅程
察看完悲剧现场后,怀爱伦和与她一道旅行的人,回到她们在圣海伦娜和艾尔蒙丝庄园的家。那个地区损坏很轻微,主要是烟筒裂缝和扭曲。
怀师母在《评论与通讯》上报导了她在地震后不久,察看旧金山的情况。怀师母通过她的笔和她的声音,提醒读者,她预见到了旧金山的灾难。她曾经警告过人们,远离充满犯罪的城市安家;这些城市,充满邪恶,蔑视上帝!
怀爱伦预言了旧金山的地震吗?没有,但她发出了警告——旧金山和奥克兰将受到上帝的审判。4月16日那天晚上,在洛马林达得到的异象,描绘了旧金山将会发生的事吗?没有指出是哪个城市,但是场景特别;是天使的有关指示,使怀爱伦作好了准备,有力地写出这样的灾祸的真正意义。当然,它适合1906年的大地震!
 
找到一处地方,建太平洋联合学院
到1908年,希尔兹堡学院发现,学院需要呼吸和成长的空间。学生人数在减少,财政亏损很严重。校舍现在被居民房包围,离街道三个街区的“寄宿公寓”,被周围的住宅,围得感到窒息。当初建造的时候,寄宿公寓建在一片五英亩(2公顷)的地上,在乡村。当初计划,在资金允许的时候,要买下周围的地。但是由于缺乏资金,原来的部分地卖出去了,周围的房子,很快就建起来了。
怀爱伦在1882年和W.C.怀在选校址时,就很关心学院的前途。在二月举行的加利福尼亚州大会会议上,通过了一个全面的决议,要放弃希尔兹堡学院的地产,到乡村建“一所产业学院”,能够为学生提供工作;并且“至少能为学院提供必要的农产品和乳制品”(《太平洋联合会记录》1908年2月27日)。教育学会合法地执行控制,在三周后的3月19日,正式开始执行这项决议。
人们希望能较快地找到一个地方,到秋季就可以在新址开学。大会领导和怀爱伦及她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地方;要是这个地方有一栋楼,那就可以立即用起来。
六月初,奥克兰的帐篷大会,参加的人很多;加利福尼亚州区会,在这次会上,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6月9日,在这里,经过广泛讨论和分开投票,通过了关闭希尔兹堡学院的计划,任命了一个七人的选址委员会。W.C.怀,以及大会的领导人都在这个委员会里。他们花了不少时间,察看了一些地方。
八月,在靠近索罗马的一处地产,引起了区会领导人的注意。这片地产,位于离索罗马镇北二三英里(三到五公里),有2900英亩(1174公顷)。这些地,有丘陵、山岗、山谷和平地。有一幢宽敞的三层楼,是一栋38间房的公寓,叫做“城堡”(《威廉C.怀特书信文件》第三十六卷,第725页;《S.N.哈斯克尔写给怀爱伦的信》1908年8月13日)。因为这片地离西太平洋铁路的一个叫做比尤纳维斯塔(Buena Vista)的小站,不到一英里(2公里),就把比尤纳维斯塔作为在察看和谈判时的名字。
 
比尤纳维斯塔地产
9月2日,星期三上午,她在南加利福尼亚州呆了五个星期后,回到北方的第二天,怀爱伦和选址委员会的一些成员,察看了比尤纳维斯塔地产。
大家都还记得洛马林达的那次经历;那次,她一看那片地,就认出了那些楼房;当然,大家都很想听听,上帝是否直接给了信息,要买这块地?
离开的时候,她留下的印象是,“这正是我们要找的学校的地址”(《怀爱伦书信》1908年322号)。关于这个地方,是否合适?她说,这片地产很大,“远离城市,有充足的水源和很多树木,环境有益于健康”(同上)。房间家具齐全,“很便利”,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怀爱伦书信》1908年324号)。但是她没有确定楼房,是她在异象中见过的。
回到奥克兰的那天晚上,怀爱伦得到指示。对于这件事,她写道:
 
那天晚上,在睡梦中,我好像在为这片地产筹划。一个人和我说话,“你对这个地方的印象如何?”我回答说,“很合意;但我不知道,我们如何才能把它买下来,我们没有资金。我们要把石头葡萄酒酿造厂卖掉,降低价格。”
“你不能那样做,”我们的顾问说。“如果你要这样做的话,那些不承认第七日的人,就会在安息日这天,在这片土地上工作。你唯一的计划是,把整个地产买下来,使它全部都在你的控制之下;一点地也不要留给在安息日工作的人。”(《怀爱伦书信》1908年322号)
 
委员会成员不难看出,怀爱伦很看中这块地,但是她没有说“上帝是这样说的,”应该得到这块特殊的地。此外,她感觉到,负责任的委员会是由有经验的有资格的人组成的,一定会按照有关原则作出决定。
9月13日,星期天的早晨,一晚没睡的她,给正在参加弗雷斯诺帐篷大会的哈斯克尔长老写信;她担心她在这件事情上揽了太多的责任。她说:
 
我认为,对这个问题作出决定,不要取决于我。我对于比尤纳维斯塔这个地方,只匆忙地看过一眼。虽然它与我在异象中见过的一个地方相符,你们不要觉得一定是这个缘故,才选择这个地方。(《怀爱伦书信》1908年256号;斜体字)
 
上帝提供给她的许多异象,丰富了她的判断;在作出重要决定时,她是很有影响力的。但是,异象决不能替代研究、自主性、信心,或者对所有有关事情所作的努力。异象也不能替代仔细的研究,然后决策。她的意见,在没有得到特殊信息的时候,也不能当作权威!
对于处理比尤纳维斯塔地产,也是如此!学院的选址原则,已经很明白了,几处地方都可以按照这些原则来处理。在没有得到特殊信息的时候,怀爱伦也要同她的教友们一样,对这片地产进行调查研究,看它是否合适。
这件事情,就这样搁置了几个月。
在九月末,弗雷斯诺的帐篷大会上,举行了一个选民的特别会议。所讨论的事情中,就有学院的事情。比较了几处地方的优点和缺点,最后作出决定,只要委员会运用最佳的判断,并且得到预言之灵的指导意见,就可以接受要选择的地方。
很快就制订了明确的步骤,购买比尤纳维斯塔地产。协议为,以35000美元,买下这2900英亩(1174公顷)地;外加希尔兹堡学院的地产。剩下来的只有一件事——业主必须写出一个合适的概要,有明晰的产权文件。(《威廉C.怀特特书信文件》第三十六卷,第725页)
但是由于一再拖延,当地产的抄本最后完成的时候,发现在这个所有权文件,有22处缺陷;有些还很严重。尽管业主起初有过承诺,却拒绝修改。当向怀爱伦寻求忠告时,她说:“告诉他们,把这片地产交给我们;要不,就给我们退钱。”(《怀爱伦文稿》1909年65号)
当她在参加1909年5月举行的总会会议的中途,买比尤纳维斯塔地产的押金被退回。怀师母说:“在那一夜的梦中,我得到肯定的答复,我们一定不要气馁;如果我们不能得到比尤纳维斯塔,还有更好的地方给我们办学校。”(《怀爱伦书信》1909年187号)
 
安格温地产,一个更好的地方
加利福尼亚州大会主席哈斯克尔长老回忆道:
 
当我们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得到消息,说由于产权文件里的错误和其它原因,交易做不成时,上帝的仆人说,“要是这片地产得不到,那是因为上帝为我们安排了更好的地方。”(《太平洋联合会记录》1909年9月2日)
 
开学在即,手里捏着相当数量的钱为学校购置地产,选址委员会开始新的搜寻。七月,太平洋联合区会主席、学校选址委员会成员H.W.科特雷尔,发现了他认为的一处理想之地。S.N.哈斯克尔写信告诉怀爱伦——她还在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回加利福尼亚州漫长的旅途中。这个地方,就是安格温旅游旅馆;在豪厄尔山顶上,离圣海伦娜疗养院大约四英里(七公里)。这片地产,似乎很有前途。教友们完全相信,这个地方符合怀爱伦提出的作为学院的标准。于是,马上着手谈判事宜,打算花60000美元买下它。他们焦急地等待怀爱伦于九月初回来,以得到她的支持。
离开五个月又四天后,怀爱伦于9月9日,星期四的下午,回到了艾尔蒙丝庄园的家中;抱病在身,疲惫不堪!所有的人都急于想要她毫不迟疑地参观安格温学校校址。她自己也是这样想的。这样,虽然没有作准备,在星期五上午,她还是坚持坐车走了五英里(8公里),经过疗养院,登上狭窄的石头路,上到豪厄尔山顶上,去看大家都为之欣慰的地产。
 
怀爱伦描述新学校地产
在写给埃德森和她的孙女梅布尔的信中,怀爱伦描述了她在安格温的所见。这两封信的节选讲述了这个故事:
 
我们于9月10日清晨离家,轻松地驾着我的马车。爬到山顶,有五英里(八公里)的路程;然后在离这片地产还有一英里(二公里)的时候,土地就变得较为平坦。
(C.W.)欧文长老在那里迎接我们,领我们察看了土地和房屋。当我们驾车往前的时候,我说,这里比柏拉斯威特更有优势。确实,这里的房屋没有索罗马的房屋那样值钱,但有一些房屋修整得很好;这样,就很容易满足学校的需要。最大的住处是一栋有30间房的楼(旅游旅馆);此外,还有四栋小屋。所有的房间,都谋划得很好;房间的设施,都很齐全,但不奢侈。房屋土地等,看起来很干净,有益健康。(《怀爱伦书信》1909年110号)
 
我们发现,房间的设施很不错。床铺都有两个床垫;一个是毛垫,一个是棉垫。鸭绒枕头和毛毯,有些确实还很好。所有的地板都铺了东西,有些房间是地毯,但大多数是铺的草席。床上用品都很整齐。
这片地产有1600英亩(648公顷);105英亩(43公顷)是很好的耕地。有20英亩(8公顷)果园,种植了苹果、梨、洋李、李干、桃子、无花果、葡萄、英格兰黑胡桃树。有三十亩(12公顷)紫花苜蓿。我们都很喜欢我们所看到的水果。我们第一次来察看时,有许多工人正在剪枝;有些人采摘果子;还有些人,在加工成水果干。今年,从这个果园里采摘了45吨(40869公斤)李干。(《怀爱伦书信》1909年114号)
 
大谷仓里堆着从地里收获的最好的紫花苜蓿干草,堆到了房顶。在车房里,我们看到,有八辆双轮单座轻马车和四轮马车。有20头乳牛、13匹马和6匹小马,都包括在这桩买卖中……
我们感激,有许多小溪流给我们提供丰富的纯净水;这些水,通过三个液压油缸,抽到几个大罐中;还有很好的房屋、很好的耕地;数百英亩林地里,有数千英尺可用的木材。我们也感激,给我们提供了状态良好的机械。家具虽然不是很好,但适用、坚实;还有罐装水果和水果干,将会得到第一学年的教师和学生的喜爱……
我们不需要担心饮用水不纯净,因为这是从上帝的宝库里自由地给我们提供的[每日300,000加仑(1,135,500公升)]。我不知道怎样才足以表达我对这么多优点的感激之情!我觉得,应该把我所有的信任都交给上帝;只要我一息尚存,就要赞美我的救世主!(《怀爱伦书信》1909年110号)
 
9月12日,下一个星期六,奥克兰来了电话;帐篷大会正在那里举行。讨论新学院的事情,安排在第二天。怀爱伦能来吗?
她确实能来。她是星期一上午去的,当天下午演讲20分钟,介绍了安格温这个场所的优势。不需要法定的程序,因为购置委员会——诺克斯长老、科特雷尔长老和哈斯克尔长老——在一年前的弗雷斯诺帐篷大会上,就被授权办这件事。怀爱伦的讲话,进一步增强了人们对这个新项目的信心;并保证,他们的出资,能得到偿还。(《太平洋联合会记录》1909年9月23日;《怀爱伦文稿》1909年59号)
当他们开始选择新校址的时候,安格温旅游旅馆地产,并未向外出售。由于不断地延期,使前面的工作白白地做了。这时候,这片理想的地产向外出售。然后,他们手里捏着钱,满怀信心地买下了装备齐全、还有不少贮存物品的安格温地产。几周之内,学校作好了所有准备,在九月末,就可以开学。新学校可以容纳150名学生。物品齐全,只等使用。所有的人都认为,这是上帝的眷顾。对于这次经历,怀师母写道,“这次,我们得到的教训,是我们经历的最不平凡的一次冒险;这是非常必要的”(《怀爱伦书信》1909年187号)。在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他们重温了原则,察看了很多地方,筹集了资金。指导来自预言之灵,但是具体负责的人并未松懈;他们勤奋地研究,不知疲倦地寻找,作出各种决定。
 
教职人员
新学校的设施和人员很快准备好了。怀爱伦在华盛顿的总会会议上曾提出,C.W.欧文在澳洲担任过八年埃文代尔学校的校长;现在卸下了那边的工作,可以继续在美国来领导新的学院。教会领袖赞成这个建议,欧文教授作好了准备,当校址选好,学校将开学的时候,他将担任新学校的校长。
《时兆》的编辑奥斯卡•泰特(Oscar Tait)是一个阅历丰富的人,大家都同意,由他担任圣经教师。其它一些经验丰富的弟兄姐妹,也被吸引过来了。当学校于9月29日,星期三,开学的时候,五十名学生作好了上课的准备。新学院奉献的那一天,在可以容纳200人的舞厅举行了仪式,这是一个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和欢乐的时刻。怀爱伦出席并讲了话。在二十分钟的演讲中,她说:
 
我们非常感谢上帝,为我们作主,买下这个地方;因为我们在这里得到的,正是我们希望在柏拉威斯特得到的东西……上帝要我们到这里来,是他把我们放到这里。当我一看到这片地,我就确信这一点……上帝为我们设定了这个地方,……是他的眷顾,使这个地方为我们所拥有。(《怀爱伦文稿》1909年65号)
 
确实,大家一致公认,这正是上帝所成就的。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