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第三十六章 推荐圣经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第三十六章 推荐圣经


GO

第三十六章 推荐圣经
 
很早,怀爱伦就似乎很肯定,她将参加于5月13日到6月6日,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举行的1909年总会会议。早在1908年9月,她写道,“我希望参加在华盛顿举行的下一届总会会议”(《怀爱伦书信》1908年274号)。十一月,她就在讨论挑选最好的线路。“但是,”她告诉埃德森,“我不敢根据我自己的判断,作出任何举动。”
时间快到的时候,她于3月30日,写信给埃德森:
 
我们已经作出决定,我们家庭的一行人——萨拉•麦因特菲,明妮•霍金斯,W.C.怀,和你母亲——将于下周一离开……我们必须先到洛杉矶;从那里,直接去天堂谷;在那里呆几天,参观洛马林达;然后,再去学院景区,再去纳什维尔。我想,这就是我们的线路。然后,到华盛顿。(《怀爱伦书信》1909年183号)
 
我的健康状况很好!我很感激,我的髋关节现在对我来说,几乎没有影响了。我非常感激的是,在我这样的年纪——82岁——我还能出行。(同上) 
 
按照计划,他们一行于4月5日,星期一上午,离开艾尔蒙丝庄园的家。下午,很早就到达风景山。在科特雷尔编辑家里休息了几个小时后,他们继续去圣何塞,赶下午5:10去洛杉矶的火车。然后,去圣地亚哥和帕拉代斯瓦利疗养院。
星期二上午,他们一行又上路了。这次,经过盐湖城和奥马哈铁路,去内布拉斯加州的学院景区(《威廉C.怀特书信文件》第三十七卷,第953页)。星期五上午,怀师母在那里作了两次演讲;首先是给联合学院的学生和教职员工。几分钟后,在附近的小学里,给孩子们演讲(《怀爱伦书信》1909年88号)。安息日上午,在学院景区教堂讲道时,有2000人参加;她演讲的题目是“个人合作”(《怀爱伦文稿》1909年31号)。星期天,她又在学院景区教堂,对聚集在那里的人,作了她旅途的第六次讲道。随后,她又向学院教职员工,讲了关于教育的基本原理(《怀爱伦书信》1909年84号),并且参观了学校的农场。
4月20日,星期二的上午,她们一行赶到纳什威尔;她在纳什威尔疗养院住了近一周。有时悄悄地出去,参观一下希尔克雷斯特学校和奥克伍德学校。
星期天下午,她到麦迪逊学校,给正在那里参加教师研习班的教师们演讲(《怀爱伦书信》1909年74号;《怀爱伦文稿》1909年15号)。她在麦迪逊住了几天,住在他们“新疗养院。”(《怀爱伦书信》1909年74号)
去阿拉巴马州亨茨维尔,参观那里的学校,使她很疲惫。火车在很闷热的天气里,总是停车;她的左眼不舒服,很难受(《怀爱伦书信》1909年74号,《威廉C.怀特书信文件》第三十七卷,第959页)。但第二天上午,她给学生演讲,参观校园、校舍和农场。当天晚上,她乘火车去北加利福尼亚州的阿什威尔。5月1日,安息日上午,她在海伍德教堂参加礼拜。
星期天下午,她在M.C.斯特罗恩牧师的黑人教堂,讲约翰福音第十五章。结束后,她等候在那里,和教友握手。吃过午饭,她乘下午2:05的火车,去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当她到达华盛顿的时候,她离家后,已讲了14场。
在华盛顿,她住在学校操场附近;会议将在那里召开。她住在总会副主席G.A.欧文长老的家里(《威廉C.怀特书信文件》第三十七卷,第977页)。在那里,她有两间房子——一间是卧室,另一间是会客室,作为她劝勉那些希望见到她的人。很快,她在附近的D.H.克雷斯的家里,给埃德森和埃玛安排了房间;并且鼓励他们来参加会议,费用由她负担;他们参加了。
 
1909年总会会议
如同1905年的会议,这次总会会议是在华盛顿传教学院的操场搭起的大帐篷里举行的。开幕式于5月13日,星期四上午10:45举行,有328名代表出席。随着大会在扩大,代表人数也稍有增加。
会议本身是按照常规进行的;大部分时间,报告圣工在世界各地的进程。每天有一部分时间给各部门,举行单独的会议,讨论四年一度会议的事务。
5月15日,安息日上午11:00,怀爱伦在大帐篷里作演讲。当“上帝年迈的仆人”站在大帐篷里,给1000多人演讲的时候,公告报导,这是“值得长久记住的一天”。她似乎要向“与会的第三天使信息的代表们展示,在我们的言语中,在我们的品格中,在我们与同胞的交往中,正确地表现基督,对于整个世界是何等重要;这样,在收割的大日,我们不至于被看为闲懒不结果子。”(第28页)
她在大帐篷里演讲了11次,会议期间的四次安息日早晨的灵修,她主持了三次。
这位81岁的老妇的声音,是如何传向听众的?在场的人说,他们听她演讲,声音洪亮、清晰。有一位好奇的青年牧师A.V.奥尔森,第一次参加总会会议,急切地想亲自了解,坐在靠前边,听得很清楚。他走到帐篷外边,即使在那里,也能听到她清晰的声调。她并不叫喊,她也没有扩音系统,但她有用腹肌支持的稳定低沉的声音;她讲话,好象受过上帝指导似的(见《布道论》第669页)。她的演讲,所有的人都听得清;人们不需要伸长耳朵去听。
回顾对健康生活的重要性的指导时,她列举了对饮食的严格节制,是她能做如此之多的演讲和写作的一个理由(《怀爱伦书信卷50》1908年)。在1909年3月28日,与一位有影响的牧师交谈时,她说:“真正转向现代真理的信息,包括向健康改革的原理的转变(《怀爱伦书信》1909年62号)。她还说: 
 
聪明地培养我们的饮食习惯,有节制,学会思考从原因到结果,是我们的职责。如果我们能尽我们的职责,那么上帝也会尽他的职责,保持我们大脑神经的能力。(《怀爱伦书信》1908年50号)
 
怀爱伦利用她得到的机会演讲,给人们劝勉、鼓励和指导。她演讲的主题“对外布道”,强调向个人布道与城市布道。健康改革和健康兴趣的内容为其次。她从1863年起,就参加总会会议;在欧洲和澳洲的时候,错过了几次。她参加了1848年信守安息日的复临信徒的第一次集会,并且参加了此后的安息日会议,和教友们一道,勤奋地研究圣经,形成了教会以圣经为基础的教义体系。 
6月6日,星期日,下午3:00最后的会议,由她演讲。她演讲的题目是“与圣洁的性情有分”。安排得太迟,公告里面没有提到,但是在以“感人的再见”为标题的最后议程中提到了。
这样,怀爱伦在总会会议上,作了结束会议的讲道。她从讲台走向她的座位,然后转过身来,走回去,拿起那本她一直阅读的圣经,打开,用张开的双手握着。由于上了年纪,手有点抖。她劝告大家,“兄弟姐妹们,我向你们推荐这本书。”(这是由当时总会秘书W.A.斯派塞报导的,见W.A.斯派塞《复临运动中的预言之灵》第30页) 
这样,在她向正式聚集在大会上的教会领袖们作最后劝勉的时候,怀爱伦高举圣经。圣经对她来说,是无比宝贵的;她广泛地引用圣经,一直高举在教会与世人面前。
 
在华盛顿召开的1909年总会会议期间,潜在的教义争议的信号浮出水面,焦点是但以理书8章中的“常”。“并且它自高自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献给君的燔祭,毁坏君的圣所” 。(但以理书8:11)
“‘常’——这个词语,大家通常所接受的意义,局限在早晨和晚上的献祭;尽管有些人更倾向于表达与圣所里祭祀有关的一切东西,这个更一般的意义。”(F.C.库克,《圣经注释》第六卷,第344页) 
“常”的意义的这个问题,在复临信徒历史上,不是一个新的问题。威廉•米勒尔说过,它涉及到异教;但是,即使在大失望之前,这种观点就受到质疑。由菲奇绘制的所有复临信徒传教士使用的经典的《1843年图册》,把米勒尔所讲的“常”的意义省略了。
1847年,O.R.L.克罗泽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常”表示在天庭圣所,基督祭司崇祀。乌利来•史密斯在1854年简要地解释了这种观点(《评论与通讯》1854年3月28日)。但是此后不久,史密斯在他的《但以理书思考》(1873年版,第163页)中,非常明显地回到了威廉•米勒尔的观点。一直到世纪之交,史密斯的观点,一直是大家所接受的观点,就是所谓的“老观点”。普雷斯科特的观点与克罗泽的相似,但得到的是不怎么准确的名称,这是“新观点”。
当学者们仔细地花时间调查所有的证据后,许多人开始接受新观点。A.G.丹尼尔斯和W.C.怀在此之列——并且开始两极化。当太平洋联合区会会议,于1908年1月末,在圣海伦娜结束后,一些神职人员继续留在艾尔蒙丝庄园,花一些时间研究这个问题。他们在艾尔蒙丝庄园办公室开会——丹尼尔斯,普雷斯科特,拉夫伯勒,哈斯克尔夫妇,W.C.怀,C.C.克赖斯勒,和D.E.罗宾逊(《怀爱伦文档》200号)。这次会议,并非解决这一问题,而只是更加强化双方的观点。
 
反对挑起争端
在普雷斯科特于2月6日去东部之前,怀爱伦就跟他讲了这个问题;告诉他,在这时,不要发表任何东西,以免搅乱人心;人们在过去各执一端。她答应,就这个题目给他写信。(《威廉C.怀特特书信文件》第三十五卷,第217页)
她并未立即写信,但在1908年6月24日,她写信给普雷斯科特,讲到多次影响他的牧师职务的危险性。她说到他的一种倾向,“对清楚界定的真理,仍摇摆不定;但对于一些看来需要很长时间争议才能证明的问题,却不合时宜地给予过多关注;实际上,这些问题,根本不值得关注。”她写道:
 
你并不是没有犯错误的危险。你有时思想集中在某些思路上,有小题大作的危险!(《怀爱伦书信卷224》1908年)
 
一周之后,她又写信给普雷斯科特,一开头就写道:
 
我奉命对你说,此时,不要在《评论与通讯》上辩论引起人们思想不安的问题……如果你在这时候辩论“常”的问题,将是一个很大的错误;最近,你过于关注这个问题。上帝告诉我,你把这个问题作为一个突出的问题,会导致许多人被引入不必要的争论中;会在我们的教友中,引起疑问和混乱……我的兄弟,让我们慢于提出对于我们的教友成为试探之源的问题吧。(《怀爱伦书信》1908年226号)
 
然后,她提到她自己与这件事的关系,以及上帝并没有给予特别的启示这个事实:
 
我对讨论中的问题,没有特别的亮光。我认为没有必要讨论……对于“常”,一直有不同的观点,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如果上帝认为,这么多年不需要纠正这件事情,你们不提出你们关于这件事情的观点,不是很明智的吗?(同上;斜体字)
 
这封信没有立即发出,我们不知道怀爱伦口头给了他什么指教。但是此后,他在《评论与通讯》上,没有就这个问题发表文章。
 
S.N.哈斯克尔和《1843年图册》
1908年8月28日,在写信给普雷斯科特差不多两个月后,怀爱伦写信给S.N.哈斯克尔——“老观点”的坚定捍卫者。因为在《早期著作》中,她提到过《1843年图册》与“常”有关。哈斯克尔曾经安排出版图册的摹写本,并且负责发行。在她给哈斯克尔的证言中,她说:
 
现在,我的兄弟,我感觉,在我们经历的这个危急时刻,你重新出版的图册,不要发行为好!你在这件事情上犯了一个错误,撒但决心要使事情变得混乱起来。
有人高兴,看到我们的牧师们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争论,他们好大作文章。(《怀爱伦书信》1908年250号)
 
虽然怀爱伦在这个具体的问题上,没有得到上帝的特别的信息,她确实收到了由于讨论所引起争论的信息,她写道:“我得到指示,对于这个问题,双方如何说,此时沉默是金!”
在信的结尾,她意味深长地说:
 
哈斯克尔长老,我不能对所质疑的问题清楚地定义。让我们不要辩论,那会使人认为,我们这些人的观点并不一致的主题,而给人口实,使人认为,我们不是受上帝带领的教会。这对于那些没有完全悔改的人,是一种试探;也会导致草率的行动。(同上;斜体字) 
 
默示的问题
在“常”的问题上,以哈斯克尔为首的持“老观点”的人,认为改变观点,会打击人们对预言之灵的信心;因为他们宣称,怀师母认可他们的观点,体现在1851年出版,后来重版的她的第一本小册子《早期著作》“收获季节”这一章第74到76页中。在1850年9月写就的这一章中,讲了上下文中,有时间的设定,并且包含着这样的表达。如:“自从1844年以来,时间并不是一种考验,它将来也不会成为一种考验”和“第三天使的信息……,不要系于时间之上,”她写道:
 
我看到,那《1843年图册》,乃是出于上帝圣手的指引,而且它不应被窜改;其它的数字正是祂所要的;祂的圣手曾经遮盖其中数字的一个错误,以致没有人能看出这错误,直到祂的手不再遮盖它为止。
那时,我看到,关于但以理八章十二节“常献的”(英文作“每日的”)问题,看明“燔祭”乃是人的智慧所加添的字,不属于本文;而且主曾将此段经文的正确讲法,赐给那些宣讲审判时候到了的人。在1844年之前,大家团结一致的时候,几乎全体信徒都对"常献的"有正确的看法;但在1844年以后的混乱中,有人接受了其它的看法,结果就是黑暗和混乱。自从1844年以来,时间再没有作为信心的试验,而且以后也再不作为试验。(《早期著作》第74-75页)
虽然有些参加讨论的人,想要遵循忠告,反对把“常”这个问题,当作一个重要的问题来辩论,《评论与通讯》上也没有登载有关这方面的文章;哈斯克尔却没有保持沉默。他于1908年3月22日,写信给丹尼尔斯长老,说:
 
我想辩护的是《早期著作》。只要我相信它们教导的是我所持的观点,还有很多其它人也是这样相信的;如果怀爱伦不发表任何与普雷斯科特的观点相一致的解释,为了其它原因而维护证言,那么,我就要为这些著作辩护。难道要我违背我的判断与理解,去相信证言教导了某些怀姐妹自己并不是那样解释的东西吗?
 
这样,有为数不少的人使讨论变成有重大意义的问题——即证言的纯正性和对预言之灵的忠心。启示与默示的问题,被推到了显著的位置。
 
研究上下文的重要性
考虑到整体情况,W.C.怀经过一二天仔细思考后,于1910年6月1日写信给埃德森,他的观点是要考虑一段话的上下文。
 
很显然,1850年9月23日的异象,在《早期著作》中发表,在新版的74-76页,标题是“收获时节”,是纠正时间设置这个普遍的错误,制止宣扬有关耶稣回到耶路撒冷的狂热学说。
《早期著作》中,对但以理书8:9-14中有关“常”的陈述,首先在现代真理第一卷第11期中出现,1850年11月,缅因州巴黎。在同一个月、同一个地方,出版了《复临评论》和《安息日预言》第一期。这份报纸,从此成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教会报纸。在第一期上,登载了一篇贝约瑟长老的文章,论“老底嘉教会”。在文章中,他用了相当长的篇幅,讲述了复临信徒中的各种各样团体的混乱状态,与遵守诫命的复临信徒尽力想维护的团结不合拍。
 
谈到历史上的那个时期,许多复临信徒组织在预言“时间”上的混乱时,他说:
 
“连续六年,即:从1844年的秋天,到1850年的春秋之际,那些主要教友相互协作,更改年代,即世界历史,其目的是为了证明他们的观点是正确的。他们得到了什么?答案是,什么也没有得到,得到的只有失望和混乱。”
 
讨论期间稍晚一些的时候,有一次,丹尼尔斯长老在W.C.怀和C.C.克赖斯勒的陪同下,急于想从怀爱伦那里了解,她在《早期著作》陈述的意义是什么。他们去她那里,把这个问题向她提了出来。丹尼尔斯随身带着《早期著作》和《1843年图册》。他挨着她坐下,缠着她,要她回答一些问题。他的关于这次会见的报导得到W.C.怀的证实:
 
我首先把《早期著作》中的陈述读给怀姐妹听。然后,我把我们牧师用于解释《但以理书》和《启示录》中的预言用的1843年预言图册放在她的面前。我要她注意圣所的图片,同时要她注意出现在图册中的2300年这一时期。
然后,我问她,是否能回忆起她在异象中看到过的这个主题?
当我要她回忆并给予回答时,她开始告诉我们,有一些参加过1844年运动的领袖们,想找到新的日期作为2300年时期的终止。这种努力是想要确定基督降临的新的日期。这是引起参加复临运动的人混乱的原因。
她说,在混乱的时候,基督告诉她,人们持有的和提出的关于日期的观点是正确的;不要再设定时间,也不要再传另一个时间信息。 
然后,我要她告诉我,上帝向她显示的关于“常”其它的意义——君,高及天象,除掉常献,毁坏圣所。
她回答说:在异象中,这些特征,没有象时间问题那样向她显示。她不能解释预言的这些问题……
我从她坦率地解释时间问题,而对于除掉常献和毁坏圣所保持沉默得出的唯一结论是,她所获得的这次异象与时间有关,对于预言的其它问题,她没有得到解释。(《怀爱伦文档》201B号,阿瑟G.丹尼尔斯的陈述,1931年9月25日) 
 
因为在这件事上图册的数字,怀爱伦在这次会见时的态度,是强烈支持研究1854年卡明斯“预言图册”中的计算问题。*  在这里面,公元前446年,犹太人的“常献”的祭,被用作新2300年时间段的起点,得出终点为1854年。这张1853年在新罕布什州的康柯德出版的图册,是典型的以除掉“常献的”燔祭为2300天的起点的图册。
 
号召停止论争
怀爱伦带着越来越深切的焦虑和悲痛,注视着在主要的教友之间,对一个她反复说没有得到亮光的问题,耗神费力地争论着。1910年7月31日,她再也不能抑制住自己。她写道:
 
我有话要对东西南北的教友们说。我请求大家,不要把我的作品作为主要论据,来解决现在这样广泛的争端。我请求哈斯克尔长老,拉夫伯勒长老,史密斯长老和我们其它主要的教友,不要用我的作品,来支持他们关于“常”的观点。
我蒙指示,这并不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主题。我得到指示,我们的教友犯了一个错误,把不同观点的差别的重要性扩大了。我不同意拿我的任何作品来解决这个问题。“常”的真实意义,不能拿来当作一个考验的问题。
我现在请求我的教牧弟兄们,不要用我的著作作为这个问题的论据;因为我没有得到指示,要对这个问题进行讨论;我认为,没有必要进行争论。在当前的情况下,对于这个问题,沉默是金。(《怀爱伦文稿》, 1910年 11号[参见《信息选粹》第一册,第164页]) 
 
几天后,在8月3日,她给教会的全体牧师寄出了一封信:
 
致全体教牧弟兄们:
亲爱的同工们:我有话要对巴特勒,拉夫伯勒,哈斯克尔,史密斯,吉尔伯特,丹尼尔斯,普雷斯科特,和所有积极宣扬他们有关但以理书第八章里的“常”的观点的弟兄们说,不要把它当作一个考验性的问题;它所引起的辩论是很不幸的!已经导致了混乱,我们一些教友的思想已经偏离,没有好好去考虑主所指示的——在此时,在我们城市里应当做的工作。这使我们事业的大敌暗自高兴。(《怀爱伦书信》1910年62号 [参见《信息选粹》第一册,第167页]) 
 
然后,她提到基督号召合一的最后祈祷,引用约翰福音第17章,评论说,“我们有许多主题可以讲——简朴、美好、神圣的、考验性的真理。你们可以对这些进行认真的探究。“但是,”她规劝道,“不要探究‘常’;不要在这时候,把其它可能在教友中引起争论的主题提出来,因为这会延误和阻碍,上帝要我们教友现在集中精力搞好的工作。”她恳求道,“我们不要辩论会引起明显观点差异的问题,宁可让我们从圣经里,引出上帝的律法仍然有效的神圣真理。”(同上)
论到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牧人员的讲论,她的忠告是:
 
我们的牧师,应该寻求最有利的方式介绍真理。只要可能,让所有的人讲相同的道理。讲得简洁明了,把至关紧要的主题讲清晰易懂,……我们必须象基督那样合而为一,那么我们的工作就不会徒然!拧成一股绳,不要把争论带进来。表现真理合一的力量,这会留给人有力的印象!团结就是力量!(同上[参见《信息选粹》第一册, 第167-168页])
    
W.C.怀反复阐明他的观点,预言之灵的论述,要放在适当的上下文中来考虑。关于《早期著作》里面提到“常”,他认为,是与现实相关的,因为他的母亲写了许多文章,谈复临运动和2300年预言的重要性;而“常”本身的特性,在她所有的作品中“被完全忽视”了,只有一句35个字的句子。在论述“1848年以来,时间不是一种考验,将来它也不是一种考验”的问题中提到。他认为,在《早期著作》中这个陈述的上下文,似乎涉及到整篇文章。文章中的陈述写下的原意,怀爱伦写这个主题的范围,以及原作的历史背景(《怀爱伦文档》201B号威廉C.怀特写给J.E.怀的信,1910年6月1日)。
但是W.C.怀关心的是更重要的问题,而不是“常”本身的问题:
 
我告诉我们一些教友,我认为与这件事(常)有关的有两个问题,比决定关于“常”的老的还是新的观点,哪一个更接近正确更重要。第一个是,当观点不一致的时候,我们当怎样处理相互之间的关系?第二个是,当我们努力解决教义争议问题时,怎样对待母亲的作品?(《威廉C.怀特写给阿瑟G.丹尼尔斯的信》1910年3月13日)
 
 
 
 
 
 
 
 
 
 
 
 
 
 
-----------------
*丹尼尔斯可能从来没有见过这本图册的原作,原作现在保存在安德烈大学的复临原始资料集中。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