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第三十七章 洛马林达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第三十七章 洛马林达


GO

第三十七章 洛马林达
 
根据异象中显给她看的,怀爱伦洞察到,洛马林达将来的工作,会完全超出人们的想象。在1909年6月1日,在华盛顿总会会议上,她向代表们演讲时,宣读了她的一份标题为“洛玛琳达福音传教学院”的手稿。她宣称:
 
洛马林达,将不只是一所疗养院,而要成为一个教育中心。要在这里建一所学校,培养福音医疗布道士。这项工作,包括很多内容,有一个好的开始是很重要的……
谈到学校,我想说,把培养护士和医生,作为它的强项。在医疗布道学校,许多神职人员,都要被培养成具有医生资格的医疗布道士。这种培训,上帝明确指出,要按照原则,接受真正的高等教育。(《总会公报》1909年,第308页 [参见《教会证言》卷九第173-174页]) 
 
她详细地讲述了培训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进入医疗布道服务的标准,强烈要求“他们应该从道德观念方面受到教育”,并要遵循正确的方式方法。 
怀爱伦的忠告,好像一步步地在引导开办一所医学院,培训得到完全承认的医生。措施已经考虑好,在洛马林达进行一到两年的医学学习;这是公认的医学院常规医学课程部分。看来,下一步应该制订一个章程,使这项工作被大家所接受。贝尔登长老于1909年9月20日,在怀爱伦家里,与她商议过这个问题。他发现,她对于计划“让医学生在洛马林达做一些工作”,然后“把他们受教育的最后的时间,在非教会的机构完成”,感到非常忧伤!她惊叫,“上帝不准这样做,”并解释道,“我必须说明,我得到的信息是,我们是与普通人截然不同的持守上帝诫命的子民。”(《怀爱伦文稿》 1909年72号) 
在为洛马林达的医学教育制订章程的时候,怀爱伦于1909年11月5日强烈建议:
 
有人问我一些有关医学从业的律法问题。我们的行动应该受到人们的理解,因为仇敌妄图阻挠我们的工作,使我们医生的作用发挥不出来。有些人根本就不敬畏上帝,他们大概是想要在我们的颈上套上轭,使我们陷入困境,这是我们不能答应的。如果要牺牲我们的原则,迁就条条框框,我们不会答应;因为这会危害救灵的工作。
但是无论何时,我们都会遵守国家的法令,不使自己犯错误;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明智的律法制订出来,是为了保护人民,不会被强迫接受没有资格的医生。这样的律法,我们应该尊重,因为我们要保护自己,免受自以为是的冒牌医生之害。要是我们反对这些要求,就可能会限制我们医疗布道的影响。(《怀爱伦书信》1909年140号 [《医疗布道》第84页]) 
 
制订章程
1909年12月9日,总会委员会全体赞成,在加利福尼亚州法律框架下,制订了一个章程,批准医疗布道学院授予文科、牙科学和内科学学位。(见《我们健康信息的故事》第383页)
两年一次的太平洋联合区会会议,于1910年1月25日到30日,在风景山教堂举行;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的一次重要的会议,也是怀爱伦非常关心的一次会议。议程包括,关于洛马林达医学校的问题。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管理的医学教育,将要得到协调发展。
在风景山参加开幕式的,除了大约50名代表外,还有怀爱伦和W.C.怀和来自总会的副主席G.A.欧文,原财务员、现委派去东亚工作的I.H.埃文斯。由联合区会主席开始作例行的工作报告,并任命了各个委员会成员。
提名委员会工作速度很快,在星期二下午,准备好了一份报告;但是秘书说,没有得到提名委员会的一个成员S.N.哈斯克尔的签名。大家都知道,哈斯克尔是一个很有经验的人,并且是联合区会中最大的一个地方区会——加利福尼亚州大会的主席。有人建议,把这份包括在职的联合区会主席的签名的报告,退回到委员会,作进一步研究。大家都同意了。在这一点上,早期还没有真正面对的问题,现在明显地浮出了水面。在提名委员会,有人问到,是否这名在职主席“有意阻挡洛马林达医疗布道学院” 。(《威廉C.怀特写给阿瑟G.丹尼尔斯的信》1910年1月28日)
大家都同意,进一步行动之前,按照从预言之灵所领受的亮光,仔细考虑洛马林达工作的进程。大家都明白,问题是,开办的学校是否应该具有完整的医学院资格?大家知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成本就会很高,涉及的问题就会很多!
 
计划委员会考虑洛马林达的将来
教会应该组织和支持一所医学院吗?“大家都非常希望达到这个目标,但是费用太大,困难太多,他们(代表们)很难轻易同意实施这样一个计划。首先,他们要正确理解上帝通过怀师母写信转达给他们的指示,他们才会同意。”(《太平洋联合会记录》1910年2月3日)
大家回顾了她的许多与这个问题有关的话,但有不同的理解。有人认为,她呼吁建立的学校,应该使牧师接受生理学与治疗知识方面的培训;把治疗作为强化布道事工的一种手段。其它的人认为,她呼吁教会办的学校是培训医生。因此,在1月25日,星期二,大家决定,就这个问题向怀爱伦提出明确的询问。I.H.埃文斯、E.E.安德烈和H.W.科特雷尔被授权,写信向她提出这个问题;希望她回信,给予清楚的答复。他们的信是这样开头的:
 
亲爱的怀姐妹:我们读过了证言,在我们的理解范围内,了解到您对洛马林达一直给予关注;并把建立一所医学校,同那里的工作联系起来。据我们所知,我们的教友都渴望执行上帝给予的信息;但在我们对于您用的“医学校”这个词的意思上,有不同的见解。(同上) 
 
然后,他们把不同的理解罗列出来;特别提到,是否要按照医学界的方式来培训,“使他们学习相关课程,具备资格,通过国家部门的考试,成为注册的有资格的医生,为公众工作?”
这封信是在星期三中午,提交给怀爱伦的。1月27日,星期四的清晨,她写了回信;星期四,这封信就到了委员会成员的手中。信很简短,切中主题;对于她的意思和教会应该遵循的方针,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
 
我得到的信息是,我们必须给希望成为医生的年轻人,提供最基本的东西,让他们具有医生资格;这样,他们的才智就能使他们足以通过所需的考试,以证明他们作为医生的能力。他们应当受教,懂得给患者治病。这样,通情达理的医生就不会认为,我们学校没有对年轻男女给予必要的指导,使他们具备从医资格。学生从学校毕业后,需在知识上继续长进提高,因为实践出真知!
洛马林达医学院,将要成为最高级别的医学院;因为这个学校的学生,将有幸与最聪明的医生接触,向他们学习高水准的知识。要给我们的年轻人中,那些有志于学医的人进行专门的培养,给他们提供所需要的一切,使他们能够象所有正常行医的合格医生一样,通过律法所规定的考试。*  这样,这些年轻人,就不会被迫到与我们信仰不同的人所办的医学院去学习了。
 
这个答复含意深远,使计划委员会和提名委员会都很清楚,在洛马林达发展教育的工作,必须由完全同意采取这些措施的人来执行。
 
提名委员会的问题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赞成这样先进的措施!不赞成的人中,主要的人物是,太平洋联合区会主席H.W.科特雷尔。怀爱伦很清楚,在提名委员会中,也有一些不赞成的人。有人问,“我们要再选那背像石墙一样,挡住洛马林达医疗布道学院发展道路的人吗?”
星期四下午,提名委员会的两个成员,就太平洋联合区会将来的领导人选问题,会见了怀爱伦。她提出“换主席”的劝勉(《威廉C.怀特写给阿瑟G.丹尼尔斯的信》1910年1月29日)。当这件事情在下午的业务会议上向代表们报告后,“引起了轰动”。(同上) 
那天下午,怀师母写了一封六页的信给主席,包括下面这些话:
 
我蒙主的指示,建议我们的弟兄们选择其它人来,担任你现在担任的太平洋联合区会主席的职务;这比起要你放弃一些不像基督一样的品格,要容易一些。(《怀爱伦书信》1910年18号)
 
她向他保证,耶稣随时准备帮助他克服“嫉贤妒能的个性”,使他 “继续在上帝的圣工中施展才干。”然后,她说到,教会机构是上帝设立的代理;并且说,有时即使我们手中没有钱,我们也应该获得有利的地产。在这样的时候,她说,“有必要的话,我们要学会凭着信心走路。”
星期四晚上,主席收到了这份证言。怀爱伦要利用星期五上午做祷告的时间——她选择这个时间,把她前一天写给主席的这封信,读给大家听;他的任期,在这次会议就将结束。紧接着,她作了长达八页稿子的讲话。她讲到,从参加这次联会会议以来,她一直在写一些“需要她写出来”的材料;因为她解释道,“除非事情在大会上明白果断地提出来,否则,最终希望得到的结果就不能实现。”她说到,这件事使她思想上很忧伤;但是她说,“当我得到给上帝的子民的信息的时候,我一定不能隐瞒,必须把它们写出来,讲出来。”(《怀爱伦文稿》1910年25号)
听了这些最诚挚的话语,代表们肃然起敬!在大会结束前的几小时,考虑到他们所面临的工作,任命了一个新的提名委员会;因为,原来的那一个委员会已经解体了。
后来,在星期天的上午,提名委员会提出报告,提名G.A.欧文为太平洋联会主席。欧文是一个经验很丰富的管理者;他曾担任过四年总会主席(1897-1901年),此后他还担任过澳洲联合大会主席,后来又担任总会副主席。大家都知道,他对上帝的信使的劝勉,有极大的信心。J.J.爱尔兰,J.N.拉夫伯勒的女婿,将担任秘书兼财务员。
 
作出决定的那一夜
星期六晚上,在风景山教堂,一些教牧人员和教友聚集在一起,他们充满渴望,但尽量克制着。即将离任的主席,主持了这次整个会议,宣布会议开始;然后,请欧文长老主持会议。欧文回顾了教会1890年代,在芝加哥美国医疗布道学院,进行医学教育的经历。他指出,教会有责任在良好的属灵环境下,为年轻人提供医学培养。贝尔登长老随后讲话,回顾了洛马林达的发展,宣读了写给怀爱伦的信和她的回信。
贝尔登讲完后,是I.H.埃文斯讲话。埃文斯在从华盛顿到风景山的途中,在芝加哥停留了几个小时,与美国医学会的官员进行了协商。这是一个在美国公义的为医学教育和实践,制订必须遵循的标准的组织。当埃文斯把他考虑的建议提出来的时候,芝加哥的医学专家们,对于他的这一建议一笑了之;他们说,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用他们有限的资金、人员和设施,想要开办一所医学校,是不可能成功的。“为什么,”他们说,“你们充其量只能办一所‘三’流学校,我们现在正要关闭所有‘三’流学校。”
但是,埃文斯是一个信仰强烈的人。星期六晚上,他在风景山的会议上说:
我对于今晚阅读的来自预言之灵的信,非常感兴趣。会议面临的问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需要从各个方面慎重考虑……
现在,如果我们总能有一颗智慧之心,看一切事物都能像上帝要我们看的那样,那就不需要预言之灵提供进一步的信息;但是我们是凡人,我们的眼光有限,我们常常看到的事物被曲解了。因为我们缺乏清晰的领悟力,上帝就藉着预言之灵对他的子民说话。他过去一直是这样做的!我们可以指望,上帝会就我们的对圣工责任与需要,继续向我们说话。
 
总会的代表强调这件事的时候,人们认真地在听:
 
有人可能会说,“时机非常不成熟。”但问题是,当上帝告诉我们,他希望我们建立一所医学院,并且要尽快着手的时候,难道可以说时机不成熟吗?
我可以想出许多理由来说,为什么我们现在没有准备好建立和管理一所医学校?任何人都不难说出,我们手头没有钱;不需要很聪明的,都会说,“我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能找到受训练的医务工作者,和有资格的医生来担负这项工作。”
但问题是,当上帝如此明白地表明,这是我们的责任的时候,我们愿意建立这样一所医学校吗?
我相信,弟兄姐妹,如果我们怀着对上帝的敬畏之心向前进,努力建立这所学校,上帝将会帮助我们,并为我们扫清道路。
 
W.C.怀特最后一个发言,他说:
 
弟兄姐妹们,朋友们,我相信,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是我们的领袖;我相信,是他领导我们实施这项巨大的计划……
当整个社会继续对我们说,像它过去对我们说过的那样,“你们没有能力上去,得这有用的地为业,”我相信,我们可以团结起来说,“我们完全能上去,得那地,做好这项伟大的工作。”(《太平洋联合会记录》1910年2月3日)
 
投票
这时候,要求代表们就计划委员会提出的建议,投票表决。这项建议提议,在洛马林达建立一所具有完整的资格的医学院。全体一致通过。
然后,代表们建议,把这件事情提交全体会议通过;建议再次投票,仍是一致通过,赞同建立一所医学院。大势已定;教会将会在洛马林达拥有一所医学院。
 
 
*从这些话里,可以找到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进入学位体系的合理性,这是对《给父母和教师的勉言》中的观点的进一步发展:“我们较大的联合区会培训学校……,应该被放在最有利的位置,使我们的年轻人,能够具有国家法律特别规定的医科学生入学的条件。”(第479页)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