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第三十三章 美妙之地!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编辑:王敬之
第三十三章 美妙之地!


GO

第三十三章 美妙之地!
 
1900年,怀爱伦从澳洲回到美国,心里挂念着她得到的异象。在这些异象中,她看到,在加利福尼亚州,有一些地方适合建疗养院。现在,既在加利福尼亚旅行,便又想起这些异象。
1901年8月,她参加洛杉矶帐篷大会的时候,开始考虑置地的一些实际问题。有天晚上,在异象中,她好像是在参加一次会议。这次会上,考虑了在南加州建一间疗养院。她描述了她在异象中的所见所闻,并且提到,经常在这样的场合,给她指示的一个人。“我们中间有一个人,用最简单的话语,非常清楚地表述了这件事情。他告诉我们,把疗养院建在城市里,是一个错误。”(《教会证言》卷七第85页)
她的指导者继续说道:
 
一所疗养院的优势,应该是有大量的土地,这样患者就能在户外劳动。对于神经紧张、抑郁和体弱的病人,户外劳动是不可低估!让他们有花坛,可以料理。使用耙、锄头和铲子,可以减轻他们许多病症。无所事事,是许多疾病的根源!
户外生活有益身心健康。这是上帝给我们恢复健康的良药!清爽的空气、洁净的水和阳光,周围美丽的大自然——这些是上帝使患者恢复健康的自然方式。(同上) 
 
怀爱伦预想的疗养院在农村,“被花、树、果园和葡萄园环绕。在这里,医生和护士容易从自然的东西里面,得到上帝的教义。让他们开导病人,是上帝的手,创造了高高的树,迅速长出的小草,美丽的鲜花;鼓励病人,看每一个开放的花蕾和盛开的鲜花,这是上帝对他的儿女爱的一种表示。”(同上,第85,86页) 
在帐篷大会期间,她每天在那里演讲,还和一些教友出去,看了两处有希望的地产。她得到的指示是,不但要在洛杉矶的一些地方;还要在圣地亚哥和南加州其它旅游胜地,建立健康餐馆和治疗室。这次访问,燃起了世界各地,特别是南加利福尼亚州,医疗布道工作的复兴之火。
 
帕拉代斯瓦利
1902年9月的帐篷大会之后,怀爱伦去了圣地亚哥,两次察看城南约6英里(10公里)处的菠茨疗养院的那块地。房子多年没住人了,只要花原价的几成,就能买下这份地产。
 
这里有一栋建得很好的三层楼,大约有50间房;走廊很宽敞,高耸于风景宜人之处,俯瞰着美丽的山谷。房间宽敞,通风良好……除了主建筑之外,有一间很好的畜栏;还有一处六间房的小屋子,可以给帮工们用。
地产的位置很方便,离圣地亚哥不到七英里(12公里),离市里的国家邮局只有一英里(2公里)的路。占地22英亩(9公顷)。大约有一半曾经栽种果树,但是全国遇到长期的干旱期间,都死掉了;只剩下观赏树木和建筑物周围的灌木;还有斜坡上的大约七十株油橄榄树……我从未见过,有比这更适合做疗养院的现成的建筑了。要是把这个地方修整修整,看起来就像上帝显给我的地方了。(《特别证言, B系列》第14号, 第8-9页) 
 
南加州区会感到无力投入,所以,怀爱伦从圣海伦娜银行,以8%的利率,借了2000美元。她的一个很要好的朋友约瑟芬•葛茨安,提供了总价4000美元中的另外一半。两个女人“携手合作,联合起来,帮助买下菠茨疗养院”(《怀爱伦书信》1904年97号)。再加上E.S.巴伦杰教授(E.S.Ballenger)和他的父母亲投入到这个计划中的钱,她们向银行付了300美元的税金,并花800美元,买下了与这块地邻近的八英亩(4公顷)地。还有一些其它的花销,这片地产,总共开支为5300美元。当然,这两位姐妹和鲍氏家族,并不打算把这片地产,作为他们自己的财产。他们更没有打算,把它当作一次金融投机买卖。她们买下它,是要持有这份地产,等候商机合适之时,让州区会接过去。
地产在她们手里后,下一步就是找人来管理和开发。闲置15年了,要做的事很多。怀爱伦说到下一步:
 
得到这块地后,我们需要一个经理;我们物色到一个合适的人选。E.R.帕尔默弟兄和他的妻子,曾在亚利桑那州度过冬天,他们现在圣地亚哥……他们愿意负责这件事,把疗养院的房子准备好,可以使用。(《评论与通讯》1905年3月16日[《特别证言,B系列》第14号,第10-11页]) 
 
帕尔默长老安排,把房子的电线接好供电,并打扫,把外面油漆一遍。然后,他为新疗养院收集家具。
他发现,有钱的商人到加利福尼亚过冬,往往会租一处地方,并且购置优质家具来使用。当他们要回东部的时候,会把可用的家具以公道的价格售出。这样,帕尔默就买到了一些家具。有一些是鸟眼花纹的枫木家具,至少给新疗养院准备了一部分家具。
有一口井和一个风车房,提供了有限的水源。但是,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这些设施决不足以满足一所疗养院的需要。帕尔默描述了水的情况:“建了房子的这20英亩(8公顷)地,就像吉尔博阿山一样干渴,只有在较远处才可能找到地下水。”(《怀爱伦文档》2A 号,E.R.帕尔默,“帕拉代斯瓦利疗养院”) 
帕尔默和他的教牧同工,从与怀爱伦的接触中知道,能买下这个地方,其中自有天意的指引。他们相信,上帝会找到办法,解决他们的需要。还有,整个1904年夏天,他们处在干旱中——这是一场持续了八、九年的干旱(W.L.约翰斯和R.H.尤特出版,异象粗体,第147页)。他们看着那些树枯萎、死掉。怀师母写道:“那些可怜的、干渴的,正在死去的树,好像在恳求我们找到凉爽的清泉。”(《怀爱伦文稿》1904年147号)帕尔默用这些话提到他们信心的源泉:“上帝讲过这些事,他的仆人按照他的意图买下了这块地产。”(《怀爱伦文档卷》2A号,E.R.帕尔默,“帕拉代斯瓦利疗养院”) 
 
新水井
怀爱伦推荐帕尔默,去找她的一个熟人来掘井。一位优秀的复临信徒掘井师塞勒姆•哈密尔顿,他当时住在内布拉斯加州。就这样,他被请到西部来掘井。
帕尔默说:
怀着急迫的心情,我们勘测了地形,试着用找水魔杖打孔,讨论有水的可能性……
最后,我们选择了一个地方,通过干土向下挖,地表以下二十多英尺(六米),都是尘土。(同上) 
 
所选择的地方,正好在这个疗养院下面的一个山谷。哈密尔顿和他的助手继续向下挖,越挖越深。
怀爱伦密切关注疗养院的活动,她也抽身离开艾尔蒙丝庄园,来到南边。11月7日星期一,到菠茨疗养院。哈密尔顿钻井已达到80英尺(24米)的深度。每天,她很有兴致地听取进展报告,并经常与哈密尔顿交谈。有一天,她问道,“‘你打算怎么办,哈密尔顿弟兄?’
“‘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他回答说,‘如果你能够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可以回答你的问题。是不是主告诉你,要你买这片地?’
“‘是的!是的!’怀爱伦回答道。‘我三次得到信息,我们应该买下这块地。’
“‘那好,’哈密尔顿先生说道,‘我有答案了。上帝不会给我们一头象,而不给它水喝’”(约翰斯和尤特,第146页)。他宣布,他将继续向下挖。
现在,他已经越过80英尺(24米)的水平,仍没有湿气出现。但有一天,他认为,他听到了井底砂砾层水流的声音。当帕尔默来到现场,向下看着水井时,哈密尔顿弟兄喊道,“‘帕尔默先生,你怕不怕下来看看?我想离水源不远了。’”帕尔默真的下去了,他听得很清楚,“‘像铃子的叮咚声,又像密林深处的小瀑布声’”(同上,第146-147页)。
哈密尔顿在一个方向挖掘,但没有找到水。现在,他朝另一个方向开挖;他有力的一镐挖下去,穿过粘土层,一股水流涌了出来,有男人的胳膊那么粗。井里的水很快满了,甚至来不及把所有工具拿出来。那天晚上,井里的水涨到15英尺(5米)高。(同上) 
E.R.帕尔默和W.C.怀高兴地赶到怀的房间,报告这个好消息。第二天,她就写信给她的孙辈们,她说:
“昨天上午,帕尔默弟兄和你们的父亲来到我的房间……告诉我们,井里有15英尺(5米)高的水了。今天上午,有20英尺高的水,他们的工具还在井底。我无法向你们表达我们有多么高兴!干什么事情的水,都足够了!它的价值是不能用金银来衡量的!水就意味着生命……上帝回答了我们所有期待的问题,我们有理由要感恩……我要全身心地赞美上帝!”(同上,第147页)
 
她在日记中写道:
现在有水了,树将得到所需的水分。帕尔默弟兄很高兴!他对上帝的赐福表示感谢,使用机械找水,付出的劳动和钱财得到了回报。(《怀爱伦文稿》1904年147号)
 
星期四,在打井取得突破之前,疗养院的一行人,包括W.C.怀,E.S.巴伦杰,H.E.奥斯本和约瑟芬•葛茨安夫人,均出去为这个项目寻找经济援助。他们驾车走了20英里(32公里),到达圣帕斯夸尔;然后,去埃斯孔迪多,到每户人家和教会;告诉他们,在这里建疗养院的需要和天意的带领。他们为推动这个项目,募集到1600美元现金。他们带回了这个数额的一半。他们还恳求农庄主,从他们的地里给予物质上的援助;他们很高兴能拿到现金。为了预期打出一口好井,帕尔默买了一台电机、管道和抽水机;他要钱付这些未付的账单。
当他们一行人于星期四,从埃斯孔迪多返回的时候,等候他们的,是掘井工找到了充足的纯净的水源。几天后,一辆四匹马拉的大型运货车驶到疗养院;从圣帕斯夸尔和埃斯孔迪多的教会,带来了礼物。这及时的捐赠,包括土豆、南瓜和罐装水果。特别重要的是,礼物中有两头“泽西种母牛” 。(《评论与通讯》1905年3月16日)
说到新疗养院的事务管理组织,有各种各样的建议都被提出来,并进行了讨论;从区会的同道那里,也得到了一些宝贵意见。最后,大家决定,成立一个股份公司;不为牟利,而是为了理事。他们还鼓励那些有能力的人,对这个机构投资。这个计划,在后来的两三年里一直被执行,只是略有调整;直到南加州区会正式接手,负起管理之责。
这样,怀爱伦通过她从异象得到的洞察力,通过她的坚持,通过她恳求那些相信上帝通过她传达信息的人的合作,通过大量的个人经济投资,在南加利福尼亚州,建立了第一所复临信徒的疗养院。
 
格伦代尔疗养院
在格伦代尔(Glendale),J.A.贝尔登正在着手建立南加州的第二所疗养院。当怀爱伦于1900年末从澳大利亚归来时,他是圣海伦娜疗养院的经理。但是,不久以后,他应邀去澳洲,帮助在那里建疗养院。
贝尔登夫妇于1904年2月,回到美国。他响应怀爱伦的号召,“应该在洛杉矶附近建一所疗养院”和“做这件事是上帝明白的意旨”(《怀爱伦书信》1904年211号)。对于贝尔登来说,这是一场挑战!他知道,她还写过:
 
我得到信息,应该在洛杉矶附近建一所疗养院,建在乡村。多年以来,需要建立这样一个机构的事情,一直摆在我们南加州人的面前。要是那里的教友注意到,上帝为防止他们犯错误而发的警告,他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束手束脚。但是,他们没有遵照所给的指示;他们没有信心在洛杉矶附近建一所疗养院。(《怀爱伦书信》1904年147号)
 
为了响应她的号召,贝尔登在南加利福尼亚州到处寻找,希望找到价格合理又适宜的地产。1880年代末,建过许多观光地和休养所,但是这些行业都失败了。
现在看起来,可以用作疗养院的建筑,是城堡式的格伦代尔旅馆,建于1886年;建在一片五英亩(2公顷)的土地上,与一条泥土路相邻。当时,格伦代尔是一处有500居民的乡间集镇,离洛杉矶八英里(13公里)。
有75间房间,没有家具,建时花了60000美元。因为南加利福尼亚州的生意失败,它根本就没有做过旅馆。这里办了四年圣公会女子学校;后来,在1901年和1902年,用作公立高中。
这片地里有一些可以遮荫的树和果园,周围有一些养鸡场和散在的一些矮房子。1904年,这片地产到了一位房地产开发商莱斯利C.布朗德的手里。他要价26000美元,贝尔登知道,他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贝尔登坐在单座轻马车里,看着旅馆的这块地时决定,若是能以15000美元的价格买下这块地,他认为,这也是上天同意他这么做的一个象征。他邀了几个教友,一起来找布朗德,对他解释道,“‘我们的钱都是来自教会的教友。你能帮忙把价降下来?’”
布朗德想了想,然后问道,“‘12500美元,怎么样?’”贝尔登回答说,这个价好。他拿出20美元的一张钞票给布朗德,作为买地的保证金(约翰斯和尤特,第163页) 。
在区会总部,贝尔登正在和那些对投资帕拉代斯瓦利疗养院犹豫了很长时间的管理员们谈这件事。大会甚至连购买格伦代尔地产的1000美元的定金也拿不出来。太平洋联合区会主席对地方区会管理机构说得很明白,不得再增加债务,必须转变南加利福尼亚州区会的财政状况。
贝尔登在1904年9月,把这件事情提到帐篷大会的选民面前;使他感到失望的是,因为没有钱,他们拒绝了他的计划。
最后,贝尔登长老得到了大会主席克拉伦斯•桑特(Clarence Santee)的帮助。他们俩人决定,从自己的口袋里掏钱预付定金。正在这时候,怀师母来信催促,措词强烈,要求买下这片地产;桑特长老在会上,把这封信宣读给大会的代表们听。
“为什么这项工作被延误?”她问道。她还说服了两位教会成员,每人预付1000美元,用于购买这个机构。代表们开会许诺,捐资5200美元,购买格伦代尔旅馆。于是,付了4500美元现金,并同意三年期的抵押,付清余额。随后,成立了一个托管人董事会,桑特长老为主席。董事会立即采取措施,开发这个机构。
这是怀爱伦在新的格伦代尔疗养院逗留时的情形。她到新疗养院的所有房间看过,许多房间重新油漆了。她希望和房屋联在一起的不只五英亩(2公顷)地,还要更多的地;但是她说,“这肯定是在乡村,因为周围根本没有什么房屋,而是大片的草莓和桔园。”(《怀爱伦书信》1904年311号)
 
洛马林达,美丽山丘
地点:艾尔蒙丝庄园,客厅
时间:1905年4月
人物:怀爱伦,W.C.怀,加利福尼亚州大会主席约翰•贝尔登,和一位加利福尼亚州大会委员会成员。
怀爱伦:“靠近里弗赛德(Riverside)或者雷德兰兹(Redlands),我想更靠近雷德兰兹,需要建立一个疗养院。如果你们真要去找的话,就能在那里找到。”(《怀爱伦文档》8号,J.A.贝尔登,“洛马林达的位置和发展,”第96页)
为了回应怀爱伦一再提出的这个问题,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来寻找这个地方。他们觉得,一定是他们早先看过的洛马林达度假胜地旅馆;但是要价为85000美元,他们放弃了。现在,这个旅馆经营不好,已于4月1日关闭;委员会发现,可以用45000美元买下它。
贝尔登长老希望,怀师母在去华盛顿参加1905年总会会议的时候,可以有充分的时间,在洛杉矶停留,听听他们所了解的洛马林达的地产情况。她们一行,包括她的儿子W.C.怀、儿媳梅,还有玛吉•黑尔。5月4日,星期四,当东去的列车停靠在洛杉矶车站时,几位教友,包括贝尔登长老,登上列车厢,告诉怀师母有关洛马林达的情况。她立即对此产生了兴趣,并兴奋地催促他们,“收集详细情况,并马上给我写信,寄到华盛顿来。”(同上) 
参加会议的一行人,于5月9日星期二上午,到达华盛顿。会议于星期三上午召开。5月12日,星期五的下午,关于洛马林达情况的信,到达怀爱伦的手中。
她大声读给她儿子W.C.怀听。有一部分是这样写的:
我寄给您一本小册子,里面有几张照片和对这个地方的简介;但是简介和照片,只能大概地描绘它的美貌。在这个地方建疗养院,真是没得说的了。
建筑物处于很好的状态,家具齐全,蒸汽供暖,有电灯照明。一切都准备就绪,可立即开业。主楼有46间房,有四排小房子,每排有四间;有澡堂,有厕所。四排小房子中,三排有门廊;窗户很宽,床铺可以从门廊推出来,病人可以睡在户外。还有一栋美丽的建筑——两层楼的小房子有九间房,带澡堂和厕所。另外一栋房子,被用作娱乐厅,有四间房;可以作健身房和小礼拜堂。
还有车库和畜棚,一间工人住的房子。有十英亩(4公顷)桔子园,正处于结果实的时期;15英亩(6公顷)紫花苜蓿;八英亩(3公顷)杏树、李树和巴旦杏。其它的地是漂亮的草坪、车道和人行道,有一条一英里多长的水泥人行道。主建筑群,位于高出山谷125英尺(38米)的小山上。主建筑由30到40英尺(12米)高的胡椒树环绕。
有五匹马、四头奶牛、150只鸡、35只火鸡、一些肥猪、农具、单座马车、客运马车和货车。
这个地方,可以从山上得到充足的水源供应。要是其它原因,使山上不能供水,有一口自流井,配有泵站,提供丰富的水源。这些水,由管道运送到七十六英亩(30公顷)的土地上。
现在的业主,花了150000美元,才买下这个地方。他们试图把它建成一个旅游宾馆,但失败了。他们严重亏损,所以在4月1日关门了。股东们财政困难,要把这块地以40000美元的价格卖掉。建筑里的家具花了12000美元,只用了两年半的时间。
今天,我们一些人去看了这个地方,大家都深深地感到,这就是上帝给您看到的那个地方,靠近里弗赛德和雷德兰兹;在这里,可以办疗养院。它离雷德兰兹五英里(八公里)。
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必须立即行动,因为这家公司急于出手,还有其它人要……
我们不希望草率行事,我们想听听您和在华盛顿办过这类事的教友们的意见。我希望,如果可能的话,您把这件事放到会上和他们议一议,要他们拍个电报给我们。我不知道,他们可以等我们多久,但我们会尽力让他们为我们留着,直到得到你们的答复。(《J.A.贝尔登写给怀爱伦的信》1905年5月7日 [《特别证言,B系列》第3号,第33-35页]) 
 
怀爱伦读完信,告诉威利,她相信,这个地方,就是几年前她在异象中所看到的那个地方。(《威廉C.怀特特书信文件》第二十八卷,第442页)
提供给贝尔登长老的条款是,现付5000美元,八月份(7月26日到期)、九月份(8月26日到期)和十二月份(12月31日到期),各付5000美元。其余的20000美元,三年后付清。(《我们的健康信息故事》第349-350页) 
他们怎么办?贝尔登长老在加利福尼亚州,希望马上能得到答复。区会领导和怀爱伦,在跨越大陆的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要考虑这样重要和深远影响的事情,看来时机不对;因为所有在华盛顿的人,都深切地关注着刚刚开幕的总会会议。南加利福尼亚州区会有1332个教友,现在负债大约为75000美元。导致欠债的主要原因,是最近得到圣费兰朵学院(San Fernando)和格伦代尔疗养院,以及建得较早的素食餐馆和洛杉矶的治疗室,并那里的健康食品行业。
三周前,在南加利福尼亚州选民会议上,选出了一位新的主席——一个好人,但是一个完全不成熟的决策人。他被授命,要把好关,不增加债务。总会也面临几乎是无法解决的财政问题。可能要筹集75000美元到90000美元,来弥补老的医学会的财政赤字。因此,几乎不能指望从这个渠道得到帮助!
 
怀爱伦说:“我不向人求询。”
没有进一步的困扰,怀爱伦要威利给贝尔登长老拍一封电报,内容为,“立刻购置这份地产。”紧随其后,她于5月14日,星期天,写了一封信:
 
刚读完你的信。一读完你的信,我就说,“我不向人求询;因为对这件事,我根本没有疑问。”我要威利,不要花时间征求同工们的意见,立即给你发一封电报。想方设法得到这片地产,这样就可以拥有它;然后尽你所能,找钱付账。这是我们应该得到的最好的地产!不要延误;这正是我们需要的地方……
这是主的话。开发每个可能开发的地方。我们是凭着信心工作,把握住那保证为我们成全大事的能力。我们要在洛杉矶、雷德兰兹和里弗赛德,凭着信心往前走。(《怀爱伦书信》1905年139号)
 
怀爱伦在为这次前所未有的行动辩护时,说:“我认为,这个地方的优势,使我有权对这件事这么肯定。”(《怀爱伦书信》1905年247号)
约翰•贝尔登所面临的形势是:
他得到指示,“拿下这片地产!”用什么拿下?
南加利福尼亚州区会的官员,从华盛顿拍电报给他;不管这件事情怎么样,他们都不负责任。
有一封电报,是由区会官员和怀爱伦签名的,要贝尔登等他们回到西部,再作决定。但是形势不允许!贝尔登最晚必须在5月26日星期五前,作出决定。到了那天,如果要买这块地,他就必须先付1000美元;6月15日星期四,再签合同。到那时,区会官员和怀爱伦及她的儿子,就会回来了。
 
找钱
但眼下,根本没有钱!5月25日,星期四,贝尔登和一个要好的朋友,圣费兰朵学院的圣经教师R.S.欧文,乘坐市间无轨电车,去海岸拜访一位农场主;他们以为他有一些钱。他住在离电车站大约1.5英里(2公里)的地方。他们到达他的小屋的时候,没有人在家。他的一个邻居说,他很可能在他经营的农场里;但他们找了一阵,没有找到。他们两人回到电车站等车。
天已经黑了,当市郊电车快速地驶过来的时候,他们没有给出信号,要求停车;所以,电车连速度也没减,就开过去了。要等下一班车,还要等两个钟头。所以,他们又回到小屋;现在,小屋有灯光了。他们找到了这位农场主、他的妻子和他的女儿。他们作了自我介绍,并解释了他们的使命。贝尔登长老把怀师母的电报和紧接着来的信念给这位农场主听,他突然惊呼,“赞美上帝!”(《我们的健康信息故事》第355页)他一直祈祷上帝,会派人来买走他的农场;前几天,他把他的农场卖掉了。现在,他有2400美元,可以用于洛马林达计划。
第二天,贝尔登长老打电话给洛马林达协会的代表,说他准备成交。1000美元定金付了,开始拟订合同。在下星期一,合同才能拟好。还要在6月15日的时候,准备好四千多美元,付第一笔5000美元,否则保证金就丢失了。而且,这还只是贝尔登已经同意了的第一笔四个5000美元的付款。他急切地想要怀爱伦和区会领导,看看这块地产。
 
怀爱伦视察洛马林达
旅行计划要求怀爱伦和她们一行人,于6月12日星期一上午10:00,到达雷德兰兹。地方和联合区会的同工们,会从洛杉矶过来,在洛马林达与他们会面。许多事情都要在这次会上解决。这次行动通得过吗?不然,贝尔登长老就会因毁约而失去他借来的1000美元。
当快速四轮马车载着怀爱伦,W.C.怀和他的妻子,以及其它人从雷德兰兹来到时,贝尔登长老、他的妻子和教牧同工们,正要察看土地和建筑物。怀师母的目光盯在主建筑上。
“威利,我以前到过这里,”当她走下马车时说道。
“不,母亲,”他回答道,“你以前从没到过这里。”
“那么,这就是上帝让我看过的这个地方,”她说,“因为我对这些都很熟悉。”
她转过身来,对一个牧师说道,“我们一定要买下这地方。我们应该从圣工的利益来考虑。上帝给我们这块土地,不是达到一般目的。”当她们察看土地和建筑的时候,她一再说,“这就是上帝让我看过的地方。”跟着贝尔登长老走进健身娱乐楼,她说:
 
这栋房子,将对我们很有用处,可以在这里建一所学校。雷德兰兹将成为一个中心,洛马林达也会成为一个中心;巴特尔克里克正走向衰落。上帝将在这里,重建他的医药工作。(约翰斯和R.H.尤特,第179页) 
 
正午过了,洛马林达协会的代表们,邀请大家到餐厅吃丰盛的素食餐。然后经理把门打开,领着他们来到客厅。所有的人都迫切想听怀爱伦讲话;她没有让他们失望!她讲了真正的医疗布道工作问题。贝尔登报导说:“我想,我从来没有听到过,她用这么生动的术语,描绘真正的医疗布道工作。”
洛马林达协会的经理,坐在贝尔登的身旁,眼泪从脸颊上流下来。怀爱伦讲完后,他转向贝尔登说道:“我会全力相助,支持你们从事这样的工作。这是我们想要做的,但是我们不知道怎么办!我很高兴,你们得到了这块土地,因为我现在知道,你们的计划将会实现。”贝尔登邀请他留下来,帮助落实这项工作。“这是不可能的!”他回答道。“只有怀着崇高理想的基督徒,才能完成这项工作!”(《怀爱伦文档》8号,J.A.贝尔登,“洛马林达的位置和发展,”第110页) 
尽管环境和怀爱伦的劝勉都证明,是上帝在领导这项工作;但面对一个这么巨大的项目,谁都没有思想准备,作出任何决定;财政问题太突出了。
因此,在作出任何决定之前,他们觉得,这件事情,应该让洛杉矶卡特街教会知道;这是区会最大的教会。定于第二天,6月12日上午10:00开会。
星期一上午10:00,卡特街教堂里挤满了人。怀爱伦回顾了有关发展南加州医疗布道工作的启示。她告诉听众,洛马林达使她想起,她在异象中所见到的当作疗养院的地产。教友投票拥护,得到这片地产作疗养院。
 
支付的第一笔5000美元
然而,南加利福尼亚州区会的官员认为,在区会介入前,应当听取更多教会的意见。因此,定下6月20日,召开区会代表大会,对此作出决定。而与此同时,6月14日是付4000美元的期限。这时候,支付40000美元的分期付款的第一笔4000美元,是需要相当的信心和勇气的。住在海岸的农场主已提供了2400美元。贝尔登长老与另一位教友蓓拉贝克交谈。她看不出为什么要犹豫,于是垫付了1000美元。“你可能会损失这些钱,”贝尔登提醒她。“我愿意冒这个险,”她回答。(《我们的健康信息故事》第356页)。
然后,贝尔登与他的朋友R.S.欧文交换意见。“我没有钱,”欧文说道,“但是,我可以将我的房产作抵押借钱。”他借到一笔信用贷款。六月份,这笔付款按时付出了。
五天后的6月20日,南加利福尼亚州区会选民会议召开。他们面临的问题是,洛马林达是否应该买下来?如果应该买下来,是由“私人公司,还是由区会采取企业财政责任制”来运作(《太平洋联合会记录》1905年7月13日)。怀爱伦到场参加了会议。她讲了一个多钟头,内容包括南加利福尼亚州应做的工作;并极力主张,洛马林达应该买下来。这个地方与她在异象中所见的完全相符。她说道,“这就是我们应该得到的地产。”(同上) 
南加利福尼亚州区会的主要负责人,仍然犹豫不决。他们已经背上了沉重的债务,怎么能进一步购置地产,开办疗养院呢?区会领袖要求代表们表态时要谨慎!
之后,新选出的总会副主席G.A.欧文,站起来说话。他来加利福尼亚州执行公务,经过洛杉矶时,受邀参观洛马林达。当天早晨,他刚从那里来。现在,他表示赞同。他重述了过去的一些事,当教会听从怀师母的劝勉,同工和教友们响应这些指导性的信息时,上帝就大大地祝福,事事顺利!
欧文长老字斟句酌,与会者们听着真切:“虽然区会负债很重,我相信,区会若担负起这份责任,必能荣耀上帝。”(同上) 
欧文长老的讲话,洋溢着对预言之灵劝勉的信心,又是对行动的一种鞭策。他的讲话改变了整个局势。选民们投票,一致拥护购置洛马林达地产,在南加利福尼亚州开办第三所疗养院。捐赠现金和承诺,总共达到1100美元,支持这项行动。
 
信念回报:付款
7月26日,是决定性的一天!这一天,洛马林达地产第二次付款到期;天亮了,还没有看到钱。如果下午2:00不能付款,地产和早先付的5000美元就泡汤了。会有救吗?要不然,敌人就会成功地打败我们。区会委员会的会议,将于上午,在洛杉矶南希尔街257号,他们的新办公室二楼召开(《太平洋联合会记录》1905年6月22日)。会场笼罩在困惑的浓重阴云之下。有些人觉得,形势证明了他们从一开始就存在的疑虑。其它人如同贝尔登长老所叙述的,“清楚地记得证言里的话,拒绝承认失败。”(《我们的健康信息故事》第358页)当他们寻求解救的时候,有人提出,上午的邮件还没有来,可能从邮件中会得到解决。
贝尔登长老讲述了这个温暖人心的故事:
 
过了一会儿,听到邮差上楼的声音。他把门打开,递交邮件。在邮件中,有一封盖着新泽西州亚特兰大邮戳的来信。
把信打开,发现里面有一张5000美元的银行汇票,正是付款所需的数额。
不用说,持批评意见者的感觉很快改变了。一位最具批评态度的人,两眼噙着泪水,第一个打破了沉默。他用颤抖的声音说道,“看起来,上帝在处理这件事。”“肯定是的,”有人回答,“他会使这件事成功。”那天,房间里的那种气氛,使批评的精神得已平息。其庄严神圣,不亚于审判大日!(同上)
 
在怀爱伦寄出的求援信中,有一封是发给亚特兰大的一位姐妹的,贝尔登长老指出:
 
上帝把这件事放到她心里,要她响应。正当对我们信心的考验到达极限的时候,她寄的钱到了,使我们的信念得到振兴与增强。(同上,第359页) 
 
还有两次付款
贝尔登长老没有理由指望,他所签定的40000美元合同,剩下的部分,会来得容易一些;下一笔付款,在一个月内就要到期。南加利福尼亚州区会主席和官员们,对这件事仍然踌躇不前!不支持,不出钱。
区会帐篷大会即将举行,人们寄希望于会议,能接供一个提升支持力度的机会。怀爱伦将出席并讲话。
帐篷大会定于8月11日到22日,在洛杉矶召开;布道士W.W.辛普森在那里主持的帐篷会议,即将结束。那个大帐篷可以移到波义耳海茨——这个地方,十年后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友中会很有名,因为怀纪念医院准备建在那里。帐篷将搭在莫特街,在第一条街和第二条街之间。(《太平洋联合会记录》1905年7月27日)
一年一度的区会选民会议和帐篷大会一起召开,这就使它成为一次至关紧要的会议。W.C.怀在一个月以后,写下这次会议的经历时说道:
 
我们都看到形势很紧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如何在这次会上,把疗养院的工作介绍给我们的同道们。我们知道,在南加利福尼亚州,我们的教友手里有足够的钱,能把区会疗养院的工作推向前进;但如果他们选择把钱存在银行,投资房地产,或者用到农场;如果他们担心,而不信任我们疗养院的工作,那么我们就会在筹集资金方面陷入困境。
 
怀爱伦在大帐篷,演讲了六次;有时,在一个挤满2000人的帐篷里演讲。有些演讲者发现,听众太多,听众听不清他们的讲道;但上帝给怀爱伦“力量去讲,这样所有的人都能听得见”(《怀爱伦书信》1905年241A号)。“上帝极大地支持了我在帐篷大会的工作,”她后来写道。(《怀爱伦书信》1905年251号)
 
三小时的会议结束前,介绍完了洛马林达项目,人们开始表白他们对这项工作的信心,并提到他们可以借给这个项目的银行存款数。其它人承诺,卖掉地产,把收入所得,投到疗养院项目上。到一点的时候,黑板上写下了人们对筹资的回应:
6月20日捐赠礼物    1100美元
今天捐赠礼物      1100美元
    取适量利息的借款     14000美元
打算卖掉财产,把收益投到建疗养院      16350美元
(《威廉C.怀特书信文件》第二十八卷,第449页)
形势扭转了,压倒多数的人拥护疗养院项目。洛马林达得到了充分的支持!
这使区会主席感到非常惊讶,他在太平洋联合记录报导:
 
教友们表现出了心甘情愿的慷慨大方!虽然他们中没有几个人在这个物质世界很富有,但他们的这种表现,将激发我们区会的信心!也许还能鼓舞其它区会,筹集资金,偿清所有债务。(1905年9月14日)
八月,应付的5000美元,及时付清了;几天后,还付清了12月31日前应付的钱。事实上,在合同中同意三年内付清的第二期的20000美元应付款,在六个月内就付清了。
与这项计划关系密切的贝尔登长老报导:
 
预言之灵的劝勉,得到证实!当我们满怀信心向前的时候,上帝为我们开辟了道路,使我们从意想不到的途径得到了钱。(《我们的健康信息故事》第361页)
 
关于上帝不断地眷顾洛马林达这件事,不能在这里详述。详细的描述,可以在下列著作中找到:《我们的健康信息故事》;《大胆的传统》;《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起源和历史》第3卷;和《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百科全书》。
 
奉献洛马林达疗养院
十月一日,贝尔登长老和夫人住进了洛马林达;几天后,就收治了病人。但是刚刚开张的时候,工作很紧张。工作人员觉得,应该把奉献仪式推后。
这个奉献典礼,怀爱伦是不愿错过的。她应邀去了南方,参加这个仪式,并要在献典上讲话。一周后,奉献仪式在帕拉代斯瓦利疗养院举行。她,她的儿子W.C.怀,萨拉•麦因特菲,她的侄女梅•沃林和克拉伦斯•克赖斯勒,于4月13日,星期五的下午,到达洛马林达。
她很高兴,在安息日开始前几小时到达。她有时发现,不得不在安息日旅行,或者在安息日开始后到达目的地。她说:“对于我来说,在安息日到达,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怀爱伦文稿》1906年123号)
当阳光离开柑桔小树林,远处积雪覆盖的山顶上还披着光芒的时候,怀爱伦舒服地在“九间房的小房子”住下来了;她住在疗养院前坪靠东头的那一间。她发现,环境很美,空气中充满了桔花的芳香;草地湛绿,花园姹紫嫣红;太阳的余辉照在圣戈尔戈尼奥山(Mount San Gorgonio)上,发出绚丽的粉红色的光芒。
安息日上午,她在疗养院的客厅讲道;讲了彼得后书。星期天上午,她和所有来自南加州各地,前来参加下午要举行的献典的贵宾一起,察看了整个地产。草地的胡椒树下,摆满了椅子;大约有500人聚集一堂。贵宾中有“几名医生和来自周边城市的有名望的人。”讲台是临时搭建的,大约离地三尺(一米)高;头顶上和后面,用斑纹帆布遮起来。
怀爱伦走上演讲台,准备演讲。她在哈斯克尔的旁边坐下(《怀爱伦文稿》1906年123号)。当轮到她演讲的时候,她正好站在台中央的小桌子的左边。有时候,她把右手放在桌子上,用左手做手势。
在演讲中,她回顾了在购置洛马林达地产时上帝的眷顾,强调了它处于乡村的位置,在治疗病人时的价值;描述了建立疗养院的目的。(《评论与通讯》1906年6月21日)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关于我们

    福音中国网 沪ICP备17039472号-1 公安部备案号:31011702005747